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艺丨邓皓:读方心田《焐暖》,守住心田里那亩田

绿色新闻 | 2019-04-14 11:05:56
星辰在线 | 编辑:乐先文

  周末闲逸,早上6点到8点,花两个小时,读方心田送我的书《焐暖》,算是读完,了了一个心愿。

(《焐暖》作者方心田。)

  书是去年心田邀我去烟台,给全国名师论坛讲课时送我的,书的品相已经很不好,我在烟台下榻的宾馆泡澡时,读心田的书,书不慎掉到浴缸里,我用吹风机吹干,还是从烟台带了回来。

(品相受损的《焐暖》封面。)

(作家方心田给本文作者邓皓的赠书签名。)

  一般人送我书,我是不要的,更不会花时间去读。心田已经残败的书,我从烟台带回来,就是为了我接过心田书时说的一句话:你的书我一定读完。

  心田是我在南昌工作时交下的兄弟。江西万年人,革命老区长大的孩子,后来一直守住做人的根本,做人和写字很实诚的一个人。

  认识心田,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心田那时在江西教育社,我在江西团省委《涉世之初》杂志社。他的单位在市中心八一广场不远,我的单位在赣江边的爱国路,隔几个周末,我们会聚一下,印象里,心田喜欢穿白色的确良衬衫,皮带系在腰间,脚上踏一双那种很散淡的塑料凉鞋,编辑的样子很充沛。而且心田普通话极不普通,还不妥胁着说南昌话,总之就是很文学青年的样子。那时与我们一起聚的,还有薛农基,王光忠,谢胜瑜,王一木,现在一个个都成就得不行。

  从烟台回来是去年8月的事,心田的书放我工作室书柜里,偶有翻读一二,不及完整,今早2个小时,终于读完。

  我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与心田见面,但我从不会胡诌着说:你的书看完了,以迓心田之好。我天生说不来谎话,学着讨人欢心的事别人乐此不疲,我做一次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觉得人品低下,我做不来这样。

  但今天,我可以跟心田说,你送我的书我读完了,读你书的时候,我又跟你的人,你的灵魂,见了无数次面。

  见字如面,真是读心田的书最真的感受。

  心田写的文章,切口都很小,随意拈来,他写自己看已故导演吴天明的电影《百鸟朝凤》,情绪伤感,我想到了电影发行人跪地哭求影片加档的事儿,我也是被这极不正常的新闻事件煽动到影院观影的那个人,他笔下再说电影里蓝玉和天鸣这两个人,我就从心田文字里画面重现,感受到心灵剜割的第二次疼痛;心田的《我的检讨书》,以民间流行的对本命年的思考,折射出一个质朴男人心地的良善和对生活的足惜,《盛夏的小蔬》,更是诉说了嬗变为城市人的一家子,对故园乡土的初心。

  ……

  这样的一本书,纵使在春意正浓的四月里读,心也要被焐暖的。

  焐暖这个词,我没用过,湖南人也不常用。

  我读心田的书,看到了一个孩提时的画面:大雪纷飞的一天,我坐在一盆炭火跟前,伸着小手,火光映红我手心,我内心酥甜,揉搓小手,那叫焐暖,也叫幸福!

  心田1968年生人,今年51岁了。

  心田现在是《教师博览》社长,还是江西财经大学的兼职硕导,但是,我的心里,心田亦是那个冬日烤火时,火光映红小手的幸福的万年小孩。

  2019-04-14长沙.南城

(作家方心田<左>与本文作者邓皓<右>在山东烟台合影。图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