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文化娱乐

星辰文艺丨邬恩波:回首不会喝酒的岁月

文化娱乐|2018-02-08 9:9
星辰在线| 编辑:王议萱

无论怎么高档的饭局、酒席,都没有自家的餐桌温馨、安逸。

  回首不会喝酒的岁月

  /邬恩波

  春节前,友人自家乡来,不远万里给我带了一瓶茅台。接过这瓶享誉世界的中华国酒,我不禁回想起几十年不会喝酒的往事。

  四十多年前,一位朋友在一家很兴旺的单位做供销工作。因为求他的人多,他经常在外面吃饭。某日我因事去他家,只见他踩着摇摇晃晃的脚步,带着浓浓的酒气,刚从外面回来。家人责怪他,“又喝这么多,冇乱答应别人吧?”“冇呢!”“不能少喝点吗?”“他们要敬啊!”家人又“教导”他,以后你就说不会喝酒吧!他笑笑,喝这么多年了,说不会喝,谁信呢?我连忙插话替他解围,要是原先说不会喝酒,那就好了!

  三十多年前,我大学毕业来到一家报社工作。这家报社历史久,人情味浓。那年春节前,单位在简陋的库房、车间,摆了些桌子,做了些菜,请职工们聚餐。菜多是家常的,只是比平时多了些晕。桌上有一瓶酒,是那种冠以本省某地名的大曲。一些职工兴奋地你敬我,我敬你。不一会儿,就有人喝得脸也红了,话也多了,甚至说话舌头都不听使唤了。这次,我想起几年前那个朋友的故事,因此谢绝杯中的大曲,只端水碰杯。报社领导轮流到每桌给职工敬酒,见我只端水,就问为什么。我回答,不会喝酒。好在知识分子领导在这方面不强求,我得以过关。

  自那以后,我遇到“吃喝”场合,无论私交公务,一直坚持不会喝酒。我亲历“请吃”、“吃请”的滥觞、兴起、发展,看到桌上白的、红的、黄的酒,从低档、中档到高档。喝酒的花样,也不断翻新,什么“一枝独秀”,什么“双喜临门”,不一而足。人在职场谋食,自然躲不开“吃喝”的浸染。于工作而言,这是“诗外的功夫”;于生活而言,这是难免的烦扰。人称饭局是“酒精沙场”,我在那里是个尴尬的角色。似乎在局中,也似乎在局外。要回应觥筹交错,也要恪守不喝的初心。有人敬酒:“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我端起果汁回敬:“只要感情有,什么都是酒。”有人举起大杯戏称:“一餐喝得一斤八,这样的干部要提拔。”我端起茶水自嘲:“酒喝不得只喝茶,卷起铺盖回老家。”酒桌上的话,真真假假地说;人生的路,得实实在在地走。

  二十多年前,我自认为业务的历练已达到预期的水准。采编的作品得了一些奖,著作和论文也写了一些。我准备向专业技术的最高级别冲刺了。报社领导非常关心下属的进步。某日在报社召开一个重要会议,一些媒体的专家来了,其中有的是高级职称评委。在简陋的职工食堂就餐时,领导特意把我叫过去,给几位专家老师敬酒。我犹豫地端着一杯茶去了。一位老师说,你酒都不喝,不担心我不画圈?我回答,实在不会喝,要是评酒量,我真的不敢来了。老师连忙说,开玩笑的,你别担心!

  那些年,我常带领采编人员,去参加市里一些重要会议的新闻报道。会议胜利闭幕时,一般会摆酒答谢各方面的工作人员,市里领导也到媒体工作人员的桌上敬酒。某次,市委书记端着酒来了。见我端一杯黄色果汁,他问:“你怎么不喝酒啊?”“我不会喝酒。”“一点都不会吗?”陪同的宣传部领导帮忙解释:“他确实是不喝酒的。”书记笑了笑,没有再提要求。后来,有的媒体朋友跟我开玩笑,市委书记敬酒你都不喝,胆子好大!

  十多年前,我所在的报社广告经营持续红火,令业界同仁十分羡慕。每当岁末,报社都会举行隆重活动,答谢广告客户。报社对此非常重视,因为这是我们收入的主要来源啊!我作为那时报纸业务的主要负责人,一般被安排参加活动,并向客人们敬酒。桌上摆的是那种以数字冠名的高档酒,而我仍然只端一杯清茶,一桌桌地向客人们表示敬意。来到一位颇有实力的大公司老总跟前,他不满意了。“你酒都不喝,明年还要我们投多少广告啊?”我忙解释不会喝酒,没用。同事们帮我解释,也没用。无奈之下我只好说,确实酒精过敏,喝酒会起一身风坨子。他才同意我以一块扣肉代替一杯酒,过了这关。

  七年多前,我年届退休,将出国与女儿团聚。家人聚餐为我贺寿并饯行。我端起酒杯敬长辈,并告诉大家:“退休后我可以喝酒了。其实,我本来是可以喝酒的。”席上的人大都没听明白。父亲明白了,他说:“我知道你是可以喝酒的。”接着他讲了我的一桩糗事:过“苦日子”的岁月,物资匮乏。某年春节前,父亲买回八两凭证供应的散装酒,装在一个搪瓷把缸里,准备过年喝。那时我正是吃长饭的年龄,但缺吃的。揭开桌上搪瓷把缸盖子,浓浓的酒香太诱人。我抿一口,去玩一会儿;又抿一口,再去玩一会儿。如此往复。下午父亲回来时,把缸已几乎见底。那天,少不了一顿训斥。

  步入老年,关注养生多了,更加深了对酒的认识。在我熟识的人中,因酒伤了身体的,因酒折了阳寿的,因酒失了德行的,因酒丢了顶戴的,都有。回首人生旅途上那段不会喝酒的岁月,我的内心生出一些庆幸来。

  又是一年春来到,欢歌笑语满人间。我们品美酒,品岁月。岁月如歌,人生如酒。

  【邬恩波,湖南人,下过乡,做过工,办过报,著有《荀子全译》等,现居新西兰。】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