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艺|蒋集政:故地重游桃子湖

绿色新闻 | 2021-05-02 18:28:34
星辰在线 | 作者:编辑:丁虹值班主任:黄斯达值班编委:林展翅

  桃子湖有我许多温馨而美好的记忆。

  桃子湖位于长沙市岳麓区,西偎凤凰山,东隔潇湘南路与湘江滨水而居,南经牌楼路与天马山毗邻,形成“一湖连两山”的独特景观,使天马山与凤凰山的生态环境自然融合,历史上就是岳麓山风景区的一大名胜。据说早年因湖边有桃林而名桃子湖,如今北面临湖的道路就名为桃子湖路。古人曾将岳麓山与杭州飞来峰相比,桃子湖由是得名“飞来湖”。宋代洪觉范禅师在他的《湘西飞来湖》一诗中,用“精庐开横塘,清可照眉须”来盛赞桃子湖的旖旎风光,极写湖水之清冽、幽邃。

  不知多少次经过桃子湖,但与桃子湖真正产生交集,则是直到2001年的夏天。在《相遇岳麓山》中,曾记叙我与爱人热恋时游览岳麓山,在山顶俯看山下景色,才得知她家就在岳麓山下,便特地于下山时从她家门口经过,发现她家就在桃子湖畔。几个月后,就是在这里第一次面见了未来的岳父母。

(桃子湖。星辰影像 会唱歌的鱼/摄)

  桃子湖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湖南大学(简称湖大)与湖南师范大学(简称湖师大)两所国家重点大学就坐落在湖边。“清可照眉须”的桃子湖便成了天生浪漫、文气横秋的莘莘学子们谈情说爱、吟诗作对的理想之所。或许正因为此,与岳麓山、岳麓书院一脉相连的桃子湖,仿佛浸染了千年湖湘之灵气,蕴含了浓郁的文化底蕴,为两所大学校园特别是那些文人雅士们平添了几许诗意的情趣。

  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高校扩招,桃子湖周边大学生逐年增加,尤其是成人教育的发展,桃子湖畔的麓山村发生了重大变化,村民的住宅大多改成了餐馆、网吧、歌厅、旅馆、商店,在桃子湖西岸那条名叫“牌楼口”的小街很快成了一条商业街。这条商业街,由于吃喝玩乐住一应俱全,很受周边大学生们的喜爱,“多乐街”之名由此而生。“多乐街”不仅深受周边大学生的欢迎,随着名气的日益扩散,长沙市其他大专院校的学生也慕名而来,可以说,这条商业街承载了无数湖湘学子的青春记忆。不仅如此,甚至社会上的一些年轻人也慕名前来一探究竟,“眼见为实”。那时,改革开放不久,吃喝玩乐往往被当成腐化堕落的代名字,因“多乐”与“堕落”谐音,不少人甚至将“多乐街”唤作“堕落街”。“多乐街”也好,“堕落街”也罢,桃子湖畔是日渐热闹繁华起来。

  岳父曾经在湖大校办工厂工作,面对大学扩招对课桌椅、床铺等木器不断扩大的需求,便在桃子湖畔创办了麓山木工厂,主要业务就是为湖大、湖师大生产、修缮课桌椅、床铺等。可以想见,生意是出奇的好,甚至两所大学老师、领导家的家具都是麓山木工厂制作的。岳父也因此成为桃子湖畔的名人,那时候,只要提“麓山村李老板”或者“牌楼口李老板”,湖大、湖师大的许多师生都知道,因为麓山木工厂就位于牌楼口的桃子湖畔。

  随着“堕落街”影响力的不断扩大,人流越来越多,当然生意也越来越好,许多村民都体会到了所谓“门庭若市”,更感觉到商铺面积不够,不能满足日益密集的人流的需要。于是违章建筑应运而生,许多村民将自己的“前庭后院”、房屋旁的空隙处甚至菜地,都搭建成为“临时建筑”,作为各类商业业态的经营场所。更有甚者,在桃子湖岸的凤凰山、天马山上乱搭乱建,苍翠碧绿的青山上便长出了不少“牛皮癣”。更遭殃的是桃子湖,由于商业经营活动的迅猛增长,生活污水暴涨,更因为村民环保意识的淡薄和环保设施的缺乏,大量的生活污水直排桃子湖,远远超越了桃子湖的自净能力。一时间,美丽清澈的桃子湖污水横流,油渍漂浮,臭气熏天。2001年,我第一次到岳父母家上门,岳父母家就坐落在桃子湖畔,后门有台阶直通桃子湖,但眼中的桃子湖已经不忍目睹了。

  天马山、凤凰山和桃子湖(简称“两山一湖”)本来属于岳麓山风景区岳麓山风景区,但由于长期以来管理体制不顺畅、土地权属不明晰、规划体系不完善等方面的原因,造成“两山一湖”风景名胜区内管理混乱,环境杂乱,麓山村村民虽然因为“堕落街”收入大增,生活富裕,但麓山村因为环境问题突出,几乎成了“脏、乱、差”的代名字。这些问题的存在,不仅严重影响了岳麓山风景名胜区的整体形象和品位,也与长沙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的变化不相匹配,更与长沙文明城市创建的要求格格不入。

  2008年7月,市委市政府决定对“两山一湖”实施综合整治,将麓山村实行整体拆迁安置,按照“显山、露水、透绿”的要求,将“两山一湖”建设成为旅游景区和城市公园,打造成为周边居民的家园、高校师生的乐园。为统筹协调、加快推进综合整治工作,由时任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兼任“两山一湖”综合整治工程指挥部指挥长,率先启动天马山综合整治工作。

  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大好事。但在麓山村整体拆迁安置时,岳父母心里肯定是不情愿的。岳父母家在当年麓山村可算得上是“大户人家”。从牌楼口沿牌楼路往潇湘南路紧邻桃子湖边,岳父母家有一栋4层的住宅楼和由原来麓山木工厂改建的两层临街商业铺面11个,其中最大的门面长度达32米,每年门面租金数十万元。拆迁了,每年收入减少几十万,搁在谁身上会愿意呢?尽管岳父母最终签订了拆迁协议,但心里的疙瘩其实一直都在的。“两山一湖”综合整治完成后,某一天,我与爱人陪岳父母经过桃子湖,便动员他们去桃子湖走走,两老都表示不想去,岳母说,桃子湖是她的伤心地……

(桃子湖。星辰影像 虎眉/摄)

  但所谓故土难离,故乡难忘。在桃子湖畔生生息息20多年的岳父母,对桃子湖其实还是有许多牵挂、许多惦念的。离开桃子湖10年后,今年4月,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我与爱人陪同岳父母故地重游桃子湖。

  来到桃子湖岸,只见环湖修建了游道,由木栈道和亲水广场构成,游客可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进入绕行,凭栏赏景。沿岸种植有垂柳、水杉、玉兰、桂树等数十种树木。沿湖东岸北行,紧邻湖岸是一条长长芦苇丛,枯黄的芦苇花下已经长出了许多新绿,顶枯底绿,黄绿间杂,让人感受到生命的交接与延续。湖水清澈见底,水草漂浮,鱼儿漫游,还有野鸭戏水;堤岸柳絮飘飘,玉兰叶阔迎阳,细叶红枫烂漫,绿树倒影水中,宛如一幅清淡相宜的水墨画。

  不由想起“两山一湖”整治改造时,按照“显山、露水、透绿”的整治要求,不仅拆除了桃子湖周边的污染源,还对桃子湖彻底清淤,并用推土机压实湖底地面,注水前用于消毒的生石灰就达30吨。为还桃子湖“一泓之清”,对桃子湖实施雨水和污水分流,将湖周边生活污水全部通过排水管网进入污水处理厂,湖水则采用自来水和自然雨水。湖面也拓宽至120亩,比整治前增加30多亩。

  从桃子湖西面的凤凰山沿着石板游道蜿蜒而上,游道长约4公里,可依次到达“静思园”、“陌上花开”、“凤凰台”和“望麓台”,半山腰的凤凰台正对桃子湖,在这里可以揽江观湖。湖水碧波荡漾,湖中央筑有椭圆形的小岛,静影沉璧,湖西南侧有一座水阁,坐南朝北,高架在湖面上,与湖光山色交相辉映,让桃子湖更显风光旖旎,别具一格。极目远眺,越过潇湘南路、橘子洲,湘江东岸一览无余,自湘江橘子洲大桥往南,一直到橘子洲头对面的保利国际广场,高高低低、形形色色的建筑错落其间,构成一条起起伏伏、耸耸跌跌的城市天际线,好一幅山水洲城的壮丽画卷。

  春风和畅,阳光明媚,最美人间四月天。来桃子湖游玩的人不少,有一家老少同游的,也有形单影只禹禹独行的,更多的是三三两两的大学生们,其中不乏不同肤色的外国留学生……这里真成了附近居民和高校学子休闲游玩的“后花园”。陪同岳父母漫步在湖畔,“岁月静好”的感觉油然而生。想起岳母曾经说过桃子湖是她的伤心地,便笑问岳母,见到桃子湖如此美景是否还伤心?岳母说,早伤心过了,再伤心能咋的?的确不能咋的。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麓山村早已不再,“堕落街”也已不存,但随着“两山一湖”综合整治完成,桃子湖再现“清可照眉须”的美景,“两山一湖”真正显山、露水、透绿,却是令人欣慰的。我不禁宽慰岳父母,就算当年您们老人家为桃子湖整治改造做的贡献吧。

  其实,无论是城市建设,还是经济社会发展,许多人都是做出过奉献与牺牲的,而且这些奉献与牺牲并没有多少人知晓,更无多少人记得。但愿后来人在享受这些建设发展的成果时,能够心生一分敬意,懂得一分感恩。如此,善莫大焉。

【作者简介】

  蒋集政,长沙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省作家协会会员。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