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微观

长沙交通运输局科长收恐吓信:再查黑车,丢你进浏阳河!

微观|2017-08-06 12:26
来源:政法频道 | 作者: | 编辑:王议萱

  8月3日,出现在办公室的一封信,把大家吓了一跳。长沙市雨花区交通运输局火车南站科科长旷文国拆开信封,抽出信纸。“旷文国,小心一点,再查黑车,就把你绑起来,丢进浏阳河。”

▲长沙市雨花区交通运输局火车南站科科长旷文国接受政法频道记者采访 图/记者汪郡

  “果然是写给我的。”看过这颇有恐吓味道的信,47岁的旷文国并不感觉意外,“这肯定是哪个黑车司机干的,他们也就是说说而已,做不出什么真格的。”

  奇葩司机七旬爹爹开黑车被抓

  旷文国,湖南衡阳人。2008年,从部队转业后,他一直在交通运输部门工作。武广高铁开通后,长沙雨花区交通运输局随即成立火车南站科,旷文国从交通运输局稽查科科员出任科长。

  “整个科室起先只有四五个人,慢慢增加到目前的15人,管辖范围东至浏阳河沿线,南至香樟路,西至黎圫路,北至曲塘路,主要负责火车南站地区打击非法营运工作。”说话之间,旷文国习惯抽支烟。

  “其实就是你们说的查黑车,跟黑车司机躲猫猫……”

  “躲猫猫”听起来轻松,实际上危险重重。“有一次,一辆黑车在车站平台落客,我们已经拍了视频。乘客下来之后,我们就冲上去,准备控制车辆和司机。”旷文国继续说,“这时候,司机一脚油门踩下去,猛打方向盘,准备驾车逃走。”

  关键时刻,车子右侧一名队员一只手抓住车窗,身子也被车子带了起来。“因为车窗是打开的,我们队员就用力往里面爬,最后终于爬进去。”随后,没想到的是,车辆突然加速,撞到路旁的石墩,毫无保护措施的稽查队员被撞得浑身是血。

  查处“黑车”司机,肢体冲突是常事。与这些“硬碰硬”的方式相比,有些司机的表现令人哭笑不得。“前几天,一个70多岁的老爹爹,也在我们这开自己的车载客营运,被我们发现之后,一个劲儿求饶,就是不接受处罚。”旷文国摇摇头,笑着说,“一个老人家,天气又热,我们也担心耗久了会出事,最后只能让他写个保证书,承诺以后不再载客运营,还是让他走了。”

  此外,更多的司机会称病躲避处罚。“说自己是精神病患者,甚至还有艾滋病的,车上还带着病历本,口口声声说,‘一旦碰得我出血了,传染给你们我可不负责’;也有些拿出残疾人证,自称是残疾人……”面对如此“奇葩”司机,旷文国哭笑不得,“精神病能考到驾照吗?明显是假的,他们还说得有模有样。”

  各种恐吓司机打来电话相威胁

司机小黄:旷队,要司机不,我来给你开车啊……

旷文国:鬼咧,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别在这给我添乱。

  8月4日,长沙火车南站出站口,说话的是来自益阳的小黄和旷文国。

  两个人早已经混得脸熟,但彼此心照不宣:小黄开“黑车”拉客,旷文国专门负责查“黑车”。旷文国当然知道,小黄是在调侃他,“有时候还问我这里招不招人,要跟我一起来查黑车。”

  旷文国坦言,“黑车”司机非常清楚非法营运车辆的查处流程,对于稽查队员所需的关键证据更是一清二楚。旷文国说,还有的司机会信誓旦旦质问,“你的执法证呢,你们不是规定必须两个持证的人在场吗?如果没有两个人,那我走了啊……”

  在火车南站工作8年,旷文国每天都要盘查数十辆“黑车”。这其中,既有像小黄这样的“老油条”,也不乏将旷文国恨之入骨的人。还有黑车司机会打电话给旷文国,直接以个人、家庭安全等问题进行威胁。

  “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如果要是怕了他们,那这个工作我早就不做了。”

  旷文国很坦然地告诉记者,“这些开黑车的,一般家境都不怎么好。在长沙市内从事非法营运的黑车罚款2万,跨地区的罚款3万。你查处他们,一方面是保障正常的客运秩序,另一方面,他们也确实会面临很大的损失。”不过,旷文国相信,“这些人不是罪大恶极,不会真做那些危害人身安全的事情。”

  

▲6日上午,旷文国在辖区内查处非法营运车辆 图/记者汪郡

标签:恐吓信 浏阳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