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艺丨钟剑平:父亲,久病床前有孝子

绿色新闻 | 2019-08-13 17:07:29
星辰在线 | 编辑:丁虹

  父亲,久病床前有孝子

  ——记父亲卧床八年的日子

  钟剑平,石生文

  (图片由作者提供)

  父亲,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您已去了三年……忆当年,我与您相依相伴、不离不弃的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您遭绝了病魔的煎熬,我受尽了凄苦的折磨。在这段难忘的岁月里,从未扬过笑脸的我总是期冀着,您有朝一日奇迹出现。曾经,我无数次背对着病床上的您,强忍着泪水,而每次回过头来看见您时,仍是您那张惨白的脸。难道是一种不祥之兆吗?终然您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您人虽走了,但如山的父爱常在。

  父亲,2004年7月是您一生当中最不寻常的日子。您脑溢血突然发作,是在昏迷之中住进了湘西州人民医院的。在院里,您成为了头名重症号。我于急诊室门外焦急地等待,等待着医生的诊断结果。此时此刻,我急切的心是无人能会的。尤其是您呀!父亲!我不知等了多久,有位医生匆忙地走出来告诉我,说您病情严重,刻不容缓,急需做开颅手术。于是,在手术室门外,我又不知等了多少时辰啊!我生怕您这一躺下就永远起不来了。幸好手术途中没有任何您的消息。我想,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但我的心还是在焦急不堪,总是在胡思乱想。我仿佛看见您头颅血肉模糊,担心命悬一线的您能否撑得过那胆寒的手术刀。最终,我还是将您推进了重症监护室,才放了一口粗气。那时,我多想陪着您。可医生说,另有专人监护,家属不得入内。如有情况,医生会第一时间通知家属的。此时,身患糖尿病的母亲也赶来了。她看见您那缠满纱布和沾满鲜血的头部。她忍不住哭了起来,伤心之极的母亲哭得直不起身来。孩子长大了,他们成家了,应是您俩老的天伦之乐的时日,可您却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怎奈得母亲不伤心呢?想到这些,泪水禁不住模糊了我的双眼。那夜,在重症监护室的过道上,我和母亲在您门外守候了一宿,直到次日凌晨八点。后来,我们将您推到住院部七楼23号病房并看守您打点滴。医生刻意地叫我务必监护好您,惊醒您,不准您入睡,怕您一入睡之后就永远醒不了。傍晚时分,您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查房的医生特意叫我给您调换睡姿,帮助您血脉流通,还告诉我说,您可以进点流质性的食物,要不间断地给您搓手,揉腿,用热水抹脸和洗脚等等,我一一按医生的吩咐照办。第三天,我和母亲终于待到您双眼惺忪地睁开,这使得我们感到万分欣喜。然而,您却默不作声。但您的眼神告诉了我们:对于生命劫难的重生,您感激自己的亲人,感谢旷古的苍天!父亲,就在您住院的第八天,突然从远方传来了一个噩耗:您远在广州的女儿因癌症去世了。父亲,当您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时,您再度昏迷,不省人事。我们一家人揪着一颗沉痛的心陷入了绝望之中,正是屋漏偏遭连夜雨,行船又遇打头风。母亲已哭成了泪人儿,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人生莫大的悲哀啊!上苍喔!怎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十天之后,医生推诊的结论:说您年势已高,病瘫后成植物人的可能性最大。我与母亲再次强忍着内心的伤痛,并坚定着一个不屈的信念:您,一定会好起来的。紧接着第二天,我们就毅然决然地把您接回家中,置起了家庭病床。从此,您和我就开始步入艰难而又漫长的三千多个日日夜夜。

  (由星辰拍客 玲子玲子/摄)

  父亲,当年朝气蓬勃的您老远从广东北上,怀着一腔热血与豪迈之情来到这个荒蛮之地蕞尔之乡的大山深处—湘西,进行艰难卓绝地支边。您以铿锵的誓言和满腔的热忱写就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崇高品质,成为一段流金岁月的楷模,独标高际。成家之后,您崛起了男人应有的铁肩,担起家务,盘儿养女。对待儿女,您从未红过脸,除了亲切还是亲切。当您把儿女都送上大学时,您笑了,像孩子一样,那么的天真无邪呀!记得我五岁时,有一次随您上山砍柴,那正是青黄不接的荒月,我误食了山野毒泡,昏蹶了三天三夜。当时,您无时无刻地守候于我的身边,眼睛红湿,血丝布满。打那时起,我就深深地体会到父爱如山,父爱无边的其中含义。

  父亲,您知道吗?在您卧床的那些时日,在我依稀的梦里,我见到了我死去的姐姐。她不与我说话,只是双手合十,默默地为您祈祷,祈祷上苍的保佑啊!在梦里,我根本没想到,姐姐竟然是已故的亲人。父亲,我是您的长子,肩起家中的重担理应是我的责任。母亲有病,妻子除却上班外,还得照料孩子,二弟他又在异乡工作,如果要回来的话也是有回数的,三弟于江浙某生,更是相见时难别也难。至于给您翻身、洗背、搓手、抹脚、接屎倒尿,喂食和进水等等这些繁琐的细事全由妻子,母亲和我亲力亲为。就是这样我们日复一日地地坚守着,年复一年地侍候着,不知送走了多少日月晨昏,迎来了多少个春秋冬夏。又记得有一天,父亲,您为何暗然伤心流泪,目眦尽裂地瞪着天花板。煎熬了这么多年的您,也许深知病情的份量。我们喂食,您不吃,喂水,您不进。真是手足无措啊,如何是好呀!此时,也许您正心潮起伏,也许您正万念俱毁,而我们却概然不知。见您头上汗珠淋淋,母亲立即用湿热毛巾为您拭去脸上汗水和泪珠,又用木梳替您梳头,给您轻轻地锤背,慢慢地上下活动您的手关节,还给您剃须。这么一来,您的精神变得轻松多了。这种繁芜而又细琐的事,这么多年来我们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但愿日月星辰有知!在您厌食的时候,母亲不厌其烦地将米糊换成麦片,又将麦片换成米糊……只要您肯吃,母亲就开心,只要您吃得有味,母亲就无比满足。我们多么期盼您能有一天会直立行走呀!更记得,在一个雪花飘飞的冬日,母亲和我试将您扶下床走动,谁知您的双脚却无力向前挪动一步。其实,您已经竭尽全力了,也许母亲想到为您这么多年的努力,您却以此种方式回报。母亲悲恸不已,我也泪湿沾襟。不管怎样,我们依然不离不弃地坚守着一个信念,不厌其烦地尽我们所能重复做着那些烦琐的事情:翻身、洗背、搓手、抹脚、接屎倒尿、喂食和进水。又不知熬过了多少个花开花谢花又飞的季节,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父亲,您不仅奇迹般地站立了起来,而且还能扶墙壁行走。您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呀!您以坚强不屈的信念粉碎了医生植物人的判断。我与母亲喜极而泣了许久,许久……

  父亲,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与您相依相随;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与您相濡相沫;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曾有过亲人的多少期冀;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曾流过亲人的多少泪水呀!父亲呀父亲,最后,您还是扛不住无情的病魔,还是越不过命运的劫难。您最终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至今我还是想不通,八年,直至您临终时,我仍得不到您的一句话。人间事终难定。“子欲养而亲不待”只不过是一句千忏万悔的遗世贤文罢了。正所谓:生前不敬死方悔,玉言成典也枉然。

  (由星辰拍客 浩歌·/摄)

  父亲,在花针细雨的纷纷时节,清明扫墓,我为您赋诗一首,略表寸心之缅怀:

  无物可酬天地德,

  有心难报父母恩。

  音容已逝三年整,

  追远常怀孝儿心。

  父亲,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您已去了三年……

  2015年5月3日

     【作者简介

      钟剑平,吉首市市级作家,著有《文峰楼下是乾城》、《湘西老司城》、《相约大坡迎风也放歌》等等。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