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湖南

热抗洪之后的冷思考:一个受灾群众说几句心里话

湖南|2017-07-16 9:51
来源:华声在线 | 作者: | 编辑:张云荻

  

  长沙岳麓区公务员现场调度抗洪抢险

  6月22日开始,长沙遭受持续十几天的最强降雨,母亲河湘江及主要支流“一江六河”全面超历史最高水位。长沙人民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经受了一场特殊的“非常大考”,一切逐步恢复正常和有序,特殊环境中透显人性特点,犹如数学中的极值分析,常常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非常“有幸”,这次我成了实实在在的受灾群众,我所居住的小区“汀湘十里”成为长沙版的“水城威尼斯”,我的家进水两米以上。和往年的救灾、援助和评点的超然心态不同,尽管期间我还是以救灾者的身份,去过宁乡、望城重灾区,但今年作为“受灾群众”的经历和体会确实不一样,这里我想以“受灾群众”的身份为抗洪救灾的公务员说说话。  

  正在救治现场昏厥的公务员(7月3号图)

  一、中国政府对自然灾害的救助理念、责任和能力绝对是世界第一

  作为一个学者,我的研究方向是人力资源管理,尽管几十年主要专注于微观经济组织的人力资源问题研究,但稍微拓展一下,社会组织、政府的人力资源问题研究就是我的重要关联研究领域。从这次抗洪抢险的过程中体会,中国的老百姓在面临灾难时,对政府的救助依赖和期望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和最高的,这当然从一个角度体现了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高度信任和依靠,但也有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洪水或者其他灾害来了,老百姓可以说是眼巴巴盼着党的关怀,等着政府的救援。而我们的党和政府也确实是最担当、最负责任的,它似乎像一个承担无限责任的家长,而西方的政府更像一个有限责任公司的老板,它只在法定框架范围内做有限的工作、履行有限的责任。其根源是中国共产党的理念完全不同于西方,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中国的各级党组织和政府在面对大自然灾害时,一定会按照总书记这种基本理念来指导和把握各级组织的救助行为。正如这一次抗洪抢险时湖南省委杜家毫书记要求“动员号召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共产党员,用实际行动把鲜红的党旗飘扬在最危险、最困难的地方,飘扬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心中”;也如长沙市委易炼红书记在抗洪第一线所要求的“全市各级各部门要落实责任、到岗到位、严阵以待、务求全胜,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从本质上看,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实际上成为了中国政府对灾害救助中的基本理念,这种理念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救助理念都更高更贴切。另一方面,从制度设计和资源配置能力角度分析,中国实际上拥有世界上调动和聚合资源效率最高、能力最强的制度,这种制度优势在重大灾害的救助上无疑具有绝对优势,这是我们非常值得制度自信的重要方面。基于这种理念和制度优势,中国政府铸造了汶川地震、98抗洪等震惊世界的最高效和最人性化的救助形象,也客观上提升了人民群众对政府救助的期望和依赖。  

  在大堤上小憩的救助人员

  二、政府各级公务员是灾难救助中的脊梁,风险最大、压力最强、责任最重

  非常痛心的现实是,在每一次救灾中,都能看到基层公务员牺牲和被追认英雄的图景。在本次长沙的特大洪灾中,同样也有周文君、张灿辉两位抗洪英雄的牺牲。让我感触特别深的是,7月3号凌晨零点左右,我正在汀湘十里的荆江护堤上值班,和正在负责安装和抽水的周文君等人打过招呼,还对他们表示过感谢,时隔两个多小时,周文君就因劳累过度而去世。我深深的感受到:在每一次救灾过程中,冲在第一线的公务员和工作人员真的不容易,他们往往是连续几天没有休息,甚至没有基本的食物和干净的水。受灾群众往往因为灾难而带来的怨恨无处发泄,他们通常又成为被诟骂和泄愤的对象,理解他们、关爱他们势在必须。几年前,我曾经和长沙市委组织部合作,承担中组部的重点项目时,对乡镇和科局级的公务员做了专门的调研,发现他们普遍工资收入低、工作责任重、工作压力大、工作条件差,所谓“上头千根线,底下一根针”,他们是直面问题和矛盾的第一线工作者,在抗洪抢险的时候,他们也是主力军和所有问题的直接解决者。在抗洪过程中,作为受灾群众的我,也同样朝他们发泄过,为此我深感歉疚,这也是我写此文的动因之一。

  

  水漫家园

  三、政府公务员和受灾群众都特别需要抚慰和关爱

  冯小刚导演的《唐山大地震》主要揭示了大灾之后心灵创伤问题,作为受灾群众,我得以深切的感受到受灾之后心灵抚慰的重要,我为此专门重看了这部电影,更加理解了冯导这部作品的内蕴。汀湘十里的住户有不少是企业家、著名学者和院士,他们是这个社会所谓的“成功人士”,应该是“强者”。奇怪的是,受灾之后,这些“强者”们同样强烈的渴望被关怀和安慰。恰恰社会上普遍认为这些人不需要太多的关爱,他们有足够的能力自救,我认为这是这一次汀湘十里小区住户诸多怨愤的重要来源所在。仔细思量,这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物质和财产损失的问题,而是人的社会属性需求所在。任何人,无论“强者”、“弱者”,无论社会地位和个人成就的大小,在困难时期渴望被理解和关怀是基本需求所在,政府和各级组织的救助应该更多的在心灵上下功夫,更多的体现社会温暖和关怀,这不应该对受灾者有太多的分别。我特别关注到在抗洪一线公务员,他们付出很多、承担很多,得到的理解和感谢太少,他们同样需要感情上的认可和回报,受灾群众和社会各界应该多报以感恩之心,这种感恩和回报同样也不应该区分级别和地位。只有这样,这种救灾抗洪才可持续,社会才可更祥和。  

  救助者抚慰受灾群众

  作者为中南大学教授、长沙含浦受灾区居民 颜爱民

标签:抗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