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艺丨云盖山人:夜登麓山爱晚亭

绿色新闻 | 2019-10-09 14:24:28
星辰在线 | 编辑:陈诗雨

  今年的长沙从夏到秋一直炎热,幸快到重阳天气转凉。在重阳节前一天晚上,老伴知我每年重阳爱登岳麓山,已成习惯,便要我早点睡觉休息好,重阳节好登山。年近八十的我,因近段日子身体不适,就想服老,重阳呆在家里算了。老伴体贴关心表示赞成。

(爱晚亭。作者供图)

  第二天重阳节,老伴就没有安排登山的事,一上午,我便读起了写重阳的名古诗,想让自己沉醉在古人过重阳节的诗意之中。谁想越读越伤感,尽是过重阳的悲愁!诸如(唐)王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唐)杜牧“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宋)苏轼“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悲”、(宋)李清照“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元)关汉卿“冷清清暮秋时候,衰柳寒蝉一片愁!”或叙写羁旅他乡的孤寂清冷,或叙写伤时忧国的凄怆痛楚,或倾吐落拓失意的抑郁苦闷,或抒发获罪被贬的万端感慨。感觉这过重阳节自古就难得高兴起来,合了我今日年迈不适难登山的心境,越发觉得心里不舒服,浑身没劲,感叹岁月无情。

  吃过中饭午休后,懒得起床还唉声叹气。老伴听到后忙问有什么事不愉快,我告诉她是读了这些古诗的原故,老伴马上笑话我了,说现在是新时代,何必受古人的影响哩!她提醒我,你不是敬佩毛泽东吗,他那首“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的诗词,你不记得了!那可没有悲伤,你翻出来好好读读吧!

  经老伴一提醒,不要去翻书,在我头脑里马上就出现了:“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这是毛泽东1929年10月11日重阳节写的一首词《采桑子·重阳》。毛泽东面对秋日里漫山遍野盛开的菊花,挥笔写下了这首乐观豪放的《采桑子·重阳》,以其雄伟壮阔的胸怀和跨越时间的艺术感染力,高唱出了这千古绝唱,教会我们看人生、看世界,看通透、看达观……

  重温这首《采桑子.重阳》浑身马上来劲,立刻决定“今又重阳”必登岳麓山,特别要登毛泽东喜爱的爱晚亭。虽然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当我打电话相邀好友老弟,比我小两岁,已七十五岁的畅祥时,他马上响应,我们同是退休公务员,真是志同趣合。我们俩居住相隔较远,又都不想麻烦儿女动用自驾车,就都由老妻相伴乘公交车直奔岳麓山。这一路还要转车几次,都经过了近两小时,才在岳麓山下湖南大学高竖毛泽东塑像的东方红广场会合。此时已是傍晚,但我们都开心快乐。在进岳麓山途经的商业街购买了锅饺、糕饼、水果等食品,然后兴冲冲登山。

  我们一路登山一路谈起了古人过重阳的诗词,居然都有同感,都对毛泽东的《采桑子.重阳》十分佩服。进山后不久天已断黑,这登山路上,虽然路灯稀少,环境阴暗,登山的人还不少,特别多的是青年恋人,有说有笑、亲亲爱爱,好是浪漫!我们这四老也同他们一样,有说有笑,浪漫开心。当登上爱晚亭,我们没有埋怨此亭没有一点灯光,而是高兴地亮起手机手电光,围坐在亭中石桌旁,欢乐地吃起了自备的晚餐。边吃边欢笑说,今日重阳重晚情,在爱晚亭过了一个非常开心快乐的重阳节。我也没有了身体不舒服的感觉了,真是人若乐观百事无忧,一切皆顺!这欢快的情景和大家动情的话语激起了我写诗的灵感,即兴写了这首诗:《今又重阳欣夜登麓山爱晚亭》。

重阳爱晚重晩情,

志趣相同一路行。

四老顽童真浪漫,

夜登麓山爱晚亭。

  【作者简介

  云盖山人,老一辈新闻人,当过记者、编辑,一直在市级党委和政协部门从事宣传工作。今年七十七岁。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