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文化娱乐

星辰文艺丨季征:诗文翰墨荐赏

文化娱乐|2018-04-16 21:25
星辰在线| 编辑:王议萱

燕泉夜话:季征其人其字其诗

  俗话说,无事者生非。我自退休后就时常有些奇怪的念头,譬如,总怀疑自己是古代穿越过来的现代人,而且那个朝代可能是晋朝。我不太可能是那时的渔夫、耕夫、武夫,应该是个文人。我的潜意识里与陶渊明、谢安、王右军之众神交已久,现今落居在彩陶源,感觉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旧时对所谓文人的界定,相对来说比较简单,主要是指懂文墨的人。文是善诗文,墨是会翰墨。我这两样都不生疏,可以忝列。而较之现时文人,却感到许多方面自愧弗如,现在流行使用电脑创作,就觉得技不如人。但要说起写毛笔字,写四六句子,却自信有点天賦。

  打小时候起,我就有手抖的毛病(可能是营养不良所致),严重时端碗水也可溅起浪花。奇怪的是,六岁那年写大字发蒙,抓起毛笔却如铁钳般稳当,旁边的长辈看呆了,随之大赞:“此子文曲星下凡,以后大有出息。”只是出息到现在,不过尔尔。当然,我|的翰墨真有两把刷子,渉猎多体诸帖,走得进出得来,渐成自家风格。方家评价我的字:古意盎然,文气过人。我也自认为:愚夫写字,心法乎上,用笔可能不甚精到,但书卷气满纸皆是。自己臭美,对外称文人书法。

  说完了写字,最后说点诗文。前面已比作旧文人给自己贴金,自然诗词歌赋都要拿得起,不过还真难不住我,截至目前,此类诗文作品逾两千篇,诗、词、歌、赋均可出专集,尤其诗作(包括新体诗)大概可以再编三个集子。诗词早慧,年少便能作对赋诗,在老家有诗童之美名。记得十四岁在生产队出工,与一位自命不凡的学富先生比“打溜子”(顺口溜),一上午工夫下来,把对方赢哭,从此他逢我就体虚,再不敢逞雄。写诗乃娱戏耳,要想大家认可,一要生趣传神,二要文思敏捷,所以,曹子建《煮豆》七步成诗,古今传颂。我早些年在酒桌上,也经常有些快作佳话。有一次,与省广电两大明星吃饭,兴致中张口就给他们量身定作一首诗,令其叹服,当即要拜师学艺,这艺是随便好学的吗?!

  旧时文人,多才多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要样样在行。后四才我还马马虎虎,前四艺唯琴不能操也。惟乎此,是这辈子很大的遗憾!

燕泉季征诗文翰墨荐赏

咏 花

胭脂一抹为谁施,

总将柔枝向天时。

嫣然只为今日笑,

犹悔前世侬来迟。

再游花明楼谒少奇同志

人间四月花明楼,

再谒刘公心无忧。

寻芳已非旧场景,

问世方晓新潮流。

坚持真理赖勇气,

修正错误须良谋。

此去星城通大道,

春风一路自悠悠。

注: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系刘少奇原话。

观油菜花开口占一首

谁著黄衣衫,

来会春姑娘。

市郊寻花事,

天地一段香。

无题

腊月闲趣何所在?

研墨挥毫兴不衰。

年关古风恰恰好,

老友微信时时嗨。

裹福当宝悄遁去,

荷雪斗寒醉归来。

退隐未敢疏世务,

凡心安能步琼台。

小园初雪

玲珑小园一片白,

谁与梳妆粉不衰。

昨夜雪底犹未褪,

今晨霜膜又贴来。

老橘兀立惊靓色,

雏鸟止飞待香腮。

思归羁客多孟浪,

足印涂鸦画笔开。

渔家傲•拜年

连宵爆竹震天响,

晏起出户脚步慢,

华服周礼拜年晚。

有人唤,

身体健康运势旺。

狗年早春约不断,

心潮澎湃千尺浪,

且舒宏志凌霄汉。

莫张望,

撸起袖子加油干!

虞美人•铜官访艺

江花随岸无时了,

古镇春来早。

小街寻访仰高风,

大师煮茶置酒待客中。

年节过罢礼还在,

更有同乡爱。

欲知学艺有无休,

槛外一江湘水不回流。

苏幕遮•周府家宴

草回青,春还早,

挚友相约,府上戌年闹。

陈醪新醅情正好,

夕阳飞红,窗牖霞光照。

话家常,说文道,

海阔天空,去散人欢笑。

今夜幽梦何处晓?

琼台芳园,残月醉仙杳。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