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二十八年的“长龙”深情

国内新闻 | 2022-09-04 08:35:34
星辰在线 | 编辑:李可欣

  星辰在线9月4日讯 据中国民族报消息 以前,到湘西就累了;现在,累了就到湘西!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道不尽以前到湘西山高路远的淡淡忧伤,说不完现在到湘西路畅人欢的深深喜爱。

  长沙市对口帮扶湘西州龙山县,也是从一条路开始的。这条帮扶路已经走了28年,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从1994年至2016年,是修路造城记;从2017年至2020年,是修路脱贫记;从2021年至今,是修路振兴记。阶段各不相同,却以“路”贯之。

  ▲视频:龙山县委常委、副县长,长沙市对口帮扶龙山县工作组组长赵雪峰讲述28年“长龙”深情。

  

  上世纪90年代初的龙山县城,面积很小,街道很窄,主要大街就是一条南北向的新建路,人们戏称为“肠子街”。

  帮扶龙山从哪里下手?就从建设县城入手,就从修路抓起。在长沙的支持下,1995年龙山县委、县政府提出“修建长沙路、打通南台堡、开发西门垅、再造个龙山城”。

  万事开头难。没有钱,没有人,没有设备,这条路怎么修?

  长沙路,长沙修!长沙“包技术、包施工、包混凝土工程资金”。1995年12月9日,小雨夹雪,长沙市政工程公司的87名干部职工,带着6卡车800余套施工设备昼夜兼程赶到龙山,打响修路“大会战”。1996年10月,一条长1385米、宽34米、双向六车道的长沙路胜利竣工,开启了“再造一座龙山城”的光荣梦想。

  随即,长沙出资派人深入龙山,历时4个月,全面修编龙山县城规划。城区规划面积由原来的4.8平方公里扩大到44.24平方公里,描绘出了今天龙山城的模样。

  修路、再修路、还修路!龙山县城从此开了“挂”。

  1998年提出“修建民族路、接通朝阳路、开发西门垅、繁荣龙山城”。翌年,民族路建成通车。1999年提出“延伸长沙路、开发磨盘寨、建设湘鄂路、拓展龙山城”。2001年,提出“新开入城口、延伸湘鄂路、开发土城坝,再拓龙山城”。2005年,长沙大桥竣工通车,实现跨江发展。2006年,岳麓大道建成通车。2014年,湘鄂情大桥建成通车,边区中心、龙凤同城、跨省协作的美好愿景变成了生活实景。

(龙山县城。图片来源:龙山县人民政府网站)

  面对龙山县城的巨变,一位从当地走出去的老领导饱含深情地说:“龙山县城以前是我最熟悉的地方,现在却变成我最不熟悉的地方。”

  你可知道,在这背后,凝结着多少牺牲和奉献?

  袁健康是第五任帮扶组长,2003年9月开建长沙大桥,他是指挥长。

  2004年的夏天,在长沙汇报完工作的袁健康心急如焚,驱车直奔医院。来到母亲的病床前,他没有叫醒昏睡中的母亲,只是用手摸了摸母亲的额头。他对妻子说,“请你多照顾妈,我得赶回龙山……”

  “和妈没说上话就要走?”妻子问道。“有什么事情比给妈治病还重要?”妻子急了。袁健康红着眼圈转身离开,空空的长廊上,“桥墩绝不能被冲垮了”的声音久久回响。

  大雨倾盆,一刻未停;汽车飞奔,一刻未停;跨过一桥又一桥,翻过一山又一山。“老杜,快点,再快点!”他一个劲地催司机开快些。

  12个小时后,已是深夜2点多,车子过了三十六道弯,到了兴隆街,工地就在眼前了。可是,意外在瞬间发生了:一只车轮在快速奔跑中飞走了,车子瞬间失去了控制,一头栽进路边内坎水沟。幸运的是,车子刚好被卡住,没有翻转,但袁健康头上还是被撞出一个大包。赶来帮忙的干部群众劝他到医院检查一下,但他挥挥手说“没得事”,登上另一台车直奔长沙大桥建设现场。

  此时,洪水直逼警戒线,但桥墩的围堰还没有完成。“人在桥在!”袁健康跳上施工的木拱上大吼一声,“共产党员跟我上!”他腰系绳索带头跳入洪水中当人墙,带领干部群众整整战斗了37个小时。围堰筑好了,桥墩保住了,他却累得睡在了桥头。

  

  历史的车轮走进2017年。龙山县还有11万群众要脱贫,任务异常艰巨。

  时任长沙市对口帮扶龙山县工作组组长贺代贵,用两个月时间跑遍各个乡镇,撰写了17页调研报告,提出“每个长沙区县、园区对口帮扶龙山一个乡镇”的建议。这份报告先后得到了省市主要领导的批示肯定。随后,一场全方位的对口帮扶拉开帷幕:帮扶主体从长沙市本级扩大到全市各层级,工作队从1个扩大到“1+17”,帮扶资金从每年3000万元扩大到2.2亿元。

  靛房镇有2.2万多人,其中土家族约占95%。贫困群众散居在大山的犄角旮旯里,水、电、路难以到位,教育医疗难以到位,脱贫工作怎么办?长沙市芙蓉区帮扶工作队实施易地搬迁安置工程,投入帮扶资金5000万余元建设集镇,修建牛栏坡安置小区,安置189户771人。为了使搬迁群众住得下、可就业、能脱贫,又提质改造了九年义务制学校,引进了惹巴妹扶贫车间,修建了凉亭桥、摆手堂、民俗博物馆、芙蓉文化广场,还投资980万元修建了芙蓉大道。如今,牛栏坡已经成为搬迁群众归属感满满、幸福感满满的新家园。

  像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我们把路修到了家门口、田间地头,实现了村村通公路、组组通公路。内溪乡五官村修通了产业路,把三个山头的柑橘园连成了一片。里耶镇比耳村把产业路修到了山顶,从此比耳脐橙告别了小背篓,直接装车远销他乡。咱果乡是养在深闺的美丽大森林,路修通后办起了首届桐花节,桐花寨美名一夜天下扬。新修了八面山最美悬崖公路,如今已经成为网红打卡路。

  既要修道路,也要谋出路。

  苗族姑娘叫吴添春,因为股骨头坏死,十余岁就离不开轮椅,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一度陷入绝望之中。长沙市天心区驻乡工作队多次上门看望鼓励,帮助她搞起了电商。没有启动资金,工作队支持;没有包装,工作队请人设计;没有场地,工作队协调;没有市场,工作队回天心区办起年货节……一系列帮扶让吴添春不久就脱了贫。去年,手术成功的她摆脱轮椅站起来了。她感激地说:“我富起来了,我站起来了,我的精神也站起来了!我还要带领乡亲们走上致富路。”

  土家族汉子叫向飞,自己身患鼻咽癌,母亲身患白血病,两个小孩面临失学危险。在工作队的大力支持下,他种起了羊肚菌。第一年种植失败后,别人都放弃了,只有他坚持下来。工作队请来农业大学的教授,解决了技术问题;帮他流转土地,解决了场地问题;帮他把羊肚菌送进长沙的机关食堂,解决了销路问题。如今,他盖起了两层砖房,两个小孩都上了高中,自己还学会了制种技术,搞起了种子输出和技术指导。

  我们修通的是路,联通的是情。路路相连的背后,是心心相通。

  帮扶队员周益巍的女儿、项亚威的儿子出生没多久,他们就奉命开赴龙山;第二任帮扶组长徐警觉母亲去世时,他在龙山来不及赶回去;湛果5个月没回家,再回家时孩子不认识他了,说“你是照片上的爸爸”;徐警觉、邓望、姚晓亮在下乡时摔断了腿,刘荣华摔伤了手,但他们依然坚守在一线。

  “妈,正在脱贫关键时期,我回不来。”董智平的母亲、妻子连续两年跑到洛塔来。“哦,你回不来啊?那我们来吧。”徐浩带着妻儿来扶贫的故事在长龙广为传扬。

  还有“龙山不脱贫,我们不脱钩”的王成刚、潘敏、胡鹏,他们都在龙山干了4年;还有“龙山脱了贫,我们不脱钩”的刘化祥、周洋,干完两年再干两年;还有甘永怀,从2017年至今已经在龙山干了6个年头,被誉为“甘心扎根龙山基层,永怀乡村振兴梦想”。

  三

  “帮扶一道同风雨,长龙何曾是两乡。我们为龙山做了一些实事,但龙山给予我们的更多。感恩龙山热情接纳了我们,让我们在这片热土上起舞、起跳、起飞!”正如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吴桂英所指出的,在对口帮扶过程中,我们锤炼了坚强党性,练就了过硬本领,树立了良好形象。

(7月3日,长沙市开福区对口帮扶援建龙山县内溪乡岩力村500亩蜜汁李成熟在即,共青团龙山县委组织青年为蜜汁李直播带货,助力乡村振兴、产业发展。 共青团龙山县委供图)

  第六任工作组组长陈志雄说,龙山的扶贫经历,是对灵魂和党性的一次洗礼,受益终身。潘敏说,“我用四年时间,在龙山读了一个扶贫本科”。在脱贫攻坚中,长沙市对口帮扶工作组等4个集体荣获党中央、国务院表彰。去年,长沙市又被评为全省对口帮扶先进单位。

  龙山人民感恩长沙,但我们更加感谢龙山!我们是亲人,更是家人,是土家大哥口中的“佬佬”,是苗家幺妹口中的“兄弟伙”。

  2020年2月,龙山成功脱贫,一举甩掉了千年穷帽子。从2021年起,长沙继续对口帮扶龙山,一起奔向乡村振兴的希望之路。

  28年来,长沙先后有210名帮扶队员在龙山洒下汗水。如今我们第十二届37名队员,接过前辈的接力棒,心怀助力龙山工业复兴、乡村振兴的光荣梦想,迈开步子走进了村村寨寨、扑下身子沉入了田间地头、甩开膀子干起了发展实事,在长沙办起了“长龙同飞公司”,探索飞地经济;在全县支持农业优势产业,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在县城兴建龙山长沙工业园,增强“造血”功能,其中对口帮扶资金4800万元兴修潇湘大道。这条路建成后,从高速口到高铁站只需要5分钟,将为龙山园区插上腾飞的翅膀。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龙山那畔行。”从岳麓山到八面山,从长沙路到潇湘大道,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从一条“肠子街”到“湘鄂渝边区中心城市”,长沙人民和龙山人民一直在路上,路路相连、心心相通,我们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向未来!

  (本文作者系龙山县委常委、副县长,长沙市对口帮扶龙山县工作组组长)

【来源:中国民族报】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