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艺丨陈胸怀:文庙

国内新闻 | 2022-08-28 18:45:37
星辰在线 | 编辑:陈集祥

  南方的文庙,都建在水边。

文庙

  (一)

  这里与中原王朝,很远很远。要穿越八百里洞庭,越过三百座崇山,跨过上千公里急流险滩。

  沅水,湖南的第二大水系,躺在中国第二阶梯到第三阶梯的过渡带,南北狭长,东西狭窄,以群山紧迫的清水江为源,西岸㵲水、辰水、武水、酉水汇入,东岸渠水、巫水、溆水加盟,至黔阳(洪江)始称沅水,自西南,向东北,直奔洞庭。

  通俗的说,沅水是两山夹一水。水之阳,为武陵山脉,水之阴,为雪峰山脉。

  这条水路,是大西南的木材、特产流转之路。也是中原王朝通往云贵川的管辖之路。还是中原与大西南的文化之路。王昌龄流放黔阳,逆沅水而上,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有点豁达。王阳明贬谪龙场驿,耶溪有信从谁问,楚水无情只自流,走的就是这条路,有点心交力瘁。

  在干流与支流交汇的地方,是一些河谷平原和山间盆地,在云南叫坝子,这里称溪峒。溪峒适合居住,于是建村落,有王村、十八峒村之名。人多起来后,开始建城,有乾州、溪州等等。

  很久很久以前,历史还蒙蒙亮,最先来到大山深处的是群蛮和百濮,他们跋山涉水,在上游安营扎寨,自称“生活在被大山阻隔,被森林遮盖的人”。他们是侗族的先民,是真正的土著。

  传说时代,九黎部落蚩尤与炎黄部落联盟逐鹿中原,原始的吼声溅得天昏地暗。在一个月色很好地晚上,蚩尤没有俯首称臣,凭借一双大脚,率领部族踩过洞庭的泥滩,沅江的沙砾,一头扎进湘西、贵州的莽莽大山,他们以牛为图腾,成为是苗族、瑶族的先民。

  再后来,西北部巴蜀地区的先民也在北方部族的挤压下,翻过百万大山,向沅水流域长途迁徙,他们披荆斩棘,开山辟岭,在这里繁衍生息,成为土家族的先民。

  这样,以水为源,靠山而居,整个沅水流域,形成了上游㵲水、渠水以侗族为主;中游武水、辰水以苗族为主;中下游酉水以土家族为主的分布格局。恰如一部编年史,先来后到。

  全国55个少数民族,这里有30个。

  随着戍边、经商、发配等人口迁移,汉族和其他民族也进入沅水中上游地区。这样,在时间的累积下,沅水流域逐渐形成以汉、苗、侗、土家为主体,瑶、布衣、白、水、回、维吾尔等30多个民族聚居的大家庭,楚巫文化、巴蜀文化、侗壮文化以及中原文化相互交织,一部神秘的湘西大剧在此上演。

  (二)

  一座南长城,曾想把这里围住。

  自汉唐以降,中原王朝对少数民族聚居区,一直采取“土官治土民”的土司制度。将封号世袭给土司,治理当地百姓。比如唐、宋在少数民族地区设置的羁縻州府,土官首领世袭刺吏、知州。元朝后,以宣抚史、安抚史、千户、百户等官职封赠各族首领,以维护稳定。在溪州的崇山峻岭之中,彭氏土司坚持了八百年,才在雍正的改土归流中划上句号。

文庙

  山是湘西的筋骨。以牛为图腾的苗人,在自然条件极其恶劣的环境下,依靠着大山的庇护,吃苦耐劳,顽强的生活着。也正是大山的棱角给予了他们牛脾气,性格硬朗,这种硬气常常被中原王朝称为匪气。

  官占城,汉占坪,苗家撵在半天云。他们不断反抗,但力量实在太弱。朝廷兴兵镇压,幸亏有绵延起伏的大山给他们藏身之所。

  紫禁城万历皇帝的一个早朝,不知是谁,提议效法大明在北方修建长城抵挡鞑靼瓦剌的方法,同样在湘西修建一座长城。

  北起湘西古丈县的喜鹊营,南到贵州铜仁的亭子关,苗疆南长城就这样在北京的一个冬天决定了。南长城又叫苗疆边墙,在陡峭的山脊上绵延400里,风吹雨打到今天,走过了400年。

  自南向北,南长城由1300多座碉楼、屯卡、哨台、炮台、关厢等组成。城墙高3米,底宽2米,顶宽1米,全部用石块垒成。在上百个的碉楼关卡里,常年驻守着五六千官兵。

  城墙把生苗与熟苗分开,以防止生苗造事。所谓生苗,是未服从朝廷的苗族。所谓熟苗,是臣服朝廷的苗族。以此为界,也把苗汉分割开来,规定“苗不出境,汉不入峒”。禁止苗汉交往,以此孤立和征服苗族。

  我实在不愿将它称之为长城,因为长城是用来防御的,而南方苗疆边墙纯粹是为了围堵。

  (三)

  边墙内的苗人,没有屈服于绵延百里的城墙,却被一座文庙征服。

  “乾州,因二水绕洲、三陆横陈、状如乾卦而得名。”二水指万溶江、天星河,一江一河将这片土地分为三块,就像《易经》中的乾卦,这便是乾州。

  今天,人们不大记得乾州的名字,乾州建国后改名吉首,吉首就是乾城的苗语发音。苗族没有文字,但有代代相传的语言。

文庙

  “居楚西南,界连黔蜀”,乾州古城的入口北城门,用青石、糯米、石灰砌筑而成,高达22米,气势恢宏。“青石四角修方正,糯米石灰用秤称。码口搭接线缝好,千秋永固乾州城”。

  1070年,北宋在此建镇溪砦。明朝实行卫所制,建立镇溪千户所。正德八年(1513年)在此驻兵6000,乾州成为与凤凰镇筸、花垣老卫城并列的湘西三大军事重镇。清康熙朝在此屯田养勇,以图苗疆安定。嘉庆朝扩建乾州城防,建成城中有城、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就此奠定了今天乾州古城的基本格局。伴随着大规模的军队驻扎和移民进入,湘西才正式开始开办学馆,开启了汉文化的传播之路。

  乾州的文庙,建在万溶江边,听得见水声。

  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乾州开办厅学,但居无定所。雍正六年(1728年),沈元曾就任乾州同知,落轿下马之后,这位寒窗苦读的钱塘书生,准备参拜至圣先师孔子。但“三千烟户,八百兵房”的乾州,中原文化一片荒芜,连一张孔子的画像都没有。

  行走在坚固的城墙,看着脚步匆匆的兵勇,想到彪悍的民风,万溶江的夜晚,沈元曾就着昏黄的松油灯,以一个读书人的使命,欣然提笔,表奏朝廷:

文庙

  江山百代,武功如巍巍高山,刚毅威猛,捍卫王业;然文治乃如滔滔江水,浸润人心,是为基础。昔周文王以礼治国,八百年大周;汉武帝独尊儒术,内圣外王。今苗蛮荒野之地,民风彪悍,武功有余,文治不足,以致教化不力,皆因民不知圣人矣。故请修至圣先师大成文庙,以传中原王道之教化,图苗疆百世之宏图。

  庙学合一的乾州文庙于是在早春时候得到了北京的准奏。先有沈元曾“捐俸入之半,以为度地鸠工之费”而动工兴建,后有继任者乾隆朝张钟捐资崇圣祠,历时六年,文庙学宫建筑群基本竣工。后经历战火兵灾,嘉庆朝同知阎广居、道光朝同知邹萌楠、杨镇源不断重建、修缮,到今天,巍巍乎已历三百年。

  清代《乾州厅志》记载:“文庙在城东土垣内,大成殿五间,东西庵各三间,戟门三间,棂星门三间,泮池一区,圆拱桥一道,尊经阁一所,名宦祠一间,乡贤祠一间。”

  文庙中轴线上,前置照墙,两边分设黉门,左刻“道冠古今”,右写“德配天地”。步入黉门,有棂星门、泮池与状元桥,其后是大成门,左为名宦、右为乡贤两祠。穿过大成门,左右分别是暮鼓晨钟,正中为大成宝殿,东庑和西庑,丹桂两株于侧,院中条石直达月台,台前有五龙奉圣石雕,大成殿雕梁画栋,飞檐翘角,龙飞凤舞,拱棚藻井、撑拱雀替、柱础石墩十分考究。殿后即崇圣祠,左为明伦堂,右为学宫,数株桂树已是枝繁叶茂。

  至圣先师孔子端坐在大成殿上,两侧联曰:天下为公圣道孔彰人共奋,有教无类良师明伦士同尊。

  文庙,从兹开启蛮荒,教化一域。让千年乾州在风声、雨声、巫傩声、兵戈声之外,有了读书声、吟诵声、平和声。

  乾州,一座文庙足矣。

  (四)

  水边的文庙,有一股真气。

文庙

  成天混迹于田间地头的罗荣光走进文庙时已经九岁,他母亲让在跪在孔子像前发誓,学点东西,长大才有出息。罗荣光长得五大三粗,自此却熟读经书。成家后,参加湘军,一路征战,47岁时已是天津总兵。

  大沽口炮台,瞄准海上之敌,守卫京畿门户。他镇守有方,勤习操练,驻守20年,被誉为“天下第一海防”。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海波不平。67岁的罗荣光荣调新疆提督,本可一走了之,但面对魑魅魍魉的野蛮侵略,他不惜杀身成仁,誓死守卫炮台。他将侵略者的最后通牒踩在脚下,发出铮铮誓言——人在大沽在,地失血祭天!

  罗荣光将湘西大山养育的蛮性,文庙诵读出的血性,化作炮弹全部倾泻在怒涛之中,淋漓尽致的展现在1900年的中国上空。以血祭天,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民族正气之歌!

  从此,湘西的文庙,长出一股血性。

  1937年,宛平城卢沟桥的狮子遭遇劫难,日寇大规模犯我中华。前方将士以命相搏,一寸山河一寸血。虽丢城失地,但从未言弃。后方教育、经济不断内迁,用空间换时间,持久作战,以图将来。

  人在希望就在,教育在民族就在。安徽内迁湖南的中学,在第二年成立“安徽省立第一临时中学”,1939年改名为国立第八中学。乾州文庙在这时,挺身而出,共赴国难,收留了国立八中的初女部。刘君尧担任初女部主任,朱镕基总理的夫人劳安当时就是其中的一名学生。

  水边的文庙,本想以柔克刚,以文气化解蛮气。罗荣光之后的文庙,从墙角长出一股血性。而此时的文庙,硬是从石头缝里迸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慷慨悲歌之气——“我们当自强,努力努力,我们要凯旋可爱的故乡。前进前进,我们是复兴民族的曙光。”

  国立八中的校歌歌声从文庙飘出,飘荡在湘西的上空,萦绕在中华民族的上空——前进,前进,我们是复兴民族的曙光!

  八年后,扶桑试剑输一着,一纸降书出芷江。湘西,成为了中国抗战,以空间换时间、持久作战、人民战争的见证者与亲历者。而文庙,在最绝望的时候,从未让人放弃希望!

  夜深人静,半亩方塘传来董佬佬苍凉的歌,那是刘年的《与儿子说的几句话》。声音趁着月色,爬过城墙,顺着万溶江的流水,无声无息地飘落在乾州文庙的屋顶上。我坐在文庙大成殿的台阶上,分明听见石缝中飘出的声音——

  前进,前进,我们是复兴民族的曙光。

  【作者简介】

  陈胸怀,就职于湖南师大附中星沙实验学校。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