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文化娱乐

星辰文艺丨许艳文:泪雨纷飞送恩师

文化娱乐|2017-12-03 21:50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许艳文 | 编辑:陈诗雨

  【

  疏星冻霜空,流月湿林薄。冬夜人不眠,细数到星落。多日来,总有一个声音在耳畔回荡:长河当哭,当在痛定之后。谁说不是呢?纵是万千话语,却无从说起!而这样一种失去至亲的痛,今天还弥漫在整个演讲界,弥漫在每个演讲同仁的心头。

  十余天过去了,我静下心凝眉沉想,跳跃着的无数细节一一在眼前浮现,我不能再疏懒了,我得用笨拙的笔记下来,记下一种集体的痛与深切的情。

  11月16日,中国演讲协会联盟群里突然传出噩耗:中国演讲界泰斗、共和国演讲家、我们敬爱的恩师李燕杰教授因病去世了!顿时,群友们悲痛难抑,泪雨纷飞,大家默默合起双手,为这位功勋卓著、德高望重的老人祈祷。

  那一刻,我的心碎了,好痛好痛,敬爱的师父,虽然已患癌症十余年,却以顽强的意志,勇敢地与病魔抗争,始终站立于热爱的讲坛上,好几次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前些时候,我们再次赴欧洲演讲之前,老人家还在病床上激情澎湃地演讲,拉开团旗,为我们演讲团成员鼓劲、送行。我们以为,您一定会挺过一关又一关的,难道这次,就真的躲不开病魔了吗?真的会舍我们而去了吗?

  演讲界的朋友们以各种方式,默默地含泪为老师送行。我点开相册,翻开2016年5月在北京参加第二次中国演讲艺术节时的照片,老师挺直的腰板犹在眼前,洪亮的声音犹在耳畔,拜师仪式中与老师、师母热烈拥抱时的温度还在啊,那时的欣喜与欢悦,怎么转瞬间就化成了泪水?

  我打开书柜,找出一本泛黄的旧杂志,封面人物是当时名满天下的李燕杰教授,也许从那时开始,老师点亮了我学习演讲的心灯,在精神上,我已经追随老师三十余年。可是,老师您却在我们不断行进的路上,突然离去。记起了一句诗人的话:有的人活着,他却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却活着!恩师李燕杰教授,您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您“生命不息,演讲不止”的精神将永留人间!

  【二】

  中国演讲协会联盟群与李燕杰弟子群同时通知:李燕杰教授生前好友与弟子11月22日在八宝山参加告别仪式。老师,您走了,让我们来送您一程吧!虽然我的腿因严重的韧带拉伤,行动艰难,担心会给大家添麻烦(欧洲之行有众多团友的帮助才得以顺利完成),但纵是千难万难,我也一定要上北京瞻仰遗容,与老师作一次永久的告别。于是,马上买票、收拾行李,提前一天赶到了北京。

  正好,遇上与我同一趟车赶赴北京的娄底师弟送荣,又遇上刚刚赶到北京的山西师弟晰龙,我们仨,约了一起先去首都师大看望正处在巨大悲痛中的师母齐绍华老师。

  还是那栋熟悉的普通宿舍楼,还是那套熟悉的普通住房,406室。站在门前,刹那想起了第一次我与几位师兄来这里拜谒老师时的情景,敲开门,老师魁伟地站立在门口,一眼看到我们,他高举起右手做行礼状,而后喜滋滋地迎我们进门,多么温暖的瞬间!如果现在还能重现当时情景,该有多好!可惜,往事如烟,时光不再。

  这次开门的,是老师的女儿还是儿媳呢?她一身素衣,面容忧戚,迎我们进门后,我与两位师弟站立一排,含泪向正中师父的遗像深深三鞠躬。客厅每一个角落都堆满了书,师母立于一边,泪流满面,我心痛不已,忙扑过去抱住她,相拥而泣。我一声声叫着老师,一声声叫着师母,想到以前老师与师母总是相携一起,同进同出,现在,却只有师母一人!眼泪止不住直淌。

  这时,那位素色女子来到我身边,耳语道:“别与她一起伤心,这几天流泪太多,明天还有告别仪式……”我一愣神,方从悲痛中清醒过来,马上松开拥抱师母的双臂,将师母扶到沙发上坐下。

  沙发上与沙发周围堆满了书,老师一直是坐拥书城。以前来这里看望老师时,我环顾四周后,问:“老师,您那么多书法作品是在哪里写的呢?好像没有大桌子啊?”老师笑笑说:“我都是在这茶几上写呢!”我当时不语,心里不解,有些难过。大名鼎鼎的老师,就住在这狭窄的空间著书立说?

  时光漫过岁月,岁月流逝时光,眨眼间,时光消逝,岁月归零。人生,谁也无法躲过最后一劫。抑或并非一劫,而是归零,人总有归零的一天,总有回到原处的一天吧?

  师母抹掉眼角的泪水,与我们说起师父逝世前的事情,说他总是念叨自己好多事还没来得及做完,不想留下太多的遗憾。师母为我们递过一本刚出版的书《李燕杰演讲教育60年》,里面收了我一首写给老师的诗歌《仰望一棵树》;又递过一本李燕杰工作室用的《金凤有意难留史,朗月无心自照人》,师母翻到里面告诉我们说,这是燕杰老师想做也正在做的的事,躺在病床上也做,去世前几天还在做,但遗憾没能做完啊!她一五一十,如数家珍,一条一条目录列下来,好多好多!我想,就是老师还活着,要做完这些事也得耗尽他所有的气血呀,可他已是88岁的耄耋之人了!其精神何其强大!

  正说着时,门铃响了,两位来客,一男一女。我只认识那位先生的,中国国学院院长、老师的弟子高嗣。他们看我们正与师母说话,说得那么融合,便默默地站立着,向师父深深鞠躬。我们与师母又说了一会儿话,奉上一点心意便匆匆告辞了——其实,很想再陪陪师母,却又心痛师母劳累伤心,也想将时间留给高嗣师兄他们。

  走出门后,送荣连连叹息,说:“想不到师父还住这样的房子,他们,欠他的情。”我不知道他的所指,或许总有对不起师父的人吧?

  【三】

  次日清晨,天朗气清,阳光正好。莫不是老天眷顾,想将温暖传递给所有深爱老师的人?我们吃过早餐,就径直往八宝山去。八宝山,平时只在新闻里听过无数次,是国家领导人逝世后归去处。今天,我们要去那个神秘的地方,为我们最敬爱的老师送行。

  我们行走在石景区一条林荫道上,天空湛蓝,阳光从树的缝隙里透射下来,与落叶叠在一起,斑斑点点的。这样有阳光的天气,身上还是寒冷,心也在默默流泪。看不见的阴霾笼罩在上空。因为我的腿伤,不能疾走,国峰与晰龙一直陪伴左右,走一段歇一段。眼看时间快到了,我忙叫了个专车送我们过去。远远望见了八宝山殡仪馆的东二厅,黑瓦红柱的中式两层楼庄严肃穆,大厅两边门柱有一副挽联:“一代大师,演讲震撼亿万心;忠诚战士,毕生传播真善美”,横幅是:“沉痛悼念李燕杰同志”。大厅门口,黑压压的人排成四个长队,他们中有老师所在的首都师大人,有老师全国各地的朋友,有老师上百个弟子,一众素衣。

  告别仪式由燕杰老师的弟子吴方臣将军主持,他简短说了几句之后,先请首都师大的队伍进去与老师告别,再请各界朋友进去与老师告别,老师的弟子们则安排到最后。我们安静地站着,凝眉含泪,每个人手里都端端正正捧着一张恩师的照片。

  队伍在缓慢地前移,终于等到我们进去了,我看到,告别厅正面是老师硕大的照片,蔼然慈祥,下面摆放着一色素雅的花圈,有中央领导人送的,有首都师大送的,有各界朋友送的,还有我们弟子们送的——我来京前已与殡仪馆联系定制了一个敬献给老师。告别仪式的组织者安排每五个人站成一排,先向老师三鞠躬,然后跟着队伍一一向老师遗体告别。老师安详地躺在鲜花丛中,身上盖着鲜红的党旗。我慢慢挪动步子,不眨眼地看着老师,此刻,只想多看老师一眼,再多看一眼,眼泪止不住地流淌,轻轻地呼唤着老师,“老师,老师,多想再听您说说话啊!”走到师母面前时,我上前紧紧抱住悲痛欲绝的她:“师母多多保重!”然后与老师的亲人们一一握手,道声“保重!”

  就要走出告别厅时,我再次回望了老师一眼,想到这尊巨躯、这颗高贵的灵魂就要离我们远去,泪水止不住流淌,竟至失声痛哭起来,停顿几秒后,步出了告别厅,却见另两位年轻女子与我一样,泪流满面,不能自已。这情景恰好被我的两位师兄看到了,王银茂与董光海,他们用相机定格了这最真实也最珍贵的瞬间。

  告别仪式结束后,老师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弟子们根据吴方臣将军的通知,参加了在“燕杰智慧苑”举行的师恩追思会。大家怀着对恩师的热爱与真挚情感,踊跃上台发言,缅怀恩师的同时,表示继承老师事业的决心。我认真地听着,也很想上去说点什么,然好像尚未走出悲伤的氛围,说不出话,只是认真地听着,回味着,感受着……

  恩师驾鹤不堪悲,

  泰斗仙游泪雨飞。

  纵马来京心相送,

  殷殷恳切唤不回。

  【作者简介】

  许艳文,教授,湖南省侨联特聘专家。中南大学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主要从事中国戏曲研究,出版专著、合著多部。同时从事文学创作,有诗歌、散文、小说、评论等散见于各文学报刊,有散文集《子夜独语》《沉在湖底的天堂》《记忆房间》、中篇小说集《女人三城》、长篇小说《西风吟》、诗歌集《站在原地》公开出版。中国演讲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演讲界泰斗李燕杰教授入室弟子,2017年荣获中国演讲联盟授予的“全国优秀巾帼演讲家”称号,省级、国家级大型演讲、辩论、朗诵比赛资深评委,为中国梦环球行赴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东盟五国、中东欧六国演讲团主讲之一。

标签:星辰文艺 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