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文化娱乐

相声触网点击上亿,湘派相声迎第二春?

文化娱乐|2017-09-11 11:23
来源:三湘都市报 | 作者: | 编辑:宋舒悦

  

杜鹤影与其师哥王祖洪在红星社演出。

  杜鹤影与其师哥王祖洪在红星社演出。

  英雄一去豪华尽,惟有青山似洛中。从上世纪末到新世纪初,湖南相声曾随着奇志大兵的爆红而迅速蹿红全国。彼时,歌厅文化繁盛,湖南相声也随着靡靡动听的歌曲声名远播。而今,短短十余年的光景,湖南的相声却突然在全国的曲艺界销声匿迹。说相声的人还在,可听相声的人却已不是同一拨。湖南的相声业,到底是不复昔日光景了。

  近年来,随着一些专业的相声剧场如笑工厂、红星社的成立和红火,似乎宣告着湖南相声事业又一次春天的来临。

  【英雄气短】

  相声随歌厅文化没落

  2016年3月1日,陈小锋乘着呼啸的列车一路南下,来到长沙,开启他崭新的逐梦历程。此前,他已经在北京的相声窝儿里浸淫了十数年,从2003年起,他就一直在师父李金斗发起成立的、北京第一家专业相声剧场——“北京周末相声俱乐部”工作演出,期间积攒了大量的经营理念与经验。2016年,他应师兄大兵的邀请,来到笑工厂担任总经理。

  在陈小锋看来,湖南没有相声的根基,老百姓也没有欣赏相声的习惯,所以相声行业并不十分景气。“湖南原本是相声的不毛之地,直到1958年,郭新、吉马来到湖南支援相声事业,湖南才有了相声。”陈小锋告诉记者,在上世纪末和新世纪初,湖南的相声在奇志大兵的影响下,曾达到鼎盛。“湖南的相声是由湖南的歌厅文化捧红的,那时候演员登台机会多,可以慢慢磨。”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湖南的相声随着歌厅文化的一蹶不振而一度衰落。“此外,奇志大兵的分手,以及杨五六先生的过世也使湖南的相声走向低谷。”

  2009年,为了给相声演员提供一个登台表演的地方,大兵先生成立了湖南第一家专业的相声剧场——笑工厂。然而,笑工厂成立后,却并没有立刻将湖南的相声事业推向新的高峰。“因为之前没有做剧场的经验,而且大兵老师也一度为‘到底是艺术趋附于市场,还是艺术引领市场’的问题感到迷茫,再加上湖南专业的相声演员数量有限,所以导致经营困难。”据陈小锋透露,演员青黄不接、找不到合适的经营方式,使笑工厂与观众间的纽带难以建立。“现场的观众时满时不满,更糟糕的是,由于缺少推广,大多长沙市民根本就不知道笑工厂的存在。”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包括笑工厂在内的很多相声演员不能以此为生,纷纷找寻其他工作贴补家用,这更导致人才的流失,陷入恶性循环。

  开始经营笑工厂后,陈小锋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几乎每一个来到现场的观众,都会在节目开始前询问“有没有大兵老师”。“这对于市场培育而言,是非常可怕的现象,说明观众对于相声的认知还基于单个的演员,对相声本身是缺乏了解的。”

  【兼职为主】

  艺人收入主要靠商演

  杜鹤影是长沙某高校的辅导员,平日里的他总是身着干净的白衬衫、腋下夹着厚厚的文件夹,行色匆匆地奔波在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大到参加一场会议,小到为同学传达信息,他事无巨细地处理着学生工作。然而,每周六的晚上,他却又如同换了个人一般,身着一长褂、手执一快板,准时出现在红星社的舞台上。“观众朋友晚上好。”不需多言,只一开嗓儿便尽是北派相声艺人的范儿,身上再也不见“杜老师”的影子。

  “我从小就喜欢听相声,大二就在学校成立了相声社团。”杜鹤影告诉记者,相声与所有的曲艺艺术相同,十分看重师承。为了能够真正融入相声圈子,他大二起便想方设法与圈内的前辈建立起联系,终于得以拜入著名相声大师芦克宁门下,“我师父师承王双福先生,红星社第三代掌门人,从艺四十多年,艺术修养很高的。”杜鹤影的脸上洋溢着骄傲,“相声这行讲究师父带徒弟,也讲究口传心授。除非本事奇高,否则必须是师授、有门户,才能真正得到行内认可。”

  “红星社一周只有一场相声演出,几乎每周六我都会来表演节目。”对于杜鹤影来说,相声演员是他辅导员外的第二重身份,也是他在艺术道路上最执着的追求。据他介绍,在湖南,拥有“双重身份”的相声艺人占绝大多数。“很多艺人本身就是电视台、电台的主持人,或者是老师。”据了解,笑工厂演员规模在40人左右,常活跃在舞台上的在20人上下。而红星社的演员大约30人,经常登台表演的则约15人左右。杜鹤影表示:“湖南的相声演员是专业的,不是职业的,说相声更近似于兼职。”

  说相声只能保证演员基本的生活,却无法让演员很好地生活。记者从网上了解到,以红星社为例,红星社每周在画意江南有一场演出,座位在200个上下,而每场的门票在60到80元间不等。记者粗略算了一下,即便是在满场的情况下,整晚的票务收入也只有一万多元,再扣除场租和工作人员,所剩无几。杜鹤影告诉记者,他们在剧场的演出收入不多,作为相声艺人更多的收入来源,还是要靠外面的商演。“接商演基本上靠人脉,以及圈内口耳相传。”杜鹤影透露,每年年底的时候是相声表演的旺季,腊月时几乎每天都有行程,小年那一天就赶了3个场子,只那一段时间,他就收入了几万元。“这都是看天吃饭,一年也只有这么几天。”他无奈地叹道。

  【几经浮沉】

  相声事业再次迎来繁盛

  湖南曲艺家协会秘书长原野是地道的哈尔滨人,她师从姜昆,用行话讲,是姜家门的。在她看来,湖南相声的长期没落,与没有成熟的梯队建设有关。“在北方,民间就有相声培养机构,小学和大学也会将其纳为课程,而湖南地区的教育系统并不是很支持。”其次,相声在湖南地区的发展也深受普通话的限制。“平时大家习惯说方言,缺少专业的培养,即便想要学习相声,在语感方面也不够成熟。”此外,原野认为创作一直是湖南相声的短板。“湖南相声的创作人才十分薄弱,一方面是因为缺少熏陶,另一方面则还是因为没有专业的团体,以及没有硬性的指标评判。”

  同时,长期不重视推广,也是湖南相声一直处于只在圈内红火状态的重要原因。原野告诉记者,此前,笑工厂一直未能真正实现很好的盈利,直到2016年笑工厂从北京请来专业的经纪人推广,才逐渐有了起色。据笑工厂总经理陈小锋介绍,来到长沙后,他与同事对相声作品、经营模式和宣传策略进行了大量改革。“我们开始创作有湖南特色的喜剧作品,将许多传统相声本土化。将北方的相声进行改编,融入本土内容,变成湖南人喜欢的作品形式。”

  “在宣传方面,我们将和观众的纽带从线下搬到了线上,我们把作品发布在笑工厂的公众号上,发现竟然有很多人非常喜欢,许多长沙市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湖南还有个笑工厂。”陈小锋告诉记者,经过一年多的经营,笑工厂微信公众号的粉丝已经从他接手时的不到2000人增长到了如今的近600000人。每一期推出的作品阅读量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突破1000000+,搞笑视频单集的点击量在50000000+,最高一期点击量达到1.2亿。”这足以证明大家是喜欢看相声的。此外,陈小锋还尝试着在公众号上发一些正能量的声音,吸引社会各界主动关注。同时,笑工厂在推广长沙弹词方面也做了许多努力。“我们每一期都会用长沙弹词开场,越来越多的观众喜欢上了长沙弹词。”

  【凤凰涅槃】

  湖南相声需双管齐下

  谈到湖南相声事业的近况,原野表示,湖南目前的两家相声剧场,笑工厂是南派相声和传统相声相结合,红星社则是典型的北派相声,两个社团都推出了一大批颇具影响力的演员。“比如笑工厂推出了刁子、熊壮,还有红星社推出了讲评书的刘德驻,都深受老百姓的喜爱。”除推出了一大批相声界的新人外,去年推出的“笑满三湘——送欢笑下基层”系列演出还被央视报道。

  当谈到相声事业未来的发展时,她表示,湖南的相声需要紧跟时代的发展和政策,一定要得到政府部门的认可和支持。“湖南相声的发展需要双管齐下,既要有商演作品,也需要主题作品。”原野认为,只有紧扣时代脉搏的艺术作品,才能够走向更高更远的平台。“比如周卫星老师的《二孩政策》、《精准扶贫》等作品,在全国范围内都具有深远的影响。”此外,她还提出,希望相声事业能够得到教育部门的支持,让相声走进校园。

  陈小锋对此也深表赞同,他认为由于时代的变迁,相声也需要跟着时代改变创作思路,同时改变主题、立意和框架结构。“艺术机构,作品才是生命力。”他表示推广成功与否关键不在于推广的方式,而在于作品本身。“只要作品好,自然就会有主流媒体和网络媒体争相播放。”

标签:相声 湘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