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长沙都市

岳凤岐:感恩飞行四十年

长沙都市|2018-11-12 12:6
星辰在线| 编辑:王议萱

(本期故事主人公:岳凤岐)

岳凤岐:感恩飞行四十年

文/ 南宫浩

  15岁,他考进飞行学院。

  78级这个特定意义的符号,贴上他稚气未脱的脸。

  40年过去,故事曲曲折折,心底阳光盛开。他,成了南航湖南分公司机长教员、模拟机教员、前任局方检查员。

  他叫岳凤岐一一

  1.幸运降临

  岳凤岐生于1963年元月,吉林辽源市人。1978年初,吉林延边滑翔学校来辽源市招生时,岳凤岐正读高二。全市招了三个,岳凤岐所在的中学仅招上他一个。在滑翔学校学习半年后,八月,他被广汉航校选中,并通过最后的测试和严格到不可思议的政审程序正式入学。

  整个辽源市,一人获此幸运!

  这不是普通的大学生,而是飞行学员!在可以预见的几年之后,他将驾驶着银鹰在祖国的蓝天上任意翱翔!

  多么浪漫,多么令人神往!

  在普遍崇拜战斗英雄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如果说当兵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那么当飞行员就是梦想中的梦想。如果说1978年的大学生是天之骄子,那么飞行学员就是骄子中的骄子。

  15岁的岳凤岐,一下子成了老家辽源市的明星人物。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为他骄傲,幼儿园的同学都津津乐道他的调皮往事。他的名字,闪着光,镶着边,在故乡每一个他曾经光顾过的角落里熠熠生辉。

  帮助岳凤岐美梦成真的并非全因学习成绩。论学习成绩,他在班上尚属前列,但并不算特别拔尖。真正拔乎其萃的是他同时具备了其他同学未能兼顾的三项条件:一是身体素质超级过硬,二是心理测试全面达标,还有最重要的一条:家庭背景异常清白。所谓历史清白,在那个年代不是一人的事,也不是一家的事,而是整个家族往上数八代都没有任何暇疵。

(1978年考进四川广汉航校的岳凤岐)

  2.潜心深造

  四川广汉航校,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航空学院。跟此前食宿自理的滑翔学校不一样的是,航校的吃穿用度全部免费。刚入学的普通学员阶段,伙食就比一般战士要好一些。到了飞行团阶段,伙食标准提高到每个月90元。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90元,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两三个月的工资。餐餐都配有鸡肉、牛肉、鲜鱼。光是蛋类,就有蒸蛋、煎蛋、水煮蛋、蛋羹等各式花样。还有当时老百姓家庭并不多见的牛奶、咖啡、蛋糕和各色甜点,总之一句话:天天过大年。

  除此之外,还有津贴。第一年是每月6块,往后每年递增一块。津贴虽然不多,但对于连短裤和鞋子都配发(整套军装不在话下)的学员们来说,这笔钱简直没有地方用。

  当上预备飞行员,生活优越,物质顶格供应,但管理制度非常严格。晨起5-10公里越野,完成后方能用早餐。晚上9点半就寝。没有课外书籍,连听广播也在监督之列。因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发生过大陆飞行员驾机飞台湾投敌的恶性事件,所以学员收听台湾和美国电台是严厉禁止的。全校唯一一台14吋黑白电视机,每逢重大节日,由校方组织观看。不准上街吃小吃。没有寒暑假。非家庭重大变故不准许回家探亲。体育课的内容与别的学校不一样,悬梯、滚轮、旋转椅......唯一让人兴奋的娱乐是看露天电影,免费的,而且一周有两场,但观众永远没有女生!那时候似乎也没谁特别在意没有女同学这件事,些许的遗憾是很多年后回想时才发觉的。

  航校的学习生活单调,极度缺乏浪漫主义情调。寥寥几个女老师,例如教气象学的老师是新中国第一代女飞行员,年纪比自己妈妈还大。教学制度异乎寻常的严格。比如,学员进近方向不稳,教员会拿着小飞机 ,一遍遍带着学员练习,学员一帮一,相互督促,直到解决问题。比如发现某学员飞行技术退步, 大队会组织教员开分析会 ,有专人找学员谈话,弄清原因 ,帮助解决思想问题和技术问题。一旦判断你不是飞行的料 ,该停飞的就会停飞,毫无情面可讲。同时入校的160个同学,最后拿到飞行执照的只有50人。所以那时候,大家学习积极性很高,自己出现了问题也会很着急。无论干部子弟,还是平民子弟都明白,学习飞行的机会来之不易。每个人都一心想着学好飞行技术,将来报效祖国。

  3、首次返乡

  航校实行军事化管理,没有寒暑假,在校3年不能回家探亲。航校毕业后直接去单位报到,也没有探亲假。到了单位,空勤人员每年有一次疗养假期,单位的疗养院在大连付家庄,离辽源市不算太远。岳凤岐就向领导请假,顺路回家探亲。

  知道岳凤岐要回家,妈妈兴奋得几天都没睡好。3年多没见儿子了,天天盼着,分秒如年。

  回去的火车上,岳凤岐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归心似箭。总觉得火车太慢 ,太慢,心早就飞回去了。走出站台,远远的看见姐姐和姐夫挥手,见面那一刻,紧紧握住岳凤岐的双手,一声一声地叫着弟弟,生怕他跑了似的。

  回到家,整个院子沸腾了。尽管岳凤岐早有心里准备,但一大群亲朋戚友发小同学,还是吃惊不小。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将他团团围住,问长问短,满是关切。那时候他才明白,一个共和国的飞行员,给家里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的帮助,更是家族的光辉和荣耀。

  饭桌上是岳凤岐带回来的西凤酒,亲友频频敬酒,父亲来者不拒酒到杯干,嘴巴就没合拢过。妈妈拿着筷子,自己几乎没有吃什么,直把儿子的碗里堆得满满的。母亲的目光从未离开儿子,不停地笑着,笑着。直到今天,母亲已经离开他十几年了,但那甜蜜的笑容,依然深深印在岳凤岐的脑海。

(飞行员的家。和中国任何幸福的一家没有两样)

  4.飞行生涯

  四十年来,岳凤岐飞过的机型众多。除了滑翔机,从专门播散农药的运5,到小型客机安24,之后参加南海石油开发驾驶两种直升机型,然后回湖南分公司飞波音737,再飞空中客车320。每换一次机型,都面临一次脱胎换骨:学外语、新技术、新规则、新手册......

  他的职务也从副驾驶升到机长,再到机长教员,局方检查员。

  比较夸张的是安24,按照当时的规定,安24驾驶舱配有机长、副驾驶、领航员、报务员和机械师,一共5个人。报务员负责地面通讯,领航员负责仪表和路线调整,连踩油门这么简单动作,都专门由机械师负责完成。飞行员几乎没什么事干。“现在就科学多了,任何机型,一正一副两个驾驶员就可以完成所有操作。”技术在进步,时代也在进步!

  目前,岳凤岐已经完成安全飞行两万小时,南航创造的“安全飞行超2000万小时”的国内纪录,浓墨重彩有他一笔。

  在学校里,老师们说得最多的两句话:第一句是“安全第一。”这是飞行人员永远的座右铭,刻骨不忘。第二句“是党给我们插上了钢铁的翅膀。”这是当年的口号,也是实情,更是那代飞行学子的心声!

  “没有党和人民的培养,我一个林场工人的子弟怎么可能驾驶飞机飞上蓝天?”

  “我一直带着感恩的心态在飞行,想报效祖国,报效人民。这话听上去像是说大话,我道的却是心声.....”

  采访结束,岳凤岐发自肺腑的话,还在我脑海盘旋、萦回。

(驾驶室待飞。自信满满的岳凤岐 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点击进入专题)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岳凤岐 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