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拍案惊奇

婚恋平台乱象:女性可注册男士身份 私信含色情信息

拍案惊奇|2017-05-26 11:48
来源:法制日报 | 作者:记者 赵丽 实习生 刘雪妍 | 编辑:乐先文

点击进入下一页
制图/高岳

  调查动机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举办新闻发布会,介绍《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有关情况。会上,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贺军科指出,要协调和推动政府有关部门,规范婚姻介绍和婚姻服务这一类的事项,打击婚恋介绍方面的一些虚假欺骗行为。

  近年来,婚姻介绍服务向互联网转移,婚恋网站、App大量出现。与此同时,不断有人发现,这些婚恋网站、App并不靠谱,有的甚至出现了欺骗行为。网络婚姻介绍市场究竟是一个什么状态?《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花1万元在婚恋网上买了个会员,你说我是不是已经疯了?”

  坐在记者面前的卢雅一脸无奈。

  今年29岁的卢雅是四川人,作为“北漂”一族也算顺风顺水,唯一让父母操心的便是婚恋问题。

  “被家里各种催婚,结果昏了头,把婚恋网站当成了‘救命稻草’。”卢雅说,她实在是被家里人催得没有办法才作出如此选择,但依旧被不少朋友鄙视。“身边的朋友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怎么能信任婚恋网站’”。

  婚恋网站能信任吗?《法制日报》记者就此发起了网络问卷调查,在100名被调查者中,有超过六成网友因为“怕上当而不敢注册”,约有四成网友表示“通过婚恋网站找另一半”不靠谱。

  婚恋网站为何不靠谱?参与网络问卷调查的网友认为,“私人信息泄露”“交友信息不实”是主要原因。

  婚恋网站平台真如洪水猛兽吗?

  交钱才是“硬道理”

  在婚恋交友网站上,记者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钱”。

  记者以26岁女性的身份在某大型婚恋网站注册成功后,在连个人基本信息都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很短时间内就收到5封私信,显示有对方的照片、所在地区、年龄、身高及收入等基本信息。不过,当记者点击信息进一步浏览时,页面突然跳转充值窗口。也就是说,如果不充值成为会员,就无法给对方打招呼或发私信,更无法使用其他功能。

  “不少婚恋网站都是会员制,比如12个月团购价298元。虽然是免费注册,但要看到平台上异性给你发的信件就需要贴邮票,这需要充值成为会员才行。”卢雅说。

  刚充值成为会员时,卢雅还充满期待,但她慢慢发现,很难收到高质量的异性来信。这两天,已快半年没登录自己账号的卢雅发现,她收到了150多封信件。“这些信件要么是群发的,要么就是诱使你续买会员的,我已不抱什么期望了。”卢雅无奈地说。

  在另一家婚恋网站,记者发现,用户只需要填写手机号就可以完成初期注册,填写年龄、身高、地区等基本信息,并且上传照片。记者选取一张网络图片作为自己的照片上传,顺利通过验证。

  在注册这家网站的第二天,记者就接到网站客服打来的电话,对方提出约个合适的时间见面,因为“作为上市公司,这些肯定都是要转到线下服务的”。

  在通电话的过程中,客服一直表示这家网站服务好,并让记者购买线下服务。“服务期一般是半年或一年,签半年的居多。像你这个年龄(记者以26岁女性注册),最低是7000元半年。只要你的服务期在,我都会按照你的要求安排你和男士见面。第一次见面是在我们公司,我们会给你们提供谈话间。”客服说,“买3个月是5000元,还不如半年7000元呢,这是最低的了,因为启动服务就需要一定时间。现在超大城市中人和人之间都比较隔离,接触的机会也比较少,我们的客户资源都比较好,工作都很不错。”

  “你也不用对比了,除了我们网站,其他网站都比我们贵,有的网站3个月的费用都已经18800元了。”客服说。

  “服务期是怎么评定的?期间会保证介绍多少人吗?保证成功吗?不成功怎么办?”面对记者的提问,客服表示因为时间长了,人会有懈怠心理,到这里征婚交友的会员,4个月的时间绰绰有余,“我们会根据你们双方的条件先匹配,然后全程回访并辅导感情,不合适会一直帮忙介绍,直到成功为止”。

  当记者提出能否先看合同时,客服表示“先交款才能看合同”,并称“向来都是这么规定的,不会有问题的”。

  记者在另一家婚恋网站注册后收到一封私信,私信的基本信息显示,发信方高大帅气,月收入两万元以上,居住在和记者所选择地区一致的地方。对方提出的问题是“我应酬的时候会喝酒,不过平时不喝,你能接受吗”?记者写下一段话点击“回复”,页面却跳出一个对话框——“您和TA还没有打通联系,不能直接互动回应,会员试用服务每月30元,可免费与8位异性打通联系,可获得200金豆,可获得专属身份标识”。

  在一家宣传自己为“大型高端婚恋平台”的婚恋网站,刚进入网站,就有在线客服很“热情”地上来询问。

  在简单说明情况后,记者与所谓的“红娘老师”进行了电话交谈。“红娘”在详细询问家庭状况,包括父母工作、籍贯、家中几口人后,又简单询问了意向中男士的职业、收入、身高等情况,提到自己手中的资源都很优质,很多都是英美留学回来的硕士博士,也都有房有车。

  同时,“红娘”向记者强调,“我们不是慈善机构,所以这个服务肯定是收费的,费用的情况是按照你的需求难易程度来进行,一共八个等级,看你认可哪个等级以及经济承受能力等。半年15000元是最低的等级,基本上每周都会有合适的介绍给你,而且我说的这个时间是不算你和男士的交往期的”。

  记者表示家在外地且父母都是高中老师,对方直接说:“那还得看你父母的性格是不是比较开明,当老师的父母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元吧,家庭情况一般,能不能拿出这些钱给你找对象呢?好好考虑一下,要是没有这个经济能力的话,那就算了呗,大家彼此也就不打扰了”。

  “实名制”形同虚设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大型婚恋网站几乎都要求“实名制”,但操作下来却几乎是形同虚设。

  在一家知名婚恋网站,查看对方照片的前提是用户要上传一张真实照片作为头像,不过因为没有其他审核方式,所以记者上传了一张网络图片也通过了验证。

  在另一家知名婚恋网站,用户填写性别、生日、地区、婚姻状况完成初期注册,由于没有更加细化的监督措施,真实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可以选择性填写。

  记者实际操作发现,在某知名婚恋网站,只需提交一个邮箱号码,一分钟就能完成注册,身高、学历、薪资等信息均可随意填写。

  在一家以“实名制”为宣传语的婚恋网站,记者注册过程完全不需要提供身份证等相关信息,只需填写一些基本信息就可成功注册。记者在填写时,除了性别和邮箱外,其他的信息均与实际不符,但从未接到验证身份的信息或电话。

  除此之外,在月薪和职业上,有很多自称高薪、事业稳定上升的男性,可有受访者向记者表示,这些人“接触下来根本不值得推敲”,还有些人隐瞒婚姻情况。

  卢雅告诉记者,她在某相亲网认识了1名男士,“加微信聊了3天左右就明显感到他对我有好感,他还想约我出来见面。我是从事互联网工作的,所以习惯性地利用网络鉴别陌生人的真伪。通过他提供的一些信息,我发现他已经有女朋友了,相亲网上的资料全是假的”。

  有了一次上当受骗的经历,卢雅对于在婚恋网站上相识的男子格外警惕。近期,卢雅在一家婚恋网站上认识1名男士,对方主动邀请她出来见面。然而,第一次见面,这名男士就对她动手动脚。

  “网站上的个人资料,真实性有待考证,尤其是大平台里面更容易涌入花托、饭托、酒托,各种角色都可能借机分一杯羹,不审核带来的隐患很多。网站所谓的匹配度不可靠,毕竟数据可以造假,而且一堆资料又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又没有什么实名审核机制,婚恋网站上真的有各种不靠谱。”卢雅说,所谓的“线下红娘”,一般都需要大量的中介费用,感觉都还不如人民公园的相亲靠谱。

  顾某曾经在一家婚恋网站工作过,他告诉记者,“在婚恋网站上,不论男女,他们的资料都有水分。而且,因为各种‘托’的存在,女性资料的水分要比男性大很多”。

  有的App毫无底线

  婚恋网站有诸多不靠谱,打着婚恋交友名义的各类App也好不到哪去。

  记者在App Store上选择了一款评分较高的App。下载安装完成后,记者以男性身份注册通过,打开页面均是异性基本资料。不过,要想查看这些交友对象的手机号、微信号、QQ号,用户必须先花50元成为“尊贵VIP”。

  在记者浏览进入的十余个类似的婚恋App中,几乎都打着实名认证的旗号,但几乎都没有起到实质性作用。记者用虚构的性别、网上下载的照片等信息都可以注册成功。

  此外,记者用男性身份登录一款App,填写年龄、身高、职业、收入、兴趣等基本信息后进入主页,立刻就收到6条“附近的人”发来的私信,都是头像很好看的女生,消息也大多为语音消息,内容既有“你好呀,很高兴认识你”“你是哪里人呀?我在北京好多年了,想要找个可以和我一直走下去的”“我想要找一份永久的温存,想要一个网上的恋人”等,也有“你是一个人吗”“寂寞吗”“有空和我聊聊呗,我现在没事做好寂寞哦”……

  如果要回复这些消息,用户就需要充值。这款App上的价格是:30天68元、90天128元。只有充值才可以和对方无限畅聊,否则只能接收不能回复。在记者还没熟悉软件的几分钟之内,各种信息不停地发进来,其中1名用户接连发了10条消息,称自己“长相和身材都不错,可以进行视频验证”。在充值 68元后,记者给这名用户发了几条消息,却迟迟没有收到回复。与此同时,也没有私信发来。

  记者使用多个婚恋交友App发现,这些软件有一个共同特点:在没有充值前,大量私信涌入,使用者会产生“有很多美女对自己感兴趣,急切地想要与自己交流”的感觉。然而,充值之后,用户便“门前冷落车马稀”,主动上前搭讪的人没有那么多了。

  不过,在注册这些婚恋交友App一天后,记者收到了越来越多的露骨消息,有的甚至不堪入目。

标签:婚恋 平台;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