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文化娱乐

星辰文艺|苏秀英:我的师傅

文化娱乐|2018-07-07 17:15
星辰在线| 编辑:宋舒悦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从岳麓山下一所历史悠久的大学毕业后,回到长沙城北那家生产电器的工厂从亊技术工作。初出校门的我一脸懵懂,被车间主任带到技术组一位中年工程师面前,说你以后就跟着易师傅学习吧。

  对于“师傅”二字,我很有些敬畏之心。我的父亲在工厂做了几十年师傅,常教导我们说,师傅是工厂里最要尊敬的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云云。而站在我面前的师傅,却是一个极其和蔼的人。师傅叫易作明。他看到我,满脸的笑容,眼睛里竟透出一股孩子才有的清纯。我知道我遇到了一位好师傅,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

  我是个学艺不精,眼高手低的人。学理工科,做技术人员,对于我来说,本来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我喜欢风华雪月,喜欢文字游戏,着迷中国的古典小说与诗词,且刻意钻牛角尖,去扮演其中的一个可怜角色。很多年来,只要一听到巜红楼梦》中黛玉唱词,"我一生与诗书作了闺中伴,与笔墨结下骨肉情",仍会禁不住泪流满面,深陷其中。

易师傅的书画对联作品。

  而易师傅让我倍感亲切的是,他也非常喜欢中国的古典诗词,并能创作。他通今博古,无论是医学,体育,诸子百家,好像无所不知。这在专业技术人员中,实为罕见。就本职工作而言,他也做出了骄人业绩,在一九五八年就获得过湖南省劳动模范的荣誉称号。

  我以为以他这样的能力,带我这个不求甚解的徒弟,是件伤脑筋的事。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对我表现出极好的耐心。我不懂制作工艺,他带着我一个一个生产班组去看,去做。在眼花缭乱的一把把导线和绝缘套管中,他细细区分不同品种,告诉我各种用途。车间的技术工作十分繁杂。有时候来了新机床,我们就要画出平面设计图纸。我最烦画这个。易师傅总是慢慢细细地跟我讲解,先找出几个重要位置,然后一步一步地画。我画出来了,他高兴得张开嘴巴笑。

  他教我画模具设计图时,先将需加工的零件摆放好,找出要加工的部位。然后再按照标准找出中心,尺寸,由小到大,我居然也能慢慢找到感觉,觉得没有想像中那么困难了。每每在这个时候,易师傅总会因势利导,告诉我一些做人做事的态度,诸如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等等。

  因为他的随和,我有时也会在他面前卖弄学识。如微积分在电工技术中的实用价值,像电容的充放电,开关启动电流的瞬时过程,都可用微分方程解析。易师傅总是耐心地听我说。有一次我们去装配班组装电机,装好后,发现转速很高。易师傅与我探讨原因,我立刻回答了电压的平衡方程式。他觉得很有道理。拆了仔细检查,发现是磁场的不平衡,他连连夸奖我灵泛。

  一年后,我能够独立工作了,就离开易师傅去了另外的车间,但是他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我。我是个胆子比较大的人,工作中经常单枪匹马去外地出差。有时候碰到了难题,就打电话给易师傅。他总是很耐心地倾听,然后给出一些指导。我在外面有时也会急中生智,自行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回来后去见易师傅和师母,说起过程,他们全家都会聚在一起听我吹牛皮,时不时响起一片欢快的笑声。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遭遇了父母相继去世的大变故,一下子陷于失去亲人的极大悲恸之中,不能自拔。易师傅全家人给了我亲人般的关爱。他们常来家里看我,也经常邀我去他们家吃饭。师母做了好点的菜,总是往我碗里夹,尽量让我仍然有家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仍有融融暖意在心头。

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易师傅拍摄的极有生活情趣(一人饰二角)的照片。

拍摄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都搬了家,不是经常见面了。我最后一次见到易师傅,是跨世纪的那年。他和师母一起到我在长沙东边的家,来看我们。谈起他们的近况,老两口脸上满满的幸福。他们的子女都分别成了家,也有了几个孙儿孙女。子女们都很努力,家境不错。老两口生活也挺好,经常出外旅游,也去境外游。

  易师傅还饶有兴致地告诉我,他去过境外赌场。他说去试了试手气,先赢后输。喜欢动脑筋的他,看着那气派豪华的赌场,开始了思考。这么大的气势,靠什么来维持?当然是赌客。会不会有名堂呢?这是他思考的主要内容。我想了想说,即使有名堂,也不会让你我随便找到破绽。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那边是铁打的营盘,而赌客是流水的兵。庄家和赌客,何尝不是赌的就是时间呢?庄家控盘就是用时间换空间。易师傅再一次夸我:真的灵泛。

  那一次分别后,我曾去他们的新地址找,遗憾的是没有找到。此后我因为女儿出了国,我两个国家跑,直到定居在新西兰。于是,就与他们一家人失去了联系。直到今年6月,易师傅的女儿红菱通过朋友,在网络上找到了我。我们双方都喜出望外。

 易师傅和师母在一起。图片均为作者提供

  至此我深信冥冥中注定,只要是真心牵挂,缘分是断不了的!我给红菱发信息,手是颤抖的。我是老了,脆弱了。我发出的信息是,你的父母还好吗?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是哪一个人不在了。结果是她的父亲去世了,母亲还好。我尊敬的易师傅,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我的泪水止不住流下来。

  一想起与易师傅相处的日子,他的音容笑貌就会浮现在眼前。我知道,逝者如斯,唯一能告慰他的是,生者坚强地活着。我祈盼师母健康快乐地生活。如回国,我一定第一时间去看望她老人家。我还想告慰易师傅,您的这个不服输的徒弟,在60多岁的年纪学会了游泳,这是您最喜欢的运动。

  祈愿易师傅在天国安息!

作者简介

  苏秀英,长沙人,作家,著有《羊毛出在谁身上》等,现居新西兰。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我的师傅 苏秀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