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长沙都市

高端访谈⑤丨冰凌:中美文化的摆渡人

长沙都市|2017-12-08 19:41
星辰在线| 编辑:陈诗雨

(视频:冰凌访谈。星辰全媒体记者 舒展/摄制)

  星辰在线12月8日讯(通讯员 任灿)他的身份有很多种。他是声名显赫的旅美作家,是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美国诺贝尔文学家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共同主席,纽约商务传媒集团董事长,纽约商务出版社总编辑,福州大学客座教授……

  作家、商人、编辑、教授,身份纵有多变化,但是人们更喜欢称他为“中美文化的摆渡人”。

  他就是我们此次“廉动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大赛评委会的副主任,冰凌先生。

  【人物档案】

      冰凌:著名旅美作家,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从1981年发表第一篇小说至今,已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和新闻作品等达九百多万字,著有《冰凌幽默小说选》、《冰凌幽默微型小说选》、《冰凌幽默艺术论》、《冰凌文集》(六卷) 等著作。

  冰凌曾在三十八岁“高龄”移居美国至今,在餐馆打过工,帮别人写过稿,担任过杂志总编辑,到后来致力于“确立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坛上的崇高地位”,又转身投入商海,他的后半生,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为推介中国文学和作家走向世界

  冰凌祖籍江苏,1956年出生于上海,后随父母移居福建。

  毕业之后,冰凌曾在当地工厂当过一段时间的工人。但从小喜欢写作的他,并不安分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人,从16岁开始,就醉心于写作,并积极投稿。

  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开始在福建等地的报刊上发表小说,并于1982年加入福建省作家协会,被《中国电子报》聘为特约记者。1984年,《福建法制报》破格将身为工人的他录取为记者,成为福建省司法厅的一名干部。

  从工人到作协会员,从报社记者到机关干部,冰凌的人生轨迹因为写作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因为写作,改变了他后半生的人生轨迹。

  冰凌在访谈中回忆说,1994年他应波士顿一家语言中心邀请,前往美国举行一场关于小说语言的演讲。在美国的所见所闻,迥异于中国的生活状态,无不使他对美国这个陌生的国度产生浓厚的兴趣。与此同时,他也发现美国对中国文学和中国作家了解极少,从而形成了极大的偏见和误区。

  身为一名记者和作家的冰凌,强烈地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一一要向世界推介中国文学和中国作家。于是,他最终选择留在了美国。

  面对这个充满未知的国度,面对近乎完全陌生的文化,冰凌先生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语言不通所造成的“文化休克”。

  冰凌先生用了一个生动形象的比喻来形容自己初到美国的状态,“就好像一条鱼被扔到岸上,要想尽办法挣扎着跳进水里”。为此,他去餐馆打工,帮别人写专访,并在谋生之余,研究比较中美文化的异同,给国内访美代表团讲解美国文化。

  然而,记者出身的他,在那段最窘迫的时间里却难以重操国内的旧业。因为没有文凭、英语不好等硬件条件的缺失,要去纽约的一些报社当记者,基本不太可能。

  但冰凌还是坚持了下来。随着他开展了各种各样中美文化交流活动,在外的声誉也逐渐增大。美国一家由当地华人华侨主办的《东方杂志》,聘请其当总编辑,冰凌先生由此走上了海外华文媒体的道路。

  冰凌先生面对镜头,回忆往昔峥嵘岁月,笑着说:“既然我当不了编辑,那我就当总编辑。”

  中美文化交流的摆渡人

  冰凌被誉为“中美文化的摆渡人”,这绝不是人们对他的一句恭维,而是对他这些年为了中美文化交流所做出的实质性贡献,由衷的肯定和赞誉。

  当初出于“要向世界推介中国文学和中国作家”这一初衷留在美国的冰凌,为此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和牺牲,成效显著。

  1996年,冰凌联合了当时几位旅美的中国作家协会和各省作家协会原会员,发起了一个名叫“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的组织。并在当时确立三条宗旨:第一,推进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第二,开展中美文化实质性的交流;第三,弘扬我们高尚的中华民族文化。

  后来,考虑到中国文学已经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几经深思熟虑,冰凌等人决定将宗旨改为“确立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坛上的崇高地位”,并开展了大量的中美文学交流活动。

  其中就包括和中国作家协会共同发起中国作家向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签名赠书活动。中国作家协会派出以蒋子龙先生为代表的代表团,将几千册中国作家的签名书籍捐赠给这三所著名的大学。

  1997年开始,冰凌开始筹备美国诺贝尔文学家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并担任委员会共同主席,提名了中国著名作家巴金、王蒙等参评诺贝尔文学家。

  当然,为了加强中美文化交流,冰凌和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还采取了一系列动作。

  冰凌粗略估计,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成立至今已近20年,做了将近300件这样成型的中美文化交流活动。而在一开始,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举办中美文化交流活动,包括在美国建立中国作家之家,为旅美作家提供交流、创作的场所,都是全公益性质的。

  说白了,也就是联谊会成员自个捐钱办活动。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觉得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在2005年,冰凌成立了纽约商务传媒集团,投身商海,适当地开展商务性的文化传媒活动,以确保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在开展文化交流活动的时候,能够在经济方面得到充分保障,并一直延续至今。

  华人好家风,在海外也应该代代传承

  作为此次“廉动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大赛评委会的副主任,冰凌面对“高端访谈”的镜头,谈到华人华侨的家风家训,提到了三点。

  第一点是“孝”,中华民族传统家文化中的“孝”的思想,是千百年来中国社会维系家庭关系的道德准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第二点是“教”,华人家庭非常重视对子女的家庭教育,这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第三点是“群众向上”,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取得今日成就,正是得益于此。

  多年的旅美生涯,让冰凌先生对中美两国家庭家风的差异有着十分直观的感受和深刻见解。他说,“孝顺”的差异尤为明显。

  冰凌曾在餐厅打工,经常看到有美国家庭的子女来看望父母,但都是由父母掏钱请客或者AA。而且由于美国父母一般只把子女抚养到十八岁,所以父母老了之后,子女也很少像中国家庭一样,为父母养老尽孝。

  而在中国的传统家庭观念中,则是“百善孝为先”。这点,在许多旅居海外的华人华侨身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他说,“我这一辈四兄妹,有三个都在美国,只有一个在福州,我们几乎天天跟父母亲打电话,关心他们有什么问题、需要吃什么东西、买什么东西,直到给他们送终。”

  但与移民海外的初代华人华侨不同的是,他们的子女在美国出生之后,又被赋予了一种新的身份,“香蕉人”——虽然也是黑发黄皮肤,但是自小就受到美国教育和文化的熏陶,其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已经趋同美国化。

  因此,冰凌也发自内心地希望,像“孝”、“感恩”这种好的中华民族家风,仍然能够在海外华人华侨及其后代中得以传承。

  在冰凌看来,华人华侨的家庭和国内的家庭,在家风家教方面也存在着新的变化。他们更注重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平等关系,同时,在美国法律的影响下弱化了对孩子的训斥和体罚教育,从而更偏向于鼓励教育,也让孩子能够以更加开放包容的态度接受新的事物。

  当然,这些父母,包括冰凌自己,仍然希望子女们能够多接触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从而改变他们那种封闭式的“香蕉人”状态。

  冰凌说,我们中国人的家庭观念特别重,特别是到海外,远离自己的国家、家人,但是家始终在每个华人华侨的心里。“所以举办这次活动,具有全球性意义,我相信我们的“廉动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大赛能够取得圆满的成功。”(本文图片均由通讯员提供)

(点击进入“廉动全球——2017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大赛”专题)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廉动全球 摆渡人;冰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