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文化娱乐

星辰文艺丨许艳文:诗十二首

文化娱乐|2018-11-08 10:25
星辰在线| 编辑:陈诗雨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三十六):许艳文

天气真好

(星辰拍客 贵贵/摄)

  秋天没把夜走完

  冬天接着走

  桂花、菊花、月季,余香袅袅

  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花

  敲响一个又一个清晨

  天气真好

  空中,落下一朵云

  阳光有点慵懒

  躺在草坪上,等待桃花的脚步

.

  风还在路上

  你穿过竹林的黄昏

  天很快会暗下来

  喧嚣,或许宁静

  我在想象你最初的模样

  你喜欢黑夜

  喜欢在黑夜眺望星星

  喜欢在黑夜思念一个人

  一个季节追一个季节

  一场约会赶一场约会

.

  后来,下雨了,起风了

  深夜,一颗心在痛过之后

  依然站起来,点燃墙上那盏灯

  一只鸽子掠过屋顶

  天又要亮了

  淌过最后的夜雾

  来年的春天

  你会不会选择播种

场面

(星辰拍客 辰龙文心/摄)

  眼前的湖

  是放大的场面

  放大到壮阔浩渺

  当然,也可以缩小

.

  无限缩小

  缩小到只剩一个字

  任何事物都可以放大或缩小

  黄昏,起风了

  我静坐一隅

  一棵树,遥望浅灰色天空

  一群蚂蚁排成长队

  我索性蹲下身子

  想看清

  每一只蚂蚁的表情

千年回眸

(星辰拍客 雪野/摄)

  那一场雨

  未能阻止你的脚步

  你走了,义无反顾

  不再回头

  我分明看见你忧郁的目光

  还有悲愤的泪水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哀痛

  一路奔跑

  想追上你的身影

  你却决然扑向汨罗江的怀抱

.

  我始终坚信

  你会转身

  转身来到我们身边

  是的,你终于回眸

  这一回眸,我们足足等了两千年啊

  你从汨罗江畔起身

  缓缓向我们走来

  脸上带着怡然的微笑

.

  我多想穿越到你的楚国

  采撷一束兰花香草

  你站在鲜花丛中

  听我们说今天的故事

  说当代中国人的梦想

  听着听着

  你宽宽袖子,说,上笔墨纸砚

  我要再写一首九歌

我不言语

(星辰拍客 洞庭仙子/摄)

  我很久没说话了

  是一种真正意义的说话

  我也知道风在向哪一个方向吹

  那些无法左右的事实

  只能够让我沉默、沉默

  风继续吹,雨开始下

  我想烧一壶老酒,写几行诗歌

  有一天风吹的伤口会发芽,会长绿叶

  会开出蓝色、紫色、红色的花

  我像一只倦鸟在屋顶上盘旋

  坠落,还是飞翔

  在命运之神面前,我不言语

一场暴雨

(星辰拍客 吴小兵/摄)

  一场暴雨,碰撞着风声

  听不清谁和谁在低语

  黄昏,也阴郁着脸逼近

.

  第一次在黑夜降临时忐忑不安

  命运之神或许掌控着命运

  我必须与之对峙,躲不开,逃不掉

.

  冬青叶的樟树林,离这还有些距离

  我试图像条鱼游过去,游到天亮……

.

  暴雨裹了夜幕,越发冷酷

  四周传来一阵又一阵犬吠

  多次想象,自己会成为路边那棵枯树

  但不是现在,至少不是今夜

.

  今夜,满眼都是陌生的面孔

  在暴雨冲刷中,变形、抽搐

  我必须要等,等一个晴朗的日子

  哪怕遇不上一个人,还是要等……

自己的战争

(星辰拍客 大河飞渡/摄)

  岁月,是一幅轴画

  在泛黄的旋律中展开

  我邀请你

  看一场前世今生的演出

  如果,降临一场冰雪

  你会不会把门关上

  如果,遭遇一次灾难

  你会不会仓促逃遁

.

  我为自己虚构过一场战争

  铁马冰河,沉沙折戟

  马上挥戈,马下冲锋

  我在寻找下一个突围的路口

  那时,我坐在风中

  听子弹掠过我的耳畔

  我飞快地打好明天的草稿

  希望自己的战争运筹帷幄

.

  我做将帅,也做逃兵

  我相信自己坚强,也怀疑自己怯弱

黄昏

(星辰拍客 斌戈戈/摄)

  黄昏,我揉碎一张又一张纸

  可我没办法揉碎天空

  仰望被屋顶切割出的一小块

  找不到适合我的颜色

  白色的苦楝花纷纷飘落

  我沉入井底

  楼房参差,一溜排列的窗口

  正将热烘烘的气浪喷吐

  我沉入海底

  曾经熟悉的那片樟林喧响着风声

  高山横在哪里

  飞鸟栖息何方

  黑夜眼看就要滚落到草地

  每个隐秘的角落都会颤响内心的自诉

  问路的人,站在幽暗的灯下

  或许害怕被夜幕困束

  而我,此刻正挂在悬崖

后山

(星辰拍客 牛流xc/摄)

  站在冷寂的后山

  我暂时忘记了时间

  或者,也忘记了自己

  我听见风的声音

  掠过那座褐色的木屋

  我随着风走进去

  试图寻访岁月留下的痕迹

  这个瞬间,山里分外宁静

  我需要这样安放一次自己

  犹如山间残留的野菊,山茶

  我惊讶这个冬天的寒冷

  竟然还没有侵袭到它们的身体

  也许,后山正在等待

  一场雪,一只鸟,一个人

呓语

(星辰拍客 蔚哥/摄)

  昨天与今天不一样

  昨天静止了

  今天会变,正在变

  明天兴许也会变,不可预测

  一只猫突然死去,毫无征兆

  瞬间,有片树叶飘落了

  如果今天还活着,那就要好好活着

  有人说,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

  敞开心肺做深呼吸

  多好的空气啊,廉价的空气

  何况还有阳光、花朵、温煦的风

  晚钟响起,夜鸟归巢

  湖面浩渺,漾出如水的月光

  坐在无人的深夜,沉静,沉静

  没有人知道

  我正在思考一个哲学命题

大山深处

(星辰拍客 众樱/摄)

  那年,大山深处

  你第一声啼哭划破寂静

  睁开眼睛

  母亲的微笑像秋天的红叶

  从此,在萧瑟的风中

  母亲的扁担

  一头担起山里的风雨

  一头担起儿女的人生

.

  扁担很短,路很长

  扁担很长,人生很短

  山溪,小船,风来雨急

  岁月漂泊,水一样流走

  你是否还会想起

  有一天你终于学会了小跑

  像只快乐的兔子

  从弯弯的山道跑出来

  站在高高的山岗

  回望故乡,母亲那根扁担

  寂寞地挂在墙上

  陌路

.

  走着走着

  道就岔开了

  一条朝北,一条朝南

  朝北的路走不到南方

  朝南的路也走不到北方

.

  桃花要开了,流水依旧

  北方,风景正好

  春天一首小令,平平,仄仄,平平

  催促着念旧的燕子,快快南飞

  轻寒中,燕子飞回南方

  路却留在原地

  或许,两条路有一天相交

  恐怕已是陌路

  面面相觑

  却忘了曾经的熟悉

夜已落下

(星辰拍客 长沙好好先生/摄)

  除了声音

  什么也看不到

  这样的时刻,我愿意潜入灯光

  在灯光里做梦

  梦见湖泊、芦苇、柳絮

  安静,华贵

  像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

.

  二十四节气,小雪走近

  纯净的白色将破开黑夜

  在静默中哀悼

  哀悼一棵树的死亡

  而另一棵树也已迟暮

.

  梅花在不远处站立

  陌生的你与我一样忐忑

  习惯沉默着相视

  等不到大雪降临

  我会在这个夜里披上寒衣

此刻,我在途中

(星辰拍客 ljs/摄)

  此刻,我在途中

  是一条熟悉的高速

  巴赫的音符,在车厢里跳来跳去

  从车窗望出去

  远山近黛,还有清澈的溪流

  当然,比溪流更吸引人的,是对溪流的想象

  想象一条小溪流经家门

  有可能会成为一幅画挂上墙壁

.

  我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

  一棵树闪过,随后又是一棵

  这些树我一定见过

  包括树上那扑腾扑腾起飞的鸟

.

  收音机在播报最近的天气预报

  七到十六摄氏度

  日子接近开花的季节

  不会再有风霜雨雪

  冬眠已经苏醒

  会不会在今晚扑在夜里怀里

.

  此刻,我正在途中

  希望与某一年的自己相遇

  

  【作者简介】


      许艳文,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演讲协会常务理事,湖南省大众语言艺术研究会顾问。主要从事中国戏曲研究,出版专著、合著多部。业余从事文学创作,有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散见于各文学报刊。有散文集《子夜独语》《沉在湖底的天堂》《记忆房间》《永恒在刹那间收藏》、中篇小说集《女人三城》、长篇小说《西风吟》、诗歌集《站在原地》公开出版发行。现居湖南长沙。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星辰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