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拍案惊奇

男子因10岁儿子患骨癌不堪重负 留遗书自缢(图)

拍案惊奇|2015-10-21 15:41
来源:广州日报 | 作者: | 编辑:黄琛

十岁的儿子

十岁的儿子

  这些遗书被她的大女儿杨云蒙折叠整齐,夹在一本黑色的笔记本中。林慧芳是不打算看了,她将心思全部放在了她和杨恭的儿子圳生(小名,真名隐去)身上,每天除了煲汤、煮饭等打理患骨肉瘤(俗称骨癌)儿子的日常生活,便是跑街道办、计生委等政府部门,试图解决圳生的户口问题。眼下,因为儿子即将出院调养,她又多一个找住所的任务— 原先在竹子林区域租的房子前后通风,圳生已经受不起风寒。

  杨云蒙倒是看过遗书,她也是最早接到噩耗的。现在,她与母亲林慧芳一样,也将全部身心投入到照顾弟弟中。两个人各有分工,遇事相互商量,就像一直生活在一起的默契母女。很难想象,在此之前,两人有近一年的时间未曾见面,也未通过电话。

  林慧芳和杨恭2012年离婚,两个小孩归杨恭抚养。这是一个矛盾重重的家庭,仿佛因为圳生患骨癌的事情再次重组,而杨恭的离世,则让围绕着他的整个家族前所未有地凝聚在一起。除了两个人被蒙在鼓里,一个是他80岁的母亲,一个是他十岁的儿子。

  噩耗

  杨云蒙是在学校接到消息的。那时将近午休时间,名某公司(杨恭生前供职的公司)的刘叔打来电话,说父亲上吊自杀了。杨云蒙眼泪随即流了下来,她没有怀疑消息的真实性,立即赶到了公司,同寝的室友帮她请了假。杨云蒙说,班主任知道自己弟弟患病的情况,能理解自己“经常有事”。

  赶到名某公司时,杨云蒙还是没能见到父亲。刘叔告诉她,父亲被送到龙岗的殡仪馆了,有点远,让她撑下去,要联系亲属,并将遗书转交给了她。遗书总共有五张纸,用的是名某公司的稿纸,按照自述原因、写给杨云蒙、写给林慧芳、写给苏超的顺序依次排好,其中,写给杨云蒙的有两张,而苏超则是杨恭在名某公司一起工作的同事。

  杨云蒙随后给母亲林慧芳及姑妈打了电话,林慧芳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不可能,她也没有信。杨云蒙的姑妈则立即从湖北赶了过来,当晚便到了深圳。第二天,杨恭的大哥二哥、二姐夫三姐夫、妹夫加上一个侄儿也相继赶到。直到这个时候,林慧芳才确信,离婚已经三年的前夫去世了。除了与杨恭结婚那次,这恐怕是她第二次见到这么多杨的亲戚聚在一起。

  最依赖父亲的圳生一直不知道这个消息。杨云蒙对弟弟撒了个谎,称父亲出去打工赚钱了,要等病好后才能见到,并借用父母吵架的事实让弟弟信以为真。

  杨恭与林慧芳2012年离婚后较少联络,2015年9月4日因为圳生患病又产生交集,都在医院忙圳生的事情,也就经常见面了。14日那天晚上,林慧芳又与杨恭吵了一架,还是因为筹钱治病的问题,一个是治疗费,一个是办户口需要钱,还有亲戚的欠款也是压在肩上。林慧芳说,之前与杨恭吵架他也是跑出去,但自己会跑回来,当时觉得他有点异常,但没有多想,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回来,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太不人道了”。

  户口

  杨恭留下的五份遗书将一切写得清清楚楚,他的死与任何人没关系,是“自己选择的路”。遗书中也写明了原因,圳生患重病,“没有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拖下去……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实在撑不住了。”杨云蒙确认了五份遗书皆为父亲的笔迹,她还表示,之前有次在医院看完弟弟与父亲一同坐公交车时,父亲曾对自己说过轻生的念头。

  杨云蒙说,父母离婚之后,是父亲在抚养自己与弟弟,彼时,自己还有一年多便将从技校毕业,而父亲的工资约万元,考虑到自己平常兼职不需要生活费,而毕业后又能工作补贴家用,父亲在与自己商量后,在大亚湾买了套70平米左右房子,后来考虑到离深圳市区更近点,又买了另外一套 90平米大小的房子,也在大亚湾,但因还贷压力过大,便将第一套房转手,孰料因位置不好,反倒亏了几万元。

  因为买这两套房子,杨恭欠了亲戚们17万元,林慧芳也一直耿耿于怀。林慧芳说,两人婚后一同来到深圳打拼,刚开始一无所有,买最便宜的菜,租最便宜的房,但杨恭后来为了离婚请了律师,离婚后还买了房,“在深圳离婚请律师要1万元呀!”不过,即便因转手第一套房亏了几万元,杨云蒙说,父亲的收入还是刚好够自己与弟弟上学及还贷款。但却没有料到,弟弟被检查出患有胫骨骨肉瘤,就像“电视里的情节在现实中遭遇了”。

  另一个无比现实的问题却摆在林慧芳的面前—“超生费”。因为没有深户,圳生无法申请医保,而没有医保,治疗费用成为杨恭与林慧芳两人难以承受之痛。林慧芳为此跑过多个部门,但办理入户手续需要计生证明,而开具计生证明则需要征收社会抚养费。

  户口是林慧芳难以逾越的门槛,至于为何超生,这似乎不是一个问题。杨恭共有三个姐姐、两个妹妹、两个哥哥,而他的这些兄弟姐妹中,大多数也都有两个以上的孩子,其中他的大哥有4个女儿、两个儿子,均已成年。杨恭的大哥说,在农村,那个年代,那个时候,大家都是这样。

  “解脱”

  杨恭在遗书中还特意嘱托17万元的债务,在给杨云蒙的遗书中,杨恭说,若圳生有不测,让杨云蒙卖掉房子,“帮我还一些债,都是买房子借的共17万元。”还写明了其兄弟姐妹所借的金额。在写给林慧芳的遗书中,杨恭除了提到要林慧芳照顾圳生外,也提到了17万元的债务,称“可以把房子卖掉”,在这封遗书的开头,杨恭还表达了对林慧芳的感情,“临走前请允许我再叫你一声我的好老婆”。

  遗书顺序中的最后一张是写给苏超的,苏超与杨恭此前均是名某公司布草房仅有的两名工作人员。在圳生患病时,因为公司允许杨恭有事可以提前离开去医院,所以苏超在工作上帮了他不少忙,杨恭在遗书中也提到了这点,称苏超是 “我的好兄弟”。而恰巧,正是他这名好兄弟最早发现在布草房杨恭出事。

  那是15日的早上7点多,苏超上班时打开布草房的门,发现了机器有挪动的痕迹,过去查看时,却看到了悲剧一幕。苏超说,当时还有另一名抄表的工作人员,但他没有发现。“人是个好人,就是心胸有点窄,”苏超说。目前,他已经从名某公司辞职。记者昨日在布草房看到,已经有新的两名工作人员在清洁整理布草,布草房内机器轰鸣,潮湿闷热,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很多人已经不敢进布草房了。

  “这里是我熟悉的地方。”10月14日晚上至15日早上之间的某个时间点,杨恭带着“如刀割”般的心情,在布草房写下了遗书,他在遗书中一再表达对儿子的不舍,嘱托女儿及前妻照顾孩子,但也表示,因为无法接受圳生患重病的事实,离开人世“是个人身心的解脱”,并选择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终结此生。

  在这段像是写完所有遗书后又补充的话中,杨恭写道:“对不起,我本来想在外面,但实在下不了手,这里是我熟悉的地方。”

  (注:为保护隐私,文中除了“圳生”这个小名,其余姓名和公司名称都作了必要的处理。)

  现状

  费用仍需十万元以上

  期盼入户有解决渠道

  林慧芳表示,前夫与自己的公司也有为圳生治病募捐,约有五万元;自己又从老家找亲戚借的约有20万元,用了约5万元;而主治医生表示,完整治疗的费用在30万元至40万元左右,目前治疗费用缺口在十万元以上。

  昨日,福田香蜜湖街道办计生部门表示,十分同情其家庭遭遇,但无法为其办理计划生育证明,已就其家庭困难情况向相关部门反映,街道社会事务科受理了其临时救助申请,按最高标准给予其6000元的一次性临时救助。香蜜湖街道办还表示,对于住所问题,无法为其提供住所,已将有关资料提供给深圳狮子会鹏城服务队寻求社会帮助,目前狮子会已经表示决定向其提供救助。

  林慧芳还表示,希望圳生的户口问题能有合适的解决渠道,此外,再过一周就将出院几天调整,也暂无合适的供三人住的住所。

标签:骨癌 不堪重负;自缢
版权声明(点击进入)
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未经权利人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星辰在线”或“来源:星辰在线-长沙晚报”。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来源:星辰在线”或“星辰在线-长沙晚报”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敬请立即通知我们,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明,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
联系方式: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0731-82205980 传真:0731-82205938
附: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长沙晚报》、《星辰在线》、《星沙时报》、《壹早报》、《知识博览报》、《浏阳日报》、《学生·家长·社会》、《晚报文萃》、《掌上长沙》、《长沙晚报手机报》。
关于我们 | 集团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网上投稿 | 星辰邮箱 | 人才招聘
全国新闻记者证管理及核验网络系统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新闻热线:18907496114 广告热线:18907496588 本网举报电话:0731-8220598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 B2-2010006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湘网文[2014]0251-002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湘)字004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湘)字第001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