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艺|刘志宇:最美的风景在心间

绿色新闻 | 2021-02-22 14:56:55
星辰在线 | 编辑:陈诗雨

  “家乡的景,如母亲的乳汁,不一定美味,但它却是生命之源。”

  “我热爱家乡的一草一木,我更喜欢拍家乡或身边的人、事和景。”

  这两句话,不是什么名人名句,它是我的挚友贺文杰朋友圈里的说说。

(星辰拍客 迷底/摄)

  十几年前,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我们俩都走在县城一所中学校园里的林荫小道上,各自欣赏着道路两旁的宣传栏,当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为我们互相作了介绍后,“幸会幸会!”老贺边热情地与我打招呼,边伸出他那双粗大有力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老贺,中等个子,浓眉大眼,古铜色的国字形脸上总是洋溢着真诚的笑容。

  他的手掌肥厚,五个指头个个粗壮,手心里满是老茧,让人不禁想起了干过粗重农活老农民的手。

  老贺比我小。但从外表上看,他的年龄似乎比我大,所以每次我喊他老贺,他必定笑着回复一句“志宇哥,莫策我咯。”

  也就是那次林荫道上偶然的见面,拉开了我俩结成挚友的序幕。

  林荫道上相识后不久,我所在的中心校需要一个中学校长。在我的强烈请求下,县教育局终于同意调老贺到我们中心校任中学校长。

  老贺所任职的乡镇中学,地处偏远,校舍陈旧,二百多个学生,二十几个老师,规模不大,但麻雀虽小,肝胆俱全。

  老贺上任不久,我去他们学校检查工作。刚进校门,围墙上美观大方、图文并茂的文化宣传栏一下子吸引了我。

  “这个文化长廊全部是贺校长布置的,字是贺校长写的,插图也是他画的呢。”学校教导主任不无夸赞地介绍着。

  “住在学校,有的是时间,就布置了这个文化长廊。献丑了。”站在一旁的老贺谦虚地说。真想不到,看上去五大三粗的老贺,还有这么一手绝活,写得一笔刚劲有力的字,画得一手生动逼真的画,我不由得暗暗赞叹起来。

  欣赏完文化走廊,我习惯性地径直朝教师宿舍一楼套间里的校长办公室走去。

  “换地方了,在那边。”教导主任指着教学楼说。

  “校长室与老师们的办公室紧挨着好,在一起时间多了,与老师们的心也就近了。”见我疑惑,老贺连忙解释。原来,老贺一上任,就将设在宿舍楼套间里的校长办公室搬到了教师办公室的隔壁。

  老贺在那所偏远的乡村中学一干就是三年,年年都有惊人的成绩:老贺任校长前,该校几乎没有一个学生被重点高中录取,贺校长任职后的第一年就有3名学生考取了重点高中;这一年,该校的教学质量在全县的排名也上升了十几个名次;市县竞赛获奖名单上也终于有了老贺所在学校师生的名字。

  “你们当中有谁会背诵周敦颐的《爱莲说》、柳宗元的《小石潭记》、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吗?”段考总结表彰大会,刚刚给年级第一、二名颁完奖,主席台上的老贺笑着问。

  老贺所提到的这几篇文章,是要求初中生背诵的课文。优秀生们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是初次遇到这种情况,都紧张得满脸通红,个个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今天我不怪你们,可能没有思想准备。我还是二十多年前读书时读过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现在我试试看能否背诵出来。”

  台上台下的师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老贺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一口气将《岳阳楼记》一字不差,十分流利地背诵了出来。

  他的声音刚停,操场上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都十分惊讶,由衷地佩服这个看上去像一个老农民的四十多岁的校长,竟然有这么好的记忆力。

  第二周升旗仪式上,每个年级的第一名又被贺校长请到了前面,大家做梦也想不到,老贺居然问起了上周的同一个问题。

  一个学生高高地举起了他的右手:“我能背诵。”这个学生一口气十分流利地将《岳阳楼记》一字不掉地背诵了出来。

  这个学生的父亲是老贺以前的同事,深谙贺校长执着的性格特点。当他回家将校长出背诵题考学生一事告诉父亲时,父亲就提醒他:“下周的大会上,你们的贺校长肯定会再一次要求你们背诵这几篇文章。”这个学生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一有时间就背诵那几篇文章,直到背得滚瓜烂熟。

  从那以后,学生们对贺校长敬佩有余,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校园里兴起了背诵名篇的热潮,人们都说贺校长记忆力强,可谁又知道这记忆力是当时他苦于学校教学质量提上不去逼出来的呢?

  老贺用自己的言行影响着校园里的每一个人,同时也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在老贺的倡导下,浓浓的诗词文化如春风吹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让到校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有形无形的美的熏陶,享受到了或深或浅的美的滋润。

  不久,老贺再次得到了提拔,升任了某中心校校长。因为单位离家远,每周星期天就得赶去准备新的一周的工作,而到了周末总是披星戴月归家路。老贺有些许沮丧,因为工作原因,他与妻子一下子成了周末夫妻,陪伴亲人的时间一下子缩减了许多,但更多的是兴奋,因为有更广阔的舞台等着他挥毫泼墨。

  乐观的老贺,欣然上任,满怀信心满腔热情投入到了新的工作中。

  中心校办公地点是一个破旧不堪的小院落,院子本来就小,中间还有一个圆形花坛,花坛内不见花儿只见杂草,因为无人打理早已经成了一个垃圾池,小院里破败不堪。

  老贺放下行李就亲自动手整理起小院子来。他请来了几个民工,铲除了花坛,并进行了硬化。老贺又从对面的山坡里移栽了一些指甲花、艳山红、野茶花、月月红到小院子里。不久,移栽的花儿迎春开放,美不胜收,破败的小院一下子生机盎然。

  老贺任职的中心校,地处偏僻,离县城远,有县里的“小西藏”之称,但是附近却有好几处原生态休闲度假的胜地。附近的顶峰村,青山、绿树、村庄相映成趣,俨然一幅舒展开来的画卷,正是孟浩然诗中“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真实写照。

  老贺上任以后,就引来了一批批休闲度假+爱心捐赠的城市客人,城乡学校手拉手活动迅速火了。破旧不堪的校舍旧貌换新颜,一批又一批新的课桌椅将缺胳膊少腿的课桌椅挤到了旮旯里,捐赠的书籍也纷纷充实了乡村儿童的书包,孩子们纯真的笑脸如绽放的花儿般灿烂。

  五

  几年以后,组织上将工作干得风生水起的他调回了县城,本以为是要对他工作出色进行嘉奖,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被降职使用了。朋友们都替他抱不平,老贺却淡然一笑:“哪个岗位都要人做,不当一把手落得个轻松,回到城里,更便于照顾家庭,还有时间辅导辅导儿子。”语气轻松淡定,波澜不惊。

  回到县城以后,老贺工作之时还像以前一样,但工作之余,他却完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加入了马拉松长跑队,时不时地结伴而行,远近知名的抑或名不见经传的山野村落,都留下了他们行走的足迹。

  一部相机,成了他随身必备物品。时不时,微信朋友圈里有他写的一些充满正能量的日记随想,而田间地头的小花小草也会在他的镜头中惊艳亮相。

  前不久,老贺来到了我单位,在办公室里,久别重逢老友相谈甚欢,他全然没有落魄的垂丧无奈,有的只是甜静生活里的超然脱俗。

  走过所有,经历很多,最后还保持一颗纯净的心,依旧淡然、温暖,依旧能将最平淡的日子梳理成诗画!只因最美的风景在心间!这也许就是老贺朴素的人生哲学带给我们最深的、最有意义的思考吧!

 【作者简介】

  刘志宇,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湘潭市作协会员、雨湖区作协副主席。多篇散文在湖南日报、湖南文学、湖南散文等媒体上发表。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