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艺 | 蒋集政:“袖珍”登隆街

都市新闻 | 2022-09-14 22:40:32
星辰在线 | 编辑:邓婷

(星辰拍客 蔡高龙/摄)

  爱人偶游登隆街,回来后跟我说街道改造得很有特色,建议我去仔细看看。登隆街我早知道,位于芙蓉区定王台街道,是一条名符其实的袖珍街,北起解放路,南止苏家巷,全长不过两百米。确实好些年没有去过登隆街了,2022年8月的一个周末,决定再游登隆街。

  登隆街,原名“灯笼街”,旧时以糊制灯笼的店铺较多,故名,又俗称“亮壳子街”,后雅化为“登隆街”,取生意兴隆之意。清光绪年间《善化县志》省城图内即标名登隆街;康熙年间《长沙地名赋》有句云:“八角亭开,客登隆以得路;三尊炮响,官吊马以升堂。”虽然登隆街早已不再糊制灯笼,但或许是与街名应景吧,如今的登隆街上依然是大红灯笼高高挂。

  说登隆街的故事,不得不提长沙剧院。长沙剧院前身为始建于1930年的江南戏院。1938年11月,剧院毁于“文夕”大火,1940年迁坡子街复业。抗日战争后,1947年京剧演员王麟昆购得登隆街庆丰米厂原址,改建为长沙大剧院,是目前长沙唯一保留在原址的历史最长的老剧院。

  长沙剧院是老长沙人记忆中文化生活的见证,著名京剧艺术家马连良、梅兰芳都曾来此演出。1953年起为长沙京剧团固定演出场所,演出过《红娘》《徐策跑城》等剧。1956年公私合营,改名长沙剧院,曾演出歌剧《江姐》《刘胡兰》等。1966年停业,1972年复业后,演戏兼放电影。改革开放后,随着家庭电视机的普及,电影放映业逐渐没落,1986年市文化局将剧院改建成舞厅。上世纪90年代,为写作《舞场世界》,我曾深入长沙各类舞厅体验舞场的形形色色,长沙剧院舞厅也是我偶尔光顾的场所。遗憾的是,长沙剧院今旧址尚存,却已改作他用。

  漫步在登隆街上,却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太平老街。这条比太平老街还要袖珍的小街,虽然临街也有钟表店、修锁店等这些穿越了时光的店铺,但似乎比太平老街少了几分历史古韵与岁月沉淀,特别是相比于太平老街的人流如织,更少了几分喧嚣繁华。如果将太平老街比作一位热烈奔放的张扬少妇,而登隆街更像一位小家碧玉的温婉少女。或许正是因为这温婉典雅吧,上午十点多了,街上行人稀少,许多店铺都没有开门营业。虽然正好可以静静地游览、细细地感受登隆街,但总是觉得没能真正了解、体验登隆街。于是联系芙蓉区政府一位曾在定王台街道工作过的朋友,问其何故,他直说这个时间游登隆街,肯定是“太早了”——许多店铺要下午4时以后才开业的。看来不作调查研究不行啊!

(星辰拍客 蔡高龙/摄)

  不过时间尚早,便去与登隆街相连接的几条街巷游历一番吧。

  由北往南,与登隆街相交的第一条街是东茅街,可直通蔡锷南路。《善化县志》中,东茅街被记载为小东茅巷,民国时被称为大东茅街,那时候东茅街名号响亮,长沙著名的餐饮名店怡园、玉楼东、潇湘酒店等都曾在此开店。目前东茅街最著名的机构应该是东茅街小学了。东茅街小学建于民国初期,是清朝年间子朱祠堂改建而成,学校仅有两幢教学楼,7个教学班,是芙蓉区最小的学校之一,却因为“小巧玲珑,一应俱全”而成就百年名校。在东茅街中段还有一个写着“手摘星辰在长沙”的彩绘打卡墙,如今是非常火爆的网红打卡地之一,许多外地旅客专门到此拍照发朋友圈证明“到了长沙”,那天我就看见两位手端“茶颜悦色”的青春少女到此拍照打卡。

  距离东茅街不远,位于登隆街西面,可直通黄兴南路的街道是育英街。这条于清朝年间以修建收养弃婴的育婴堂于此街而命名的街道,也是黄兴南路步行街司门口入口处第一条支街,我在《漫步黄兴南路》一文里有专门介绍,不再赘述。这里说说登隆街东侧的一条不过百余米的小巷——里仁巷。《论语》云:“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小巷应该由此得名。看古色古香的“里仁巷”牌楼大门两边的楹联:“择居仁里和为善,善与人同德有邻”。如此美好的寓意,居住在小巷里的邻里人家,想想都是非常美好的事。不仅如此,小巷的历史也令人着迷。早在1862年,长沙最早的照相馆“长青阁”就建在这里,里仁巷由此可称得上是长沙历史脚步的记载者。同样在这条小巷里, 1933年5月,《湖南警察杂志》就创刊在里仁巷10号。

  登隆街的南端便是苏家巷,与登隆街形成T字结构。苏家巷在长沙可谓声名遐迩,因大文豪苏洵(1009—1066年)曾任长沙主薄时居住于此而得名,如今在巷子里原湖南省粮食厅大门东侧街边广场塑有苏洵的雕像和相关典故图文石刻讲解。虽然原湖南省粮食厅是长沙保留完好的不多的苏式建筑——那红色砖墙、灰色廊柱,是苏式建筑的典型标志,但清同治湖南巡抚刘崐(1808—1888年)和湘军水师名将李朝斌(?—1894年)的公馆原址就位于这座苏式建筑的大院内。粮食厅大门西侧街角广场上的“红亭”与这苏式建筑相得益彰、相映成趣,而大门两侧“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的“标语对联”及房屋墙上依然鲜艳夺目的毛主席语录,更彰显出那个时代的历史印记。

  苏家巷35号嵌有“清戊辰科进士贺长龄故居”的标牌。贺长龄(1785—1848年),字耦耕,号西涯,晚号耐庵,湖南善化县(今长沙县)人。嘉庆十三年(1808年)进士,选庶吉士,入翰林院,曾任长沙岳麓书院山长,著有《耐庵诗文集》《孝经集注》等传世。道光元年始,先后充任江西、江苏、山东、贵州等省地方官,官至云贵总督兼署云南巡抚,为清朝廷掌管西南之重臣,亦是嘉道间湖南经世派代表性人物。他曾自题堂联:“行不得则反求诸己;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不巧的是,此时贺长龄故居正在改造,未能入内参观,不免遗憾。

  沿苏家巷往东,便是丰盈西里巷,可直通蔡锷南路。《百度百科》介绍:丰盈西里东起丰泉古井,西至里仁巷,全长90米,宽2米。就是这条不足百米的小巷,却有长沙一家著名的网红店——“唐姑娘不姓唐”。“唐姑娘不姓唐”是一家中式文创烘焙店,店主的确不姓唐,而是姓龙。店铺很是典雅,简直不敢相信是由一家冻品仓库改造而成。走进店里,发现烘焙的甜点的确“新奇”,什么桂子油槟榔饼干、剁椒葱油饼等,难怪吸引那么多粉丝前来打卡。虽然客人不少,但热闹却不喧嚣,如果坐下来点一份“烟墨”、来一口“窃秋”,颇有“尝着中国味,偷得半日闲”之感。走出烘焙店不远,发现一家“唐姑娘爱看书”的书店,据说是“唐姑娘”与社区合作开设的,可谓“物质文明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两手抓”。而就在苏家巷与丰盈西里巷交界处,有一面“长沙24小时”的彩绘打卡墙,也吸引了不少游客拍照留念……

  为了弥补上次游览登隆街的遗憾,9月的又一个周末,特地选择下午六时以后再游登隆街。

  仍然由解放西路而入。此时的登隆街虽然不是人流如织、比肩接踵,但比上次来时明显热闹了许多,街上的店铺几乎都在开门营业,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上次来时的“老唐杀猪粉”店这么快就改成了“老唐生鲜粉”店。我对自称“食材山里来,趁热更好吃”的“老唐杀猪粉”其实是倍感亲切的,因为我特别喜欢家乡永州的“杀猪粉”。永州的杀猪粉店门口往往摆放着现宰的新鲜猪肉,来吃米粉的顾客想要哪个部位的猪肉就割哪个部位,想买多少分量就称多少分量,一般都是肥瘦搭配,瘦肉多一些,加少量辣椒,爆炒后做成肉汤码子,如果其中再配以少量的猪肝、猪腰、猪小肠什么的一起爆炒,更加鲜甜可口。那天本想吃一碗“老唐杀猪粉”,看与永州杀猪粉有何区别,因为不是饭点而放弃了,不想再也不能品尝“老唐杀猪粉”了!

  无论是大街小巷,最具人间烟火气的要数各类餐饮店、小吃店、烧烤店什么的了,登隆街也不例外。据说,新中国成立后,登隆街就是长沙市繁华的“吃食一条街”,小桃园、乐园及聚兴园等名店在此经营各类餐饮和小吃。后来闻名长沙的“向群锅饺”的前身就是聚兴园。当年聚兴园由江苏南通人张茂桃、湖南长沙人唐亮成、浙江宁波人许合培合伙经营,可以说,向群锅饺是江浙优良锅饺与湖南本土化融合的成果。后聚兴园搬迁到黄兴北路大众剧院旁,在“文革”前改名向群锅饺店,取“面向群众”之意。如今,“向群锅饺”在长沙开设了许多连锁门店,广受群众喜爱。

(星辰拍客 蔡高龙/摄)

  经过登隆街21号名为“爱情麻辣烫”的店门前,我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门店面积不大,此时不仅店内店外坐满了人,店对面“长沙剧院”墙壁下的人行道上也密密麻麻地摆放着许多小桌凳,都是麻辣烫店的食客,拿着牌子围坐在桌凳边,还有一些站着等座位的人。据说,这家下午5点才营业的麻辣烫店,每天还没到点就已经有人排队了。我好奇地询问一位正在等餐的年轻姑娘,第一次来吗?有什么特色呢?小姑娘说,来过多次了,这家店品种超级多样,麻花、丸子、培根、肥牛、玉米肠、香菜、玉米,在锅里煮过后,卤料包的香味很入味。再看店里,食客们都是先选好自己想吃的肉肉,再配上麻辣烫标准的素菜,交给老板,记住号码牌,便坐等开吃了。为什么叫“爱情麻辣烫”呢?邻桌有小伙子小声告诉我,这家店的老板与他老婆是吃麻辣烫认识的,后来他们开了这家店,于是取名爱情麻辣烫。原来如此!——那是不是来此吃过麻辣烫,就有可能“遭遇爱情”呢?不然,怎么来此的食客几乎都是二十出头的小年青呢!本来想在此体验一下独具特色的麻辣烫味道,想到自己已是老大不小的半老头,与身边这些年青人“格格不入”,这天又是“单身”,担心引起“年青朋友”误解,只好遗憾放弃……

  游哉悠哉,不觉到了登隆街与苏家巷的T字路口。登隆街西边临近路口的地方,有两家经营“跳跳蛙”的店铺,一曰“正宗专业跳跳蛙彭彭老铺”,一名“刘记老店跳跳蛙”,看店铺大门上的招牌菜照片,色香味齐全的样子,很想入内品尝品尝,但想到一个人吃一盆跳跳蛙,不仅奢侈,吃不完还要打包——麻烦,又只好放弃。见“刘记老店跳跳蛙”隔壁的“不晚面包”店,心想就吃个面包、喝杯牛奶啥的吧,简单又方便。走进店内,便觉得“走对了地方”——

  这家从外面看为日式简约设计风格的三层楼面包店,一楼是面包柜台和面包制作空间,走进来便觉香气四溢。二楼摆放着沙发,座位宽敞,有个小阳台,可以坐在外面吃面包喝咖啡。三楼却是美式风格,瓦片屋顶,食客如果有兴趣,可以在这里体验一把“上屋揭瓦”。因客人不多,我便与送餐的女服务生聊起来,不曾想竟是店老板之一。她告诉我,她们三个合伙人,都是长沙小巷子里一起长大的初中同学,年少时就天马行空地想创业,分别在外地上完大学又回到长沙工作后,都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于是带着对生活的反抗精神,断掉自己的退路,辞职创业开了这家面包店。为何取名“不晚面包”?她说,用长沙话讲就是,只要找到属于自己并且自己喜欢的东西,“搞莫子都不晚”。这就是她们在二楼贴上“长沙,来的不晚”的广告牌的缘由。

  从“不晚面包”店出来,早已是华灯初上,灯火辉煌,看着登隆街口正对面的长沙第一高楼国金中心,霓虹闪烁,莹光璀璨……不少人说,夜晚是长沙最美丽的时刻,也是年轻人最喜欢的时刻;更有人说,不经历夜长沙,就不可能真正了解长沙,就等于没有到过长沙——当长沙的夜生活徐徐拉开帷幕,仿佛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不由想起刚刚离别的“不晚面包”来:找到自己喜欢的/任何时候都不晚/来吃面包,也不晚/搞莫子都不晚……

  【作者简介】

  蒋集政,长沙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省作家协会会员。

【来源:星辰在线】

标签:
    全部评论:0