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桥驿的“三色光谱”

省媒看长沙 | 2019-10-22 09:53:30
星辰在线 | 编辑:陈诗雨

  依托黑麋峰森林公园的珍贵资源,桥驿镇努力打造长沙城北幸福“后花园”。

  长沙市生活垃圾深度综合处理项目全貌。

  垃圾车开进卸料大厅。

  桥驿镇街景一角。

  (本版图片均由望城区桥驿镇人民政府提供)

  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位于长沙北郊,扼守着长沙北大门,有京广铁路从境内穿过,是长沙北上的第一处驿站。因驿站设在沙河桥头,故得名桥头驿,镇以驿得名。这里被评为“全国环境生态镇”,这是一个以绿色农家乐为特色的旅游休闲小镇,境内的黑麋峰森林公园更是长沙人周末休闲的好去处。除了黑麋峰,这里还有承担长沙全市垃圾处理重任的国内先进的生活垃圾深度综合处理(清洁焚烧)项目,和一个村走出七位烈士而闻名的红色资源……一同构成了美丽桥驿镇的三色光谱。

  透“绿”留客:

  打造长沙城北幸福“后花园”

  一眼望去,桥驿镇最美的颜色是“绿”。

  进入黑麋峰国家森林公园,但见群峰起伏,山势连绵,域内大大小小的山峰无以计数,柏油盘山公路宽敞平整,道路两侧,苍松、翠竹、古藤,不时从车窗两侧掠过。

  黑麋峰主峰高约590.5米,系长沙市近30公里内的第一高峰,不仅高于名山岳麓山,而且面积也是岳麓山的两倍。

  据《湖南地名辞典》载:“黑麋峰,旧名黑石峰,曾名洞阳山。”黑石峰是如今黑麋主峰。传说此峰在唐代时,称洞阳山,隶属道家三十六洞天之二十四洞天,八洞神仙之一的吕洞宾曾骑麋鹿至此山修道,并留下许多传说和故事,后人遂改洞阳山为黑麋峰。

  黑麋峰公园不仅拥有数量众多的自然景观,而且人文景观资源亦十分丰富。唐代高僧及草书名家怀素、著名诗人刘长卿,都曾在此留有墨迹或诗篇。黑麋峰上,智度寺、黑麋峰古刹、白云庵、青山庵等,虽因岁月沧桑,或遭劫数,但修葺后,很多至今仍屹立,香火不绝,声名远播。

  在黑麋峰森林公园之内,由于四周高山簇拥,中间盆地良多,溪流从四面八方汇聚而至,便极易形成峡谷平湖,为森林公园增添妩媚的姿色。其中著名的风景观光点,除了麋峰以东土地坳附近的仙麋湖、镜虚湖,更有麋峰西侧青山坳附近的潇湘天池,结明珠于崇山峻岭、悬崖峭壁之间,四周群山环抱,峰峦叠翠,高峡平湖,明澈如镜。蓝天白云倒映湖面,交相辉映,水天一色,观之秀美怡人,气象万千,令人陶醉。

  桥驿镇也对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进行了改造和利用。

  在山上,对黑麋峰国家AAAA旅游景区进行提质改造:加快国家级户外运动基地的建设,重点发展攀岩、绳降、户外野战训练、自行车速降等项目,瞄准国家、省级风景名胜区和国家地质公园目标,提质电厂大道,改造黑麋古寺并打造万亩禅茶园,建设文星古村民俗文化街,发展特色家庭旅馆和休闲度假山庄、露营基地,进一步打造风景名胜旅游区。

  在山下,充分挖掘自战国以来的千年古驿文化资源,围绕恢复、展现历史文化驿站脉络的理念,推进“名峰古驿”新型小城镇建设,在集镇老街立面改造和水利风景区、古驿古街古桥古遗址、现代汽车与火车驿站的保护与建设上下功夫,打造驿站文化之旅。

  结合“古驿文化、古村文曲星传说、古寺和谐共生”这三个文化焦点,用建筑、图案、景观、绿化、标志、农庄等元素演绎出移步换景的“名峰古驿”故事,逐步向世人展现“历史之驿、城市之驿、产业之驿、身心之驿”。

  “黑麋峰是桥驿最大的生态资源,在国土卫片整治越来越紧的形势下,怎么把绿色生态优势发挥好利用好,杨桥和黑麋峰村的旅游项目、民宿开发怎么脱颖而出,如何与周边的景点连点成线聚片,充分利用好黑麋峰的资源是旅游强镇打造美丽乡村的关键。”桥驿镇镇长郑文艺说。

  根据望城区“一群三园”发展理念,去年,桥驿镇持续推进黑麋峰国家森林公园整体开发。引入智能停车场管理系统,完成智慧景区一期、麋峰古道3D彩绘、芙蓉溪游步道延伸等工程,启动“福”字摩崖石刻工程,景区的设施功能不断完善。成功举办“元宵喜乐会”、桃花节、湖南自行车联赛、世界杯露营狂欢夜等赛事节庆活动,景区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持续提升。引进滑翔伞基地、山居半亩民宿等项目,有效带动周边30余名群众创业就业。2018年,景区累计接待游客14.8万余人次,同比增长38%。

  如今,黑麋峰上正在建设中的世界上最大的“福”字摩崖石刻、全国人气排名前列的滑翔伞项目早已成为游客心之向往的“打卡”景点。

  变“黑”为宝:

  蓝色科技留住一片青山绿水

  进去是“黑”黢黢的垃圾,出来却是家家户户用到的电能,桥驿镇的第二道颜色不简单。

  桥驿镇,承担着长沙市七区一县(含高新区)唯一的生活垃圾处理的重任,怎么既将垃圾有效处理,又保护好生态环境,笔者对这里进行了探访。

  与想象中的垃圾场不同,沿黑麋峰蜿蜒的山路行驶,一路逶迤起伏,苍翠欲滴。

  进入群山中,一个山谷跃然眼前。山谷中,冷却塔、烟囱、垃圾储坑、焚烧发电厂房等涂装不同颜色的建筑错落有致。位于望城区黑麋峰的这个清洁焚烧项目更像是躲在山中的一座秘密高科技现代化工厂。

  透过调控室的玻璃幕墙,只见一个巨大的机械手从垃圾储坑内将垃圾缓缓抓起,投进焚烧炉顶端,炉内高温迅速将垃圾烤干焚烧。奇妙的是,眼见如此巨型的垃圾池,在幕墙之外竟闻不到一点异味。

  “我们采用的关键设备、技术均具备全国一流水准,严格控制恶臭气体和烟气排放。拥有六条焚烧线,每天可处理5000多吨生活垃圾,日发电能力达200万度。”清洁焚烧项目运营单位浦湘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过去,长沙生活垃圾处理全部依靠填埋。而桥驿镇,则用大山般的情怀,默默地为整个城市的市容环境担当着、付出着。运行10多年年来,处理场的卫生填埋垃圾量已达2600万吨,填埋垃圾量正逼近限值。而且卫生填埋,虽然经过了无害化处理,仍不可避免会对周边环境带来一定影响。

  曾经,扑鼻的臭气让人望而却步,也让当地居民怨声载道。焚烧项目建成后,大部分垃圾进入密封厂区清洁燃烧,同时填埋场也进行了综合处理,山林掩映处的“垃圾场”变成了科技范儿十足的“工业区”。

  垃圾清洁焚烧不仅可把对周边环境的影响降低最低值,还能综合利用,变废为宝。炉渣能变成为行道砖、广场砖、透水砖等建筑材料,生活污水、渗滤液、浓缩液等污水全部可用于循环利用。

  洁焚烧项目运行一年多来,已经处理生活垃圾240余万吨,发电9亿多度,各项排放指标优于欧盟标准。

  与此同时,先进的物联网技术也为清洁焚烧项目添了光彩。长沙市在厂区建立了高科技智能化的固废工作监管平台,并和环保部门联网共享。对进场垃圾量、焚烧工况、烟气污染物排放指标进行实时监控 并实时公布监测数据。

  同时,为了让居民不再有疑虑,桥驿镇选聘了16位当地村民作为监督员,监督固废处理运营情况。一切公开透明,一旦有监督员发现问题,桥驿镇与项目有关负责人立刻上门查看并处理。

  为了减少公众对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误解,今年上半年,长沙市多次组织群众赴该项目参观运行中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完全没想到,工厂干净整洁,几乎没有臭味。”一位参与参观活动的桥驿镇沙田村村民说。

  目前,正在筹建固废处理场内污泥与生活垃圾清洁焚烧协同处置二期工程。项目建成后,将以“品质+、科技+、生态+”,打造垃圾处理“升级版”,并兼顾城市污泥处理。到那时全市生活垃圾将实现全量焚烧。从2021年开始,长沙固废处理场填埋区将逐步告别历史舞台,转化升级为全国一流的环保主题公园。

  此外,桥驿镇强力推进沙河的截污治污工作,保护青山绿水,落实河长制、湖长制,加强对沿线排污的监管,全面提质桥驿集镇和杨桥集镇污水处理厂管网建设,提速沙河流域截污治污项目建设进度,力争实现桥驿、杨桥、文星山庄核心区域实现污水全收集、全处理。持续抓好沙河“清四乱”、秸秆禁烧、烟花鞭炮禁燃等工作。启动桥驿镇垃圾中转站建设,在新一轮垃圾分类工作竞赛中创特点、当标杆。优先启动沙田重建地提质改造,推进禾丰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启动沙河以东片区生态修复工程,全力营造良好生态环境。

  让“红”更火:

  不忘初心加快乡村振兴样板建设

  桥驿镇还是一个“红色”资源汇聚之地。

  在桥驿镇洪家村,笔者来到了当年策动程潜、陈明仁起义,使长沙免于战火得以和平解放的秘密电台旧址。

  这是一座民国时期的民宅,如今已经被当地建设成了纪念馆。当时电台工作人员的住房和最初架设电台的偏房以及隐藏秘密电台的山洞保存完好。这里始建立于1949年5月底6月初,是中共中央上海局委派地下党员周竹安筹建,负责中共中央与程潜的直接联系,也是迄今唯一能见证湖南和平解放历程的地点。该电台工作站旧址于2011年列入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于2019年9月完成保护性修缮和简单的室内陈列设计。洪家村,这里就成了促成湖南和平解放的关键秘密电台所在之处。

  当然,红色的火种在这片土地上绝不偶然,离此不远的群力村一个村就出现了七位烈士:

  周炳文,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省委宣传委员会主任等职,带领工人斗争、从事农民运动、坚持地下工作,被捕后英勇就义。

  周应铭,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学生中开展革命活动时不幸被捕后牺牲;

  周绍生,1930年将一份重要文件送往长沙一个秘密联络点时被捕就义;

  周炎光,新中国成立初期负责湘江铜官、靖港一带的剿匪工作,被水匪报复牺牲;

  戴罗胜,1958年入伍,冒着雷电危险执行抢修任务时,被雷电击中牺牲;

  周国奇,1978年入伍,是一名优秀的机枪手,1979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易钦,生前系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长沙县大队三中队民警,巡逻时遇到翻下水塘的车辆,组织群众展开紧急救援时牺牲。

  为了不负先烈,更好地保护和利用镇上的红色资源,桥驿镇政府对周炳文故居进行了修缮,并将其改建为党小组活动阵地、红色教育基地,在屋外的广场上增设烈士墙绘,用身边的烈士事迹,广泛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精神教育,成为桥驿镇引导教育广大党员干部守初心、担使命的重要载体和教材。

  桥驿镇还启动了我党早期革命领导人周以栗故居的修缮。周以栗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长江局军事部长、中央代表、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1931年任主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代主任、苏区中央局委员、中共闽赣边工作委员会书记、红中社(新华社前身)第一任负责人、《红色中华》报主编、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和内务人民委员。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前,周以栗在送往上海治疗从江西于都出发途中,被敌人杀害,时年37岁。其故居位于桥驿镇民福村兰竹山组(丁家片),该故居原规模较大,土木结构,坐西南朝东北,占地面积300平方米,现存房屋4间,地表遗存有被拆毁部分房屋基址、柱础、石磨盘、石兑窝等,并组织人员对相关史料、文献和故事进行挖掘。

  如今,这样红色的血脉一路流淌至今,更在桥驿镇在乡村振兴样本建设中发挥了现代意义。如今的桥驿镇,继续高举红色火种,为桥驿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通过推行《十二带头、二十四不》,开展“五好”党员评定等,党员同志带头表率、积极作为;“支部五化”建设大力推进,基层党组织架构进一步调整优化;开展星级党小组评定,比学赶超氛围更加浓厚;紧抓思想政治教育,全体党员经严格轮训后,干事创业动力更加强劲;通过强化警示教育,加大监督执纪力度,党员同志纪律规矩意识不断增强,工作中更加注重守规矩、重程序、讲原则。

  一支信念强大的党员干部队伍,推动了桥驿镇经济建设稳步发展,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乡村振兴不断推进。

  今年以来,桥驿镇完成山塘清淤40口、渠道清淤6条、处险工程3处,完成青石河南路建设和绿化,完成X058(仙麋桥至上水库)、望城二中至双江口、巷复线、李家段至民福村、检桥至新祠堂等7.2公里农村公路提质改造。通过加强植树造林新增绿化面积2万平方米,在群力、白石、杨桥、黑麋峰等村完成15公里生物防火林带建设,提升了全镇防火阻隔能力。深入落实精准扶贫各项政策,坚持定期走访和长期帮扶制度,全面铺开精准扶贫产业项目建设,完成区级800万一般产业扶贫项目申报,完成教育扶贫申请184人。努力搞好各类社会保障,第一季度,累计发放低保五保救助金139万元,优抚金72万元,开展精神病人药物救助214人次,住院救助13人次,帮扶救助孤儿和困境儿童9人,高龄老人950人,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率达98%,缴费金额占应缴金额比例为103.81%,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率为98.5%。

  文明乡风亦与日俱增。2018年4月,洪家村成立红白理事会,在全村范围内全面推行移风易俗工作,同年6月23日支部书记代远母亲病逝,他即与亲友商议,贴出讣告:母亲丧事简办,一律禁止燃放烟花鞭炮,不送花圈,不摆宴席,除亲友外不受人礼,丧事完后有56个送了人礼的非亲友所送礼金予以退还。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党员的模范带领下,桥驿镇展现出了移风易俗新风貌。将治理婚丧事宜的大操大办、垃圾分类减量、关心关爱老人小孩及各种社会事务结合起来,大力宣传,将移风易俗及各方面的典型事例进行报道,村民口口相传,积极向榜样靠拢,社会风气有了极大的改变,村民们都说“移风易俗”抓得好,抓出了成效,村民也得到了实惠。

  现在,桥驿镇出现了“大事小办,小事不办”的文明节俭之风,清明扫墓也以鲜花取代了传统的纸钱香烛、烟花鞭炮,村民们都能自觉响应政府号召,各类酒席较之前减少60%-70%以上。

  “未来,我们将按照望城区委明确的‘生态涵养区’定位,紧盯打造千年古镇、红色沃土、生态福地、旅游胜境的宏伟目标,坚持稳定、发展两手抓两手硬,统筹协调推进经济发展、精准扶贫、污染防治、乡村振兴等工作,全力促进桥驿各项事业创新发展。”谈到桥驿镇的未来,镇党委书记毛斌说道。(熊远帆)

(点击进入频道)

【来源:湖南日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