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理论|深度|深化高等教育改革 助力湖南提速“新基建”

绿色新闻 | 2020-03-26 11:41:31
星辰在线 | 编辑:张妙波

  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对于我国稳投资、稳增长,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意义重大。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多次部署与“新基建”相关的任务。近日召开的中共湖南省委十一届十次全会提出加大“新基建”投入力度、大力发展新业态新模式、培育打造经济新增长点。

  伴随全面复工复产,湖南应如何加速推进“新基建”?学科建设与“新基建”发展高度一致的长沙理工大学的专家学者在此建言献策。

  

  深化高等教育改革 助力湖南提速“新基建”

  付宏渊

  建设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的“新基建”,是我国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大战略安排。2月24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强调,要进一步打造集约高效、智能绿色、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按下了我国“新基建”的“快进键”。

  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指出,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对高等教育的需要,对科学知识和优秀人才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高校承担着“新基建”学科专业、科学研究、人力资源支撑重任,增强引领和助推“新基建”发展的能力,是高等教育面临的新课题。

  以需求为导向优化学科专业布局,打造服务“新基建”的新高地

  学科专业是高校最重要的资源,是支持国民经济建设最基础、最恒久的力量。日前,湖南通过实施总投资1071亿元的30个重点电子信息项目,进一步明确“新基建”战略布局及发展重点,也为湖南高等教育学科专业建设创造了新机遇。

  一是立足我省优势和支柱产业,统筹打造更加有层次、科学的高等教育学科专业体系。应以“新基建”需求为导向,加快高校学科专业建设布局调整,加大应用型人才、创新型人才培养力度。既要鼓励高校做强原有优势、特色学科,形成学科高峰;又要着眼“新基建”,重点给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的高校建设新学科专业更大支持,打造一流专业群,构筑“新基建”所需人才培养高地,更好服务湖南“新基建”。

  二是引导高校因校施策、一校一策。应健全以“新基建”需求为导向的学科专业结构动态调整机制,鼓励有条件的高水平高校以自主试点、先行先试方式设置交叉学科、边缘学科,科学设计多学科交叉融合的课程体系。坚持人才分类培养,引导各院校培养更多有理想信念、有家国情怀、有专业能力、有创新精神的劳动者和“大国工匠”。

  三是做好学科专业融合创新文章。应加快传统专业改造,更富前瞻性地根据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趋势谋划好“新基建”所需新专业建设,更加关注急需类人才培养,防止高校不顾实际、以新为“奇”地抢建专业,造成新的学科专业不平衡和同质同类人才“一窝蜂”现象。

  以科技成果转化为重点,激励高校致力“新基建”科技创新

  “新基建”最本质的特征是科技创新驱动发展。提速湖南“新基建”,必须加强政府主导,大力推进各高校科技创新和创新成果转化应用,着力突破重大关键核心技术,打造发展新引擎,形成各有所长、相互补充的特色化发展格局。

  一是积极搭建项目平台,大力支持高校科技创新。应改变“大水漫灌”的做法,按照“新基建”发展需要,充分发挥政府财政投入、政策支持的引导作用和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将资金真正投入到符合产业转型升级、弥补发展短板的紧要研究领域,激励高校依托重点研究基地,围绕重大发展规划和科研项目,破解“新基建”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二是立足长远发展,制定孵化项目倾斜性资助政策。核心技术开发投入大、周期长、代价高,需要政策层面的保护和扶持。应打破以往资助高校孵化性项目“扶强不扶弱,扶大不扶小”的导向,鼓励高校组建信息网络、物联网等交叉融合研究院和人工智能学院,加快制定对高校双创基地的特别扶持政策,推动以激励高校师生共创为特征的创新资助政策有序有力落地落实。

  三是发挥产业集聚效应,设立产教融合创新平台。应针对湖南“新基建”领域特色优势产业和支柱产业,畅通政府与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的深度合作通道,促进高校与产业链、创新链、人才链紧密衔接;搭建完善的科研成果转化平台,培育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打造湖南“新基建”的靓丽名片。

  以人才为核心构建精准引培机制,壮大“新基建”生力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创新的事业呼唤创新的人才”。提速“新基建”,创新人才是关键。

  一是实施更加灵活开放的选人用人机制。“新基建”需要多学科、多专业、多领域、多行业人才相互合作,形成人才共同体。因此,应引入竞争机制,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选人用人,并通过外引内培激活增量、盘活存量。应给予高校、科研院所更多选人、用人自主权,营造“谁行谁上”“可上可下”的人才竞争环境,以保持人才队伍昂扬向上、顽强拼搏的奋斗姿态。引导和激励高校科研队伍自觉把研究方向和目标放在行业特色和“新基建”需求方面来,积极开展命题式、应急式科研,在具体项目实施和实际问题破解中教育引导学生成长成才。

  二是深化科研成果评价机制改革。建立健全应用型成果价值认定机制,引导和激励高校科研队伍树立问题导向、强化服务意识,致力于解决实际问题,“将论文写在中国大地上”。

  三是完善协同育人机制。深入实施科教结合、产学融合、校企合作、校地协同等协同育人模式,推动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深度对接。应更加重视一流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鼓励企业参与制定人才培养方案,支持高校与“新基建”领域的骨干企业、产业化基地和地方政府设立应用创新型研究生教育项目,把“新基建”融入教育体系、教学内容,缩短大学生从“学”到“产”的缓冲期,补齐“新基建”人力资源短板。

  (作者系长沙理工大学党委书记、教授)

  

  争做中国人工智能产业“领跑者”

  王进

  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驱动力量之一,近年来发展人工智能已上升为世界多国国家战略,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正成为培育经济新增长点和新动能的战略方向。中共湖南省委十一届十次全会明确提出,“大力发展人工智能、数字经济、机器人、5G与大数据等新业态新模式,培育打造经济新增长点”。

  湖南具有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深厚科教资源、丰富应用场景、优良政策环境,但也存在缺少人工智能领域领军人才、人工智能基础理论与关键技术积累薄弱、缺少行业领军企业等问题。补齐短板、抢抓“新基建”带来的新机遇,人工智能可为我省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能量,实现将湖南打造成为全国人工智能产业“领跑者”的目标也指日可待。

  ——充分利用湖南发展人工智能的底蕴和优势。

  湖南发展人工智能起步较早、底蕴深厚、优势明显。1981年中国第一届人工智能学会在长沙成立,1982年中国第一本人工智能科技刊物《人工智能学报》在长沙创刊,2011年中国第一个人工智能项目在长沙验收,世界计算机大会永久落户湖南,拥有国家超算中心,“天河”超级计算机曾7次摘得全球超级计算机运算速度的桂冠,国防科技大学、中南大学是中国最早一批开展计算机领域研究攻关和人工智能教学科研工作的高校,省内108所高等院校开设了计算机及人工智能相关专业——这些均为湖南大力发展人工智能、领跑全国人工智能产业奠定了良好基础。

  为充分发挥上述优势,应整合高校、科研院所、创新型企业力量,强化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整体规划我省智能产业发展。尤其要重视人工智能基础理论研究,强力促进优势工科和优势理科紧密合作,研发攻坚“卡脖子”技术,避免重技术应用、轻技术研发,使我省人工智能发展基础更实、优势更显。

  ——重点突破人工智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

  目前,我国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些关键核心技术仍受制于西方国家,相关企业难以发展成为具有行业领导地位的企业。比如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所依赖的前端训练和云端推理GPU、FPGA芯片被英伟达、Xilinx等国外公司垄断。湖南争做全国人工智能领域的“领跑者”,须在关键核心技术创新上下功夫。

  一是实施人才引培硬举措。创新的关键在人才,应放眼全球,大力引进顶尖科学家和高水平创新团队到湖南开展人工智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工作,同时依托高校、科研院所、行业企业联合培育人工智能领域领军人才;二是组织开展共性关键技术攻关、核心部件与系统研发。充分发挥现有智能检测、智能机器人、卫星导航等方面的研发基础和人才优势,强化人工智能基础前沿和关键核心技术研发,完善相关产业孵化服务体系,积极拓展应用场景,在先进制造、文创旅游、机器人产业、商贸物流等方面形成一批有效的行业解决方案,健全人工智能上中下游产业链;三是培育一批本土人工智能龙头企业。人工智能是新兴产业的核心驱动引擎,湖南作为传统制造大省,应抓住智能制造这一主攻方向,深入推进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助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形成跨行业、跨领域的本土龙头品牌。

  ——持续夯实湖南网络建设基础。

  实施“新基建”战略,加速人工智能技术在各行业应用落地,对我省网络基础设施及数据中心的计算、存储、运营成本控制等能力带来了巨大挑战。近年我省网络基础建设取得了长足进步,但跟广东、江苏、北京等地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持续夯实我省网络建设基础,一是要继续加强超级计算基础设施、分布式计算基础设施和云计算数据中心建设,构建可持续发展的高性能计算应用生态环境;二是要加强智能感知物联网核心技术攻关和关键设施建设,发展支撑智能化的工业互联网、面向无人驾驶的车联网、智能化的绿色农业等,研究智能化网络安全架构,驱动 NB-IOT规模化商用;三是要打破政府和相关企业网络基础设施壁垒,突破信息孤岛,进一步提升全省信息共享和大数据处理水平。

  (作者系长沙理工大学计算机与通信工程学院院长、教授)

  

  把握契机,推动湖南智能交通后发先至

  刘朝晖 龙科军

  当前,以人工智能、虚拟现实、量子通信等为技术突破口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引发产业的巨大升级,人类因此开始迈入万物互联的智慧社会。随着我国按下“新基建”的“快进键”,以自动驾驶、智能道路、车路协同、交通大数据中心、工业物联网等为要素的智能交通2.0时代将加速到来,人们有望实现对交通系统的全时空、全要素、全息感知,使交通系统监测与控制由传统的局部最优转变为系统全局最优。

  近年来,湖南持续发力智能交通系统研发与建设,尤其在智慧高速公路和城市智能交通系统建设方面加大投入,取得了良好效果。然而,受技术和行政分割影响,智能交通系统在缓解我省城市交通拥堵、降低公路交通事故等方面发挥的作用有限,远未达到建设目标。2018年12月,百度Apollo自动驾驶落户长沙,标志着我省在自动驾驶测试与示范领域取得行业领先地位,也为推进智能交通2.0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因此,湖南应把握“新基建”契机,攻克自动驾驶与智能交通的关键技术,推进智能交通技术研发和智能交通产业发展,在全国及至全球取得技术领先和行业“领头羊”地位,实现后发先至。为此,建议——

  一是以自动驾驶车辆测试区为切入点,扩大开放道路测试和智能交通应用区域,为技术研发积累湖南交通“大数据”。应以湘江新区智能系统测试区为基础,开放和建设更多智能汽车试验道路资源,形成统一支撑平台,破解智能汽车从实验室到正式商品化之间须进行中试但道路平台稀缺的问题。尽快出台我省道路测试管理规范,支持开展安全辅助驾驶、车路协同等技术应用的封闭和开放测试,站稳该行业的制高点。

  二是尽快做好智能车辆产业规划,打造智能网联汽车研发创新平台。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专项、产业转型升级专项、科研计划等现有政策向智能网联汽车产业聚焦,对产业重大科技攻关、平台建设和示范应用等项目给予重点支持。大力支持新能源智能网联物流车发展,打造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研发制造基地。自动驾驶汽车产业链覆盖了电子、汽车制造、网络、通讯、数字、控制等多个行业,应尽快实现产业链向上游、下游的延伸,确保一旦自动驾驶车辆实现量产,湖南能在市场细分中精准定位产品与服务。同时应细化智能交通领域的政策法规,对智能汽车传感器研发企业、车载计算系统研发企业在财政上给予鼓励和扶植,大力培养其自主研发能力。还要引导金融保险业为智能汽车上路开展保险服务,引导第三方机构建立智能汽车维修、保养、检测基地,引导共享数据平台机构为智能汽车开辟专属数据安全通道。

  三是以智能感知、车路协同为核心,推进智能交通基础设施规划与建设。为适应交通工具智慧化、自动化、网联化、电动化发展,包括道路感知体系、车路通信网络、车路协同路侧单元、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交通大数据中心等新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近年来在我国蓬勃兴起。湖南应高标准规划建设智慧高速公路网,并研究制定智慧高速公路建设标准,为未来高速公路建设树立标杆、作出示范;在基础设施数字化、基于大数据的路网综合管理、建设新一代交通控制网等领域先行先试。应结合智慧城市建设需求,加强政策引导和招商引资,培育壮大我省相关产业,尽快形成产业高地,奋力抢占市场先机。

  四是以服务智慧出行为导向,推进智能综合交通体系建设。践行“出行即服务”理念,优化运输方式和运输结构,强化铁路、公路、水运、民航、城市客运等资源组合,开展以“一站式购票、一票制出行、一体化服务”为特征的旅客联运,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个性化出行需要。支持综合交通大数据产业发展,做实省综合交通大数据中心,加快建立综合交通智慧云平台,制定全省统一的交通数据共享交换及应用规范,推进交通大数据资源深度开发和挖掘。打造“互联网+交通运输创新创业”平台,培育壮大城市智慧交通服务业。

  (作者分别系长沙理工大学教务处处长、教授;长沙理工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

  以“新基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周艳红

  人口红利和资源红利是推动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主要的初级动力。保持高速发展近40年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亟待通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强大内生动力。近两年崛起的“新基建”,极大提高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质量和影响力。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实体经济特别是第三产业发展带来了巨大冲击,当务之急是在稳住疫情防控形势下迅速复工复产,让产业链转起来、让经济活起来。辩证地来看,这也是以“新基建”推进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次重要机遇。

  “新基建”本身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要点和战略产业。自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新基建”概念以来,中央层面和全国各地积极部署“新基建”重大工程,互联网带来的科技革命、产业变革也带动“新基建”投资迅速增长,对国民经济产生了强大拉动、支撑和辐射作用,有利于整个产业链的转型和升级,有利于激活结构性潜能,有利于在重构世界经济格局进程中获得话语权和支配力,从而推动我国加快从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化。这也标志着一个全新时代在中国已由“趋势倾向”跨越到不可逆转的“基本形成”。

  “新基建”增强了我国供给侧的现代竞争力。从供给侧角度来看,每次科技革命都引发了生产方式、产业结构以及产业布局等方面的重大变化,“新基建”主要发力于科技端和数字化、智能化,体现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思路,丰富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容和手段。但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的影响往往是迅速而激烈的,应着力避免由于未能衔接对应好导致重复性磨合却无法突破,或以“破坏式更新”“毁灭式重生”模式替代既有生产方式。在新冠肺炎疫情加剧全球经济下行的态势之下,应依托我国国内市场宽广、产业体系完整、具有巨大容纳力与坚韧性等优势,大力推进“新基建”,以新经济模式和新的增长点完善供给侧、带动就业保障民生,确保跨域性发展的平稳性。

  基于此,湖南应高度重视“新基建”带来的影响与机遇,积极担当拉动新经济增长的时代使命,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是做好“新基建”发展的顶层设计。“新基建”正在广泛而深刻地改变着我们的生产方式、交往方式与思维方式,编制“新基建”发展规划要从深化供给侧改革的需求出发,从长远的价值延伸着眼。同时,进行“新基建”在其他领域的相关度高低排列,并分别确定相应的支持措施,建立动态观测评价机制与模型。要在“全国一盘棋”的大局里去探索、确立湖南“新基建”的特色发展和内涵发展之路。

  二是加大对“新基建”产业的支持力度。在新型工业化进程中,湖南的产业结构及其竞争力与日俱增,并且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比如今年我省在电子信息产业领域组织实施30个面向自主可控及信息安全、新型显示器件、智能终端等重点项目,助力我省电子信息制造业产业集群成为“新基建”的重要力量。与此同时,还应立足湖南实际,推动农田、农机、信息、水利设施提质升级,实施现代流通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构建基础设施建设多元化资金保障体系。

  三是加快以提升长株潭城市群创新引领竞争力为重要抓手的城市化建设进程。在满足城市居民住宅提质刚需的同时,还应当考虑在城市轨道、地铁等便利交通辐射线上合理部署安居房建设,让承担着制造、快递、物流、餐饮、环卫等城市基础工作的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留得下、融得入——此举不仅能够拉动经济增长,还可在城市现代化建设中起到“托底”作用。以长沙为核心的城市群基础好,在规模扩张、结构提升等方面均有较大优势,应支持长沙争创国家文化和旅游消费示范城市,围绕核心打造外圈的人工智能小镇、现代制造业小镇、特色文旅小镇、新能源绿色小镇等。

  四是强化需求侧的提质和扩容。关注群众可支配收入增长,加强消费需求引导,提升人民消费的品位和能力,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对称和谐的系统关系。促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培育具有湖南特色的体验消费、智能消费、知识消费、医疗健康产业、养老产业等,丰富和提升全面小康社会的科技内涵,切实增强人民生活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人民为中心”的制度优越性。

  (作者系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长沙理工大学基地特约研究员、教授)

  

  大力建设特高压电网 有效破解湖南能源瓶颈

  曾祥君

  特高压电网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输电技术的载体,具有远距离、大容量、低损耗、少占地的综合优势,被誉为“电网中的高速公路”。在我国,建设特高压电网也是破解能源和环境问题的有力手段,一头连着西部清洁能源开发利用、一头连着东中部雾霾治理,因此成为“新基建”重要一员。中国是特高压领域主要国际标准的发起和牵头制定者,理论技术水平遥遥领先其他国家。

  湖南缺煤、少气、无油,“水电靠天吃饭、火电找米下锅”,能源对外依存度超过50%。建设特高压输电线路,大幅增加外来电比重,是湖南破解能源瓶颈、缓解环境压力的必要之举。湖南现有±800kV祁韶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自2017年6月正式投入运行以来,日最大送电量约1亿千瓦时,占全省电力供应比例超过20%;两年多来输送的电量如换算成火电电量,减少燃煤约1360万吨,减排二氧化碳超2400万吨,有效保护了湖南的绿水青山。

  2019年起,湖南省电力公司全面推进电网建设“三年行动计划”,规划投资1008亿元,相当于再建一个湖南电网,至2021年底将基本建成以特高压为骨干网架、各级电网协调发展的坚强智能电网。2020年,南阳-荆门-长沙、南昌-长沙1000kV特高压交流输电线路有望核准建设,从而形成“荆门—武汉—南昌—长沙—荆门”特高压“华中环网”,进一步释放祁韶特高压直流输送能力,有望消纳省外电力800 万千瓦,填补湖南“十四五”初期的电力缺口,使湖南告别紧急调煤、局部限电的历史。

  为充分挖掘特高压“电网高速公路”潜能,提升输送容量、避免上下“高速公路”堵车“窝电”,我省应加快特高压配套设施建设——

  一是建设特高压电网的输配电配套工程。在湘东建设以长沙特高压、祁韶直流为依托的500kV内外部立体双环网;在湘南建设“日”字型500kV环网,解决上下特高压“高速公路”堵车问题。并进一步实施配网改造,大幅提升城农配网的供电可靠率和电压合格率,增强人民对特高压技术成果的获得感。

  二是建设湖南电力物联网配套工程。规划建设“电力大数据”平台,监测行业发展状态,为各级政府、电力部门、企业管理层研判经济形势提供真实可靠依据;建设“掌上电力APP”,优化电力接入营商环境,为用户接电搭建“绿色通道”;充分运用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成果,协调推动多部门信息数据共享互通,促进“获得电力”满意度持续提升。

  三是提升特高压电网对清洁能源的消纳能力。优化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布局和电网调度运行,提升湖南电网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水平。争取国家调增三峡水电入湘电量,积极引入西南清洁水电和西北太阳能电力。加强电力系统调峰能力建设,继续实施煤电机组调峰灵活性改造,加快抽水蓄能电站建设,推进先进储能技术应用,健全电力市场机制,切实提高清洁能源的消纳能力。

  特高压产业链长且环环相扣,带动力极强。加速特高压电网建设,将直接带动电缆线路、输电铁塔、特高压核心设备、电力设备、通信设备等配套产业联动发展。我省应大力促进电力装备制造业发展,提升特高压电网运维水平——

  一是加速长沙智能电力设备国家产业集群建设。完善特高压交直流输变电装备的成套优势产品研发生产,包括特高压现场组装式变压器、特高压直流换流变压器、直流断路器、特高压开关、电缆附件、换流站晶闸管和IGBT元件、绝缘材料等,努力实现年产值突破千亿元。

  二是促进传统电力装备制造向“制造业+制造服务业”转型。顺应机器换人趋势,实现电力装备产品智能化、生产过程智能化、生产管理信息化;积极研发电力装备的状态监测及智能组件、特高压电网监测与控制、特高压智能化运维、电网灾害防治等技术。

  三是提高产品质量,提升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和影响力。鼓励电力装备制造企业加大海外市场开拓力度,拓展出口产品产业链,实现由单一产品出口向合作研发、联合设计、市场营销、维护保养等环节延伸。

  (作者系长沙理工大学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主任、教授)

  原载《湖南日报》(2020年3月26日07版)

【来源:湖南日报】

标签:深度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