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文化娱乐

星辰文艺丨子川:诗十二首

文化娱乐|2018-09-12 18:16
星辰在线| 编辑:乐先文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二十一)

(星辰拍客 蔚哥/摄)

落叶

照亮过我的灯光

一盏盏灭了

这路,我已经走得够长

 

你眼睛里那盏灯

为谁亮着?地上是落叶

落叶上是瘦长的影子

 

路边是一幅广告

画着一瓶酒。广告下面

走着没有酒量的人

 

风中落叶

发出疑似啜饮的声音

秋天,被斟进一只小小酒杯

(星辰拍客 梦里水乡v/摄)

歌词大意

旋律在风中飘动

断断续续地,安静下来能听到

已经很久。

雪很少,月亮时圆时缺

 

歌词大意:活下来,就得活下去。

有一些东西不能选择

还有一些是假你之手来选择

在未完成状态下

 

未完成状态真好。

风写两句词,云也来补一句

山里的石头沉默,算是休止符

溪水一路嘻闹着走,山鸡似飞不飞

 

所有感觉都在

春天来了,花又要开

(星辰拍客 众樱/摄)

取向

这个早晨

卡佛试图忘记自己

有两分钟,他似乎已经做到

 

卡佛说他努力过

直到鸟儿,从扭曲树梢腾空飞起

飞在它需要行进的方向

 

卡佛不是鸟,我不是卡佛

我忘不了自己

也不想去做这种努力

 

我用眼睛追踪窗外的小鸟

她飞一小会

折回,朝另一个方向飞

 

鸟的取向

其实是上天的取向。

这一点,与我们完全相同

(星辰拍客 雨露/摄)

杂物

又是夏日

火炉一样的城市

我躺回平时放杂物的凉椅

 

如果没有手边书

铅笔和纸片,偶然飘过的一片思绪

我还真成了一件杂物

 

这夏日是哪个夏日

掰手指头:三十,四十,五十……

不免感到手头拮据

 

白鹭洲的晚钟,一下下敲响

有一下我听出来是爱

还有一下是死亡

 

在这两种声音中

我静静躺着

一件落了灰尘的杂物

(星辰拍客 言光/摄)

雨天的念想

雨仍在窗外下着

听雨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许多细微处易被忽略

这世界声音无数

细细辩听雨声的人不多

 

暗中移换的声音

让我想起一个故人

单向的念想,我的眼框有点湿润

 

那一场记忆中的秋雨

被唤醒

夹杂在此际的雨声中

 

一种单向行为

感伤也是,雨声也是

无益的,无效的,甚至无意义

(星辰拍客 片片点心/摄)

喜悦

黑暗在窗外

弥漫。曙色是破墨的笔

破了画板上墨

涂上亮色,再染上朱红

 

此时的喜悦

与谁共有?读计时器,不到凌晨五时

还都在酣睡。

灯下,翻转地球仪

背光的一面,黑暗刚降临

 

有漫长白天与你相伴

还有黑夜。呼吸不止,现在还在

绿萝伸展在窗下

新绿生长。

此时的喜悦与谁共有

(星辰拍客 夏悸/摄)

界限

能见的天空

有一条你看不见的线

切割白天与黑夜

 

有一条线,划分月缺与月圆

還有许多你看不见的线

给出一个个界限

 

后浪推前浪,标志前后那根线

怎么画?画在哪里

花开花落,花开到什么时候

便开始落败

 

很久见不到阳光

太阳常常钻不出雾霾

又是一条什么线

让太阳突然探出头,照花人眼

(星辰拍客 小飞燕/摄)

抛物线

那根抛物线没人看见

石头沉入大海

 

深海没有浮游的绿藻

没有戏水打花的鱼

海族们使用不同的词典

彼此不能译介,不用担心被出卖

 

石沉大海,抛物线消失

坚硬的石头

不怕被海水浸泡得松软

只怕苍海桑田,世俗喧嚣重头再来

 

没有石头坠着

心便撒起野

荆柴便横竖着长,草花便率性地开

(星辰拍客 孺子牛GG/摄)

大于零

水往低处流,不停顿,没留下间隙

像是在复印时间。

二手时间,持续清零的动作

 

田野,一片片麦子倒下

然后是稻子。芦苇举白旗,赢得一丁点

时间,用尺子比划年轮

清算树的帐目

 

扪自己脉搏,寻红色液体源头

自父辈的父辈向上,触摸到的都是空气

零在叠加:用加法,乘法

用平方、立方

 

运算不复杂,化繁为简,得数为零。

逆流而上的鱼,虚拟的龙门。

许多年前,一个孩子曾写下一句谶语:

总也走不出的凹地

请原谅

一场足球能踢多久

可爱是永恒。盯着屏幕上浅白文字

我的目光作较长停顿

我曾做过一个噩梦。

我没有叫醒她,告诉她梦境

打那时起,一个窗户被永远关闭

 

我们仍在同一条曲线上

身体在不同两端

如今,我偶尔能安然入睡

 

什么梦也不做。早晨起来

不再感觉到悲伤

我很想一切重头开始

 

可我,在母亲子宫就多处骨折

我不是一个错误。请原谅我不能和你一样

还对人有信心

(星辰拍客 不二门猎影/摄)

选择题

起一个绝早

从东村到西村,光脚丫

踢飞草叶上的露珠

 

光脚丫早已不再光着

许多事被踢飞

只记得那会儿总刮东风

 

待得西风起,东村的茅草屋,

益发显得单薄

河东三十年再河西三十年

六十年过去,穿鞋也是赤脚

 

“如果在黄昏找到鞋子

你会去哪?”

 

选择A:许多想见的真山水

选择B:篱笆墙探出头尖尖的红杏

选择C:回故里,寻找远嫁他乡的村妹子

选择D:把鞋子束之高阁

(星辰拍客 江北/摄)

开始的时候是四条鱼

玻璃鱼缸,它们相互追逐

背鳍、尾鳍和胸鳍,同时展开

泳姿华美

 

后来是三条鱼

一条鱼从视野中永远消失

应当是体弱的那条

平衡被打破

一条鱼这时特别活跃

鲅的一窜,带出一些声响和水花

特别活跃的鱼也不见了

水里动静小了许多。

鱼缸内

一条鱼喜欢挨近水面的地方

另一条鱼停在水的中部

 

最后的一条鱼

潜伏在鱼缸底部某处

不吃也不动弹

在这里,时间出现明显的漏洞

  【作者简介】

  子川,江苏南京人,诗人、江苏作家协会理事、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江苏省中华诗学研究会副会长,苏州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印溪书院山长。出版《总也走不出的凹地》《把你凿在石壁上》《子川诗抄》《背对时间》《虚拟的往事》《水边书》《咸苦的诗韵》等九本专著。主编《宁港诗选》《新诗十九首》《新诗的风景》《中韩诗人特刊》等诗歌作品与理论专著。作品被九十多种年选、选本选载、译成英、法、德、日、韩等国文字。曾获:江苏优秀文学编辑奖(1996)、第二届和第五届紫金山文学奖(2005、2014)、第三届汉语诗歌双年十佳奖(2011-2012)、第二届和第三届江苏文学评论奖(2012、2013)。出席第七届、八届、九届、十届中韩作家会议(2013-2016)、2014’中法诗歌节(2014)、中美新田园诗莫山学术研讨会(2017)、第一届中韩诗人会议(2017)。

  其书法作品曾入选多种书展,参加中日韩文人书画书艺展,南岸中外艺术家诗书画夏季展,为美英日韩等藏家与会所收藏。在《读者》《诗选刊》(下半月)《中国作家通讯》《台港文学选刊》《中国诗歌》《诗江南》《诗歌月刊》《延河》《作品》《西部》《文学报》《青春》《江南诗画院》等报刊,刊发书法专题或专版。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星辰文艺 子川;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