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微观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 无良早教机构究竟谁在管?

微观|2017-11-09 9:11
来源:解放日报 | 作者:谢非君、查睿、萧君玮、朱健勇、李阳煜等 | 编辑:王议萱

  (原标题:细思极恐!携程亲子园员工怎敢众目睽睽下“虐童”?无良早教机构究竟谁在管?)

今天,上海的各个家长群都炸了!

↓↓↓

据媒体报道,携程托管亲子园员工打孩子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该员工除了殴打孩子,还强喂幼儿疑似芥末类的物品。

现场监控视频↓↓↓

疑似被虐孩子家长正在询问孩子在托幼所被喂了什么?孩子明确说出是辣的↓↓↓

  殴打、喂芥末…携程亲子园员工被曝虐童

  据了解,虐童视频分为两段,事发时间分别为11月1日早上和11月3日中午。

  11月1日的视频显示,该员工在帮孩子换衣服,忽然将孩子的背包拿下,摔在地上。在帮孩子脱衣服时,还将孩子推倒并撞到了椅子上。

  11月3日的视频显示,该员工在给孩子穿衣服时,还不时往几个孩子嘴里塞入不明物品,随后孩子开始哭泣,也没人管。有家长指出不明物品是芥末。

  事件曝光后,网友也几乎是一片骂声:

  网友“sundetang”很气愤:“这些带孩子的人是怎么招进来的呢?怎么这么没素质呢?”

  网友“秋风起落叶黄”还认为幼托老师不负责:“没有责任心没有爱心没有耐心。”

  自称了解亲子园的网友“Haze”爆料称:“之前我去应聘过的,不在乎老师有没有教师资格证,工资大概三四千的样子。负责应聘的负责人明说,不需要很高要求的。”

  网友“王欣彤”还担心受虐的孩子的心理健康:“这种虐待对孩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轻则皮外伤,重则留下心理阴影。”

  作为一名曾经的幼教,网友“Forever_wWan”也表示看完视频很愤怒,但她也呼吁大家不要一概黑化幼教:“新生刚入学时,因为入学焦虑哭闹,很多幼教左一个孩子右一个孩子抱着哄,下班回家两手都疼得厉害,但也从未舍得动孩子一下。”

  网友“谷谷咕咕咕”也说,不是所有的幼教都会虐童:“我也认识一个幼教,他非常喜欢他的工作,每天都在想开发出什么新的有趣的课程,也在做关于内向小朋友的引导研究。人与人真的不一样吧。”

  家长哭诉:灌孩子吃芥末,一个小时拉了6次还不换尿布!

  8日,携程召开道歉会。涉事员工向家长下跪认错,有人情绪激动,上台殴打涉事员工,强灌其吃芥末。

  家长控诉,半小时给宝宝喂了半管芥末,孩子一小时拉6次。喷消毒水,喷在眼睛上、嘴上。并质问,你们受得了吗?据了解,涉事员工已被警方控制。

  一段家长控诉的视频曝光,孩子妈妈边哭边痛诉,据视频内容整理如下:

  涉事员工向家长下跪认错:

  

  疑似当事家长的微信对话在网上流传:

  

  

  携程亲子园负责人:诚挚道歉,机构和员工都具备相应资质

  事发后,携程方表示已经知晓此事。目前,涉事人员已与携程解除合同。同时,携程已于11月7日报警。

  今天下午,“为了孩子”学苑项目负责人张葆葆接受采访时表示,代表携程亲子园向涉事的小朋友的家长表示诚挚的道歉。据称,除了位于携程的亲子园,“为了孩子”学苑没有其他的托管点。

  张葆葆表示,视频中喂孩子芥末的确认是保洁阿姨,目前园长、主教老师、保育员和阿姨已经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至于保洁阿姨为什么在照顾孩子,是否做了超越工作范畴的事情?张葆葆称,他们要求对进园孩子,每个人都要积极“替补”去照顾。而保洁员为何会做出如此极端的事情,张葆葆表示,无法回答。

  至于“为了孩子”学苑的资质问题,张葆葆仅表示,是符合规定在做这件事的,资质是具备的。所有员工的招聘都是经过正规途径,每个员工的工作资质都是完备的,老师、保育员有资质,保洁阿姨有健康证。“为了孩子”学苑也会根据规定对员工进行培训和督导。

  携程集团党委书记、副总裁施琦接受媒体采访

  携程党委书记、副总裁施琦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事发班级为彩虹班,均为2岁以下的小朋友,目前两名老师、一名保洁员以及幼儿园园长正在接受警方调查。

  据介绍,11月3日,携程人力资源部门接到员工投诉,称小孩身上出现一些伤痕等不正常现象。11月6日,携程人力资源部门带着员工来到亲子园调看监控,随后发现上述事件。

  事发前,携程亲子园系携程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为了孩子学苑”管理。据称,涉事员工均取得了相应资质。

  事发后,携程人力资源管理部门目前在代管亲子园,接下来预计将自行停业整顿。

  区教育局回应:该所未备案,妇联已介入

  下午,上海长宁区教育局回应记者称,此事他们已经知晓,但该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而是携程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工作由妇联来指导,如果有师资培训的需求,教育部门才会协助。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当地妇联部门已经介入此事。

  上海市长宁区教委党办主任邓丹萍称,携程幼儿园是当地的一个幼儿社区托管点,由当地妇女联合会牵头举办,“这个幼儿园属于幼儿托管点,并不是教委这边颁发许可证的,其第一责任人是妇联”。

  记者致电上海市妇女联合会,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主席已经知道此事,“主要负责人正在针对此事紧急商量,之后会有对此事的明确说法”。

  此前的报道显示,携程亲子园一共有5个班级,每个班级大约有20多名学生,小朋友都来自携程员工子女,开办亲子园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员工子女的入托难题。

  每天早晨8:30开始,来此上班的携程员工陆续将孩子送到这里,最迟可以到下午6:30下班后接上孩子一起回家,亲子园每日供应孩子的午餐、晚餐和两顿水果点心,刚开园时每月收费为1600元,先已涨至2580元。

  据携程内部员工透露,携程的员工多达一万五千名,许多员工反映很难照顾家中的孩子,而正是由于亲子园就开在携程办公楼内,开园之初很受员工欢迎,许多员工还在排队等待获得入园名额。

  

  

  四问“携程托管亲子园”事件:“无良”早教机构,究竟谁在管?

  相信,所有人看到这里,都会觉得“虐童”的行为“令人发指”。但光有情绪发泄并不解决问题。稍稍了解一下目前幼托机构的注册情况,就会发现,要杜绝“我们的宝宝太可怜了”的境况,并不是靠口水就能实现的。

  携程目前对外公布的最新消息称,这是一家完全交由第三方早教机构管理的亲子园,该机构具备相应的早教资质。但恰是那一句“相应的早教资质”,看似符合规定,其中却大有玄妙。

  亲子园容纳上百名幼儿,老师和管理人员也有多名。即便是单个老师行为极端,那么众目睽睽之下,其他的老师和管理者是长期没有发现,还是发现后视若无睹,甚至包庇纵容?

  这个具有“相应的早教资质”的机构,是否在承接亲子园时就明确相应的监管义务,并在运营过程中切实履行了监管义务?

  因为偶然调取录像而被披露的这起个案,究竟是一起孤立的极端个案,还是一种普遍现象,有更多类似事件隐而未发?

  极端个案之后,企业的紧急处理是否足以触碰核心问题,又能否让这一本属于创新的举措继续生存下去?

  每个问题,都属于公众关切,需要监管方、运营方用详实的调查作出回答。

  在公众的心目中,围绕孩子无小事。越小的孩子越需要得到细致照顾,这是基本的社会共识。但殊不知,我们对于亲子园的期待本身,可能就有偏差。

  现阶段的学前教育机构,多处于灰色地带。它们承担教育功能,但其本质是商业企业。据一位长期从事早教行业的业内人士介绍,国内的早教培训一直有很大的缺口,但由于教育资质的托儿所很难申办,大部分都是走工商登记渠道的企业,其比例超过90%。

  这些企业的经营行为受工商部门监管,但其教学内容、师资和环境等问题,却没有明确的监管方。在监管缺失的情况下,早教行业的责任心纯属企业自觉。

  由资本主导的早教企业,无论是存在于纯市场化的商场,还是通过与大型企业对接的方式作为其员工内部福利存在,终究都是面临租金、人员成本的压力的商业企业。一旦有了前期投入,投资方都是先谈利润回报率,然后才看客户满意度。即便一些有良知的企业会对从业者制定要求,但在生存压力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很难有人真正去关心这些细节问题。而这时候,就是需要监管方出场的时候。

  学前教育不是不能走市场。相反,要满足需求与供给的巨大缺口,类似携程亲子园这类购买服务的模式,本身是值得复制推广的大方向。但问题在于,学前教育因其涉及低领儿童,又涉及教育,就不能完全依照单纯逐利的简单市场化方式运作,而应当在正常市场监管之外再加入必要的特殊监管,以确保其服务质量。

  这不能只靠企业自觉,更要靠社会多方介入。在携程亲子园一案中,涉事托管机构的资质就存在多重疑点,而这些显然是在其进入市场伊始就需要把控,并在运行过程中需要时时监控的。

  这种把控涉及相关企业的方方面面,从目前看,最突出的还是师资问题。

  在国外,很多托班就是社区内的全职妈妈,她们在家照顾自己的小孩,觉得还有余力,就会去完成一个能够从事幼儿照看资质的考试,然后基于社区就职一个托育机构。这样的机构规模不大,但全职妈妈们很有爱心,也有基本的职业素养。

  和国外模式相比,国内的早教机构规模并不小,但出于成本考虑,民办幼儿园、早托班对老师要求较低,不少老师甚至是“半路出家”的其他人员,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也难谈道德感,社会各方对此则缺乏足够监管机制。

  此番引发巨大争议的事件,某种程度上是监管真空的一种爆发,而要根治问题,显然需要多个政府部门和相关方面,尤其是这些机构组织的培育方、托管方即刻介入,予以根治。

  当然,仍然需要强调的是,携程托幼所这种模式的本意是好的,对缓解员工的婴幼儿照顾难题是一种有益的尝试,而这起极端个案的处理,会直接影响这一模式的生存前景。

  托幼服务短缺的大背景下,“好经”如果念歪了,矫枉过正之后,受苦的终究还是社会公众。

  本文综合来源:上观新闻、新民晚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新闻坊、法制晚报等

  相关作者:谢非君、查睿、萧君玮、朱健勇、李阳煜等

标签:携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