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河 一泓碧水一路美景(美丽中国·我们的母亲河②)

央媒看长沙 | 2023-01-16 09:52:18
星辰在线 | 编辑:李冰清

  原标题:修复水生态环境、推动城乡共同发展,湖南长沙——浏阳河 一泓碧水一路美景(美丽中国·我们的母亲河②)

  大、小溪河及浏阳河沿线,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带规划示意图。

  长沙市水利局供图

  浏阳河浏阳城区段。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供图

  核心阅读

  浏阳河是湘江的重要支流,上世纪80年代起,因工业污染和过度开发曾出现一系列生态环境问题。近年来,湖南长沙推进浏阳河流域综合治理,涵养源头活水、严格落实河长制、形成多方合力,守护这条当地母亲河清水长流。

  星辰在线1月16日讯 据(人民日报 记者 吴齐强 孙超)报道

      “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几十里水路到湘江……”

  伴随着熟悉的旋律,逶迤秀美的大溪河与小溪河从湘赣边的大围山流淌而出。溪水在湖南长沙浏阳市高坪镇双江口交汇后,称为浏阳河,继续蜿蜒前进200多公里,在长沙市开福区北辰三角洲缓缓汇入湘江。

  浏阳河是哺育长沙人民的母亲河。浏阳河流域,有静谧的自然保护区,也有繁忙的工业区,还是城市排污的主要受纳水体。近年来,长沙推进浏阳河流域综合治理,母亲河保护成效显著。2020年,浏阳河通过全国示范河湖建设验收。

  “浏阳河好,我们生活才更好”

  大围山北麓,沿着泉声而行,只见一泓清水顺着山涧的裂缝,流过青草和灌木,涌入竹制的管道,进入浏阳市大围山镇鲁承英家——浏河源村社前组1号。

  这里,便是当地人所说的“浏河源头第一户”。

  几年前,游客们来到这里取水、野炊、露营……甚至还有人看中了这里的民宿、农家乐的开发价值,出高价求购这栋看上去略显简陋的两层老屋。看到游客们开着车,装着大桶小桶来取水,鲁承英才知道,自己喝了一辈子的泉水,原来是个宝贝。

  为了守护这一溪好水,鲁承英积极响应护河号召,从事力所能及的清理工作。

  整个大围山北麓,有十几条小溪汇成大溪河,最终汇入浏阳河。81岁的鲁承英老人并非孤独的守护者。大围山镇常态化开展水库及主要河段“净河清滩”行动,浏河源村颁布了村规民约,严格禁伐、禁捕,如今村子没有一家加工厂,旅游开发也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基础上进行。

  2017年4月,浏阳开始推行河长制,同时设立民间河长,配合相关工作。2018年,在一家种植合作社担任技术员的钟龙枧入选第一批民间河长,负责大溪河上游2800多米河道的巡河工作。钟龙枧平时沿河清理河道、捡拾垃圾,遇到有人偷捕、偷排,还在“河长群”呼叫相关工作人员前来执法。污染少了,合作社种植基地的蔬菜品质更高了,放到市场上,打出浏河源头的品牌,一直是供不应求。

  “浏阳河好,我们生活才更好。”钟龙枧说。如今,浏阳河沿岸形成了千余名县、乡、村三级河长与民间河长相互配合的治理体系。当地推行河长制以来,浏阳河浏阳段出境断面Ⅱ类水质达标率由2017年的8%提升至目前的100%。

  因水施策,带动沿线乡村环境改善

  实际上,浏阳河的河湾数不清,一座座村庄就倚靠在一道道河湾之畔。浏阳市达浒镇中洲岛,正位于其中的一道湾,湾畔的村庄有个美丽的名字——书香村。村中心,一口生态水塘波光粼粼,岸边翠绿丛生。

  “一年前,这里还是一口废弃的黑臭水塘。”达浒镇镇长李博涵说,之所以形成黑臭水体,除了周边的生活污水、种植养殖尾水汇入之外,没有源头活水也是重要原因。“过去,河流在村庄自然形成河网、水系,相互连通。”书香村党总支书记卢俊红说,但由于开塘养鱼、沟渠失修等原因,过去的沟渠水系变得淤塞。

  村庄的水生态遭到破坏,反过来又成为浏阳河的污染源。污染问题因水而起,解决污染的方法也必须因水施策。

  人们打通附近的龙潭干渠引来活水,同时安装筒车提供动力,进一步加速水体流动。在池底,淤积多年的黑泥得到清理,新种植的水生植物进一步净化水质。以沟渠池塘为线索,书香村通过水系连通工程,串联起6个美丽屋场,绿色水电站、大溪河防汛通道、龙潭干渠主题码头等16个生态水利项目连点成线。

  如今,书香村建成了水文化展示馆和水文化园,自2021年10月建设“水美湘村”以来,共吸引游客5万余人次,为集体经济增收超25万元。

  水生态影响的,还有浏阳夏布第五代传承人谭智祥。

  夏布,又名苎麻布,常用于制作夏季衣料、蚊帐。“用弱碱性的浏阳河水漂染夏布,在河滩地上晾晒夏布,也是古法的一部分。”在高坪镇织了40多年夏布的谭智祥说,过去,因为浏阳河水质大不如前,用河水染夏布也中断了几十年。如今,治理之后的浏阳河水,又可以用来漂染了。“这已经成了发展夏布文创产业的一个经典体验项目。”谭智祥说。

  浏阳河蜿蜒入湘江,一路上“穿珠成链”,辐射带动沿线乡村的旅游休闲和经济发展。2021年,湖南围绕乡村振兴战略,以村(居)委会为单元、水为主线,开展农村水系综合整治与水生态保护治理,推进“河、湖、渠、塘、库”互连互通,打造了22个“水美湘村”,浏阳河也因此受益。

  系统治理,城市河流齐发展

  上世纪50年代,湖南省湘江文工团土改工作队来到浏阳河畔的东山古镇,创作了一部《双送粮》歌舞剧。脍炙人口的歌曲《浏阳河》,便是其中的一个唱段。如今的东山古镇,已成为长沙的高铁枢纽,京深、沪昆、渝厦3条高铁在此交会。

  东山街道下游不远处的花桥村,浏阳河汇入湘江前的最后一条支流圭塘河从这里汇入浏阳河。在圭塘河羽燕湖畔的共享图书馆,圭塘河第一批民间河长、年近花甲的章志标不时透过窗户眺望河段。他的身边,市民们安静地喝茶、看书,享受着冬日的惬意。“以前别说喝茶看书了,在河边走都要捂着鼻子。”章志标说。

  圭塘河流经长沙8个街(镇),沿途仅排水口就有100多个,流域治理涉及10多个部门。城市内河的“常见病”,治河容易遇到的“肠梗阻”,圭塘河一个也不落。

  为此,长沙市雨花区成立圭塘河流域综合治理指挥部,打破“九龙治水”格局。岸上,关停整改圭塘河沿线排污企业上百家,拆除违法建筑近300万平方米,119个排水口全部实现截污;水中,引入浏阳河水反向为圭塘河补水,增加生态流量,对下游河段采取全面清淤;地下,上游跳马片区地下干支管网全面改造,实现污水管网配套。

  经过不懈努力,2017年圭塘河黑臭水体全面消除,2020年年均水质首次达到Ⅲ类标准。近年来,浏阳河城区河段全面开展污水处理厂扩容提标工程建设,推进两岸堤防达标工程和风光带建设,原来人们避之不及的河边,成为市民读书、健身的热门场地。

  充满活力的浏阳河,总是能孕育出新的惊喜。

  鸭子铺,位于花桥村下游7公里,三面环水,被流经的浏阳河包裹着。2015年,鸭子铺拆迁完成,68岁的肖延福和老伴、儿孙在家门口合影留念。2019年,肖延福一家又回迁到鸭子铺,在同样的位置和角度,家里人又拍了一张全家福。只不过这次,镜头里的砖房、铁皮房,变成了“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的园区地标。

  2017年12月,经过3年多改造,在原先的城中村,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挂牌成立。据了解,2021年,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已聚集文创企业4286家,实现营收519.81亿元。

  如今,马栏山所倚靠的浏阳河,也从城中村的背景板,变为布局5G和创意经济产业的风景线。纵览城市中的浏阳河,一条碧水玉带,带动形成了美丽风光带、文旅产业带、制造业示范带。

点击进入频道

【来源:人民日报】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