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文化娱乐

星辰文艺|卢瑞龙:轻轻地掠过里耶

文化娱乐|2018-11-09 22:45
星辰在线| 编辑:陈诗雨

  今晨,驱车送行长至60公里外扶贫联系村所属的清水坪镇政府开会。

  会议既与我无关,又无熟人故地可访游,我便邀自己往镇对门的酉水河西岸的里耶小镇驶去。

  多次到过里耶。又见里耶。

  里耶是龙山县南端的一个小镇。土家族、苗族聚而居之。里耶为土家语“拖土”之意,因为土家先民由原始的渔猎转向农牧垦植以人力拖犁耕地而得名。

  小镇的东边,有一条由柳坪村至梅茶村的沿河防洪长堤。为2001年至2003年时段下游保靖县建碗米坡电站时所修筑。源出鄂西的酉水,由此入湘,在里耶这一派狭长的平坦开阔处,它收起汤汤,轻移柳步,显现出性情中清美的一面。长堤总有十来里长,蜿蜒妖娆,如一堵挡风的墙,可以让人睡上一些安稳的觉,做上一些安静的梦。

  小镇的中间,有一片明清古街区。在现代错列的建筑中间,它颜如形容姣好的女子,清丽着自己的清丽,总是让人有一分几分的心动。其间有中孚街、埠平街、万寿街、辟疆街、夹街、河街、景丰巷……断而复连,隐约绰约,出幽入深,曲而又折。

  小镇的西边,是一列如同睡着了的美人的山峦,名叫八面山。八面山为土家语“树木补”,意为祖先船。山势南北走向,长40多公里,最宽处7公里多。为湘渝边界的天然屏障。最高海拔1400多米,雄奇险峻。山顶上为50多平方公里的台地,其间的村寨多以刀和营命名。在36刀与48营里,神出鬼没的土匪,曾留下多少的抢掠杀戳。而山巅上,一直飘荡着硝烟与烽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47军141师的兄弟们,在1950年1月,攻下了无路可登攀的接天的燕子洞,聚歼匪徒4千之众。他们的热血和生命,换来了山民庄严而幸福的生活。山顶上,岁岁年年,金银花和杜鹃漫山遍野恣意绽放;牛羊安祥地吃食青草,一坡铃声叮当,一岭铃声清脆;一朵又一朵风筝,在湛蓝的天空,幸福而自由地飞翔、轻唱。

  而现在,雾岚还正缠绕着长堤与八面山,目力所及,多是若隐若现的缥缈。又兼长堤在作一些修补,拒绝登临。于是,在古街区行走,便是唯一的恰好。

  一应的木质建筑,在封火墙的间隔里,无言地沉静。与它们握手,又或者是轻抚它们的脸庞。在两相的对视里,扑嗵嗵的心湖,漾起初恋时节的涟漪,红红的、润润的、酸酸的、甜甜的。长长的岁月里,最好的倾诉与聆听,就是建筑。所有的秘密,都深藏在每一块壁板与每一片瓦缝里。

(本文图片均为作者提供)

  而油炸食物的香味,是与风儿牵着手,从巷子的那头轻缓地走过来的。对于我迫不及待的表情,它们抿嘴而笑。而我,已顾不得斯文,在一个老婆婆的油粑粑摊前,我如饿狗扑食,收起了自己的文化还有穷讲究。当然,这不能全怪我,在远离乡关的一些山水里,常常,是我的乡愁从心里跳出来,在我的舌尖上,与那些熟悉亲切的味道一见钟情难舍难分。又有几家大姐在巷道两边的自家门口,做着团馓。这些在我小时候过年才会有的隆重举动,正热气腾腾、糯香馥郁地在这样平常的日子里生长。这让我不禁幸福地笑了一下。

  人家大多的一楼,被辟着了经营的门店。食品、衣物、用具、电器,林林总总琳琅满目。但店主是悠然的,或坐在店外的椅子上,双手抱头,双脚长伸,把自己打扮成很享受的模样;或相邻的三四个围在一起打纸牌,在起落的输赢里,没有一句的争吵。好像挣钱,只是慵懒的生活的附带,全然不必去费多少心力。

  北边一些,是古秦城遗址。2002的6月,3万6千多枚秦篇牍被考古挖掘出世。抹去泥土,抹去烟尘,秦王朝的容颜和性情,渐渐向世人露出一角、现出一端。而里耶,也在纷至沓来的络绎不绝的脚步与声音里,迎风招展,日益繁华、雍容。秦王朝立世15年,这是时光里的一霎一瞬,在日日的杀伐与征战里,这自然是一种短命。但是,它胜利的辉煌与荣光,描写了华夏最初的千辛万苦的统一。而其中的九九乘法口诀表,又让我们看见,我们的祖先,在人类的最先前处,是怎样聪明、快乐、精准地计算着岁月与生活。

  古街的沉静,也给了我一分沉静。我和自己两人,边走边看,一言不发。阳光也加入了我们,她从瓦背上与树枝叶缝间溜下来,笑意盈盈地与我们如影随形。在一些雕花的窗棂前或墙院的拐角处,我们同时停下来,作一些相关故事情节的猜想。在一处门庭下面洁静的石阶上,我坐下来,我在手机上,种下一些我喜欢的文字。他们伏在我的肩头,模样俊俏,目光温柔,呼吸均匀,乖巧安静。他们懂得我文字里富含的成分,比如:遇见、感念、牵挂、祝福、不甘、不弃。

2018年11月2日 写于保靖

  【作者简介】

  卢瑞龙,湘西人。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星辰文艺 卢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