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微观

“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微观|2017-09-05 16:12
来源:长沙晚报 | 作者:记者 范亚湘 | 编辑:陈贝贝

  即将展出的秋收起义浏阳文家市会师群雕《光辉起点》。龙跃平作

  参加秋收起义部队进攻、南下路线图。  秋收起义文家市纪念馆供图

  长沙晚报记者 范亚湘

  9月9日是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日。近日,记者通过实地寻访长沙沈家大屋、浏阳文家市等秋收起义的重要地点,采访有关党史专家,力图还原毛泽东当年领导秋收起义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1 纪念馆扩建为纪念园,还原了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的场景

  9月的浏阳文家市镇沉浸在欢乐之中,街上,到处都是纪念秋收起义90周年的标识,“秋收起义纪念园”现场一派忙碌的景象,新建的广场上,三三两两的人群络绎不绝,其中不少从外地来的游客。

  “我们专门从福建长汀来,就是想看看秋收起义的星星之火!”一位50多岁的游客告诉记者,他带着一家人来了,想让即将走进大学校门的儿子了解一下红色历史知识,“秋收起义播下了种子,先有文家市,后有井冈山,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

  由于扩建,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已于今年4月1日闭馆,需要等到9月19日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90周年这一天,新的陈列馆和纪念园才能对外开放,这位游客只能带着家人在扩建工地上感受一下气氛。

  来火枪、红缨枪、大刀长矛、猪屎炮……陈列馆的旧物,每一件都经历过炮火的淬炼,是历史最好的见证。会师操场、文家市大捷的战斗遗址、杨勇将军故居、积谷仓、河口大屋革命漫画、刘家祠堂标语、铁炉冲毛泽东栽种的板栗树,都在诉说一段段红色记忆。

  今年9月,占地近80亩、总投资近1.82亿元的秋收起义纪念园一期基本竣工,将成为秋收起义9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的主要主办地。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副馆长陈英介绍,扩建后的“秋收起义纪念园”以秋收起义纪念馆为中心,占地300亩,将形成旅游服务区、会师纪念区、风貌协调区与红色文化教育基地“三区一基地”的空间结构,力争建成全国4A级景区。

  文家市镇位于湘赣边界,从长沙出发走长浏高速在浏阳城区转浏文公路,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这个叫做“市”的小镇,相传明代开始于此,逐步形成墟场集市而得名。自古以来,它就是兵家的必争之地,是吴楚边界的交通咽喉。

  1917年、1927年、1930年,毛泽东曾3次到文家市进行革命活动。作为湘赣红色革命中心,里仁学校见证了这些重要的历史时刻。因母亲姓文,毛泽东曾把文家市戏称为“自己的外婆家”。

  1927年9月19日,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1500余人在这里会师,并作出“兵发罗霄,进军井冈”的转兵决策。从此,中国共产党开辟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

  “新的陈列馆开馆后,基本上还原了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的场景,同时,将特别重视与游客互动。比如,在‘文家市大捷’项目中,游客就可以亲身体验战士、医生、军需员等部队不同角色所承担的任务和职责。我们已经在山岭中清理出分散的红军战壕200多米,结合已有的红军遗迹,再规划建设一个‘真人CS军事实战对抗体验基地’。”陈英说,将来人们在参观完秋收起义纪念馆后,既可到军事基地打几发子弹,体验“枪林弹雨”,也可赏赏花、摘摘果、尝尝土特产,在红色记忆中品味来之不易的和平时光。

  2 “小开”沈家大屋开会,毛泽东决定“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

  1927年,年轻的中国共产党面临危及存亡的考验与选择。面对残酷屠杀的白色恐怖,中共中央紧急在汉口召开了有名的“八七会议”,毛泽东在会上强调“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论断。

  “一开始,毛泽东并没有准备把秋收起义放在湘赣边界,而是把发动起义的重点放在湘南。”陈英说,8月初,毛泽东向中央提出《关于湘南运动的大纲》。毛泽东要求从南昌起义军中抽调一个团开赴汝城作为湘南暴动的中坚力量,这样至少有占领5个县以上的把握。

  为了保证湖南秋收起义计划的实现,中共中央决定改组中共湖南省委,任命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彭公达为新任湖南省委书记,并派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回湖南传达“八七会议”精神,改组中共湖南省委,领导秋收起义。

  毛泽东一回到长沙,先是小范围地秘密做了一番调查,然后就召集中共湖南省委负责人开会。

  “那时候白色恐怖笼罩长沙城,司门口的城门上经常悬挂着共产党人的头颅。”长沙市党史联络组副组长李正宇介绍,为了躲避国民党特务的追踪,会议选址在长沙北门外(今开福区潘家坪附近)的沈家大屋。

  今天的潘家坪,已是长沙城北的繁华闹市。90年前,这里还比较偏僻,属于“近郊”,沈家大屋是中共设在此的一个秘密联络站。据曾经参会的长沙县农民协会特派员余西迈回忆,地下党员们常常身着长袍马褂,乔装成“小开”(方言中“富家公子”的意思)的样子到沈家大屋搓麻将、喝茶、聊天。

  1927年8月16日至18日前后召开的“沈家大屋会议”也是如此。这几天,毛泽东、夏明翰、易礼容等会议代表或摇着折扇或提着鸟笼,从四面八方陆续聚集到这里,密谋秋收起义大计。

  也就是在沈家大屋的会上,毛泽东结合实际,提出了许多与中央决定不同的意见。这年8月1日爆发的南昌起义打出的是“国民党左派”的旗子,毛泽东则坚持主张:秋收起义“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

  李正宇说,当时党内普遍的看法都认为暴动主要应该依靠工农武装,军队只能起次要的作用,否则便是“军事冒险”。毛泽东不同意这种见解,他明确提出:“要发动暴动,单靠农民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须有军事的帮助,有一两团兵力,否则终归于失败。”

  中共中央要求湖南举行“全省暴动”,但当时湘南同长沙事实上已被隔绝,毛泽东坚决主张缩小暴动区域。湖南省委经过反复讨论,认为“以党的精力及经济力量计算,只能制造湘中四围各县的暴动,放弃其他几个中心,湘中的中心是长沙。”

  3 果断放弃攻打长沙的计划,毛泽东将红旗插上了井冈山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匡庐一带不停留,要向潇湘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在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陈列馆玻璃墙上,毛泽东的《西江月·秋收起义》很是醒目。

  1927年9月9日,震动全国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了!秋收起义如惊天动地的春雷,唤醒了千百万工农群众拿起武器同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新的斗争。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同时,湖北、江西、广东、江苏、河南等地也纷纷举行了武装暴动。面对轰轰烈烈的暴动高潮,毛泽东激情难抑,挥笔写下了《西江月·秋收起义》。

  9月15日,中共湖南省委决定停止原准备在第二天发动的长沙暴动。毛泽东清醒地对客观形势作出准确判断,认为敌我力量悬殊,单靠工农革命军现有力量不可能攻占国民党军队强固设防的长沙,最终只会导致全军覆没。

  9月19日,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三团会师文家市,前委和师部驻扎在里仁学校。在这里,毛泽东主持召开了前敌委员会会议,果断否定了继续攻打长沙的主张,决定转向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农村,保存和蓄积革命力量,再图发展。

  由于与中央的意见相左,毛泽东提出这个主张,当时是需要极大勇气的。会议经过激烈争论,前敌委员会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议决退往湘南”。

  那么,到什么地方比较适宜呢?毛泽东指着一张地图说:“这里像眉毛一样的地方,是罗霄山脉的中段,适宜作我们的落脚点。”

  9月20日清晨,工农革命军第一师1500余官兵在里仁学校操场上整齐列队,毛泽东宣布改变行动方向的决定。他满怀信心地指出:“这次秋收暴动,虽然受了点挫折,但这算不了什么!常言道:胜败是兵家常事。我们当前的力量还小,还不能去攻打敌人重兵把守的大城市,应当先到敌人统治薄弱的农村,去保存力量,发动农民革命。我们现在好比一块小石头,蒋介石反动派好比一口大水缸,但总有一天,我们这块小石头,一定要打烂蒋介石那口大水缸,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经过无数艰难,9月26日,工农革命军在江西莲花县城经过短暂的修整后,继续南向永新方向前进。“部队自转兵南下以来,一路上连续作战,战斗力大大减弱,少数伤病员因缺医少药而牺牲,余洒度等人因为害怕艰苦不辞而别。”李正宇说。

  毛泽东为此内心焦灼,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不马上解决这些问题,部队就很难继续前进。9月29日,部队来到永新县三湾村。当晚,毛泽东召开中共前敌委员会扩大会议,讨论部队现状及解决的措施,决定对部队实行整顿和改编,这就是我军历史上著名的“三湾改编”。

  针对少数人的悲观情绪,毛泽东鼓动说:“敌人只是在我们后面放冷枪,这有什么了不起?大家都是娘生的,敌人他有两只脚,我们也有两只脚。贺龙同志两把菜刀起家,现在带了一军人。我们现在还不止两把菜刀,我们有两营人,还怕干不起来吗?你们都是起义出来的,一个可以当十个,十个可以当他一百。我们现在打这样几百人的队伍,还怕什么?没有挫折和失败,就不能有成功。”

  10月22日,毛泽东率领部队继续向井冈山转移。从文家市到茨坪,历时一个多月,行程1000多里,工农革命军在毛泽东领导下,经过秋收暴动和艰苦转战,终于将红旗插上了井冈山。

标签:秋收起义 纪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